错衡文学网 > 穿越类架空历史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卷 炽烈:全球的战争 第181章 南亚之虎(6)

《铁十字》
月影梧桐 著
第九卷 炽烈:全球的战争
第181章 南亚之虎(6)

黎明时分,朦胧的月色在云中时隐时现。海面上,联合舰队主力舰群排列成60海里长的纵队向东南方向驶去,威武雄壮、气势磅礴,举手投足间都是太平洋霸主的气度。

“长官,塔拉瓦守军发来战报,今天他们动用特攻队重创了北卡罗来纳号,不过敌军强行抢滩成功,整条军舰变成了固定火力点。”

“第一天就废了一条战列舰?樱花厉害啊!”近藤信竹高兴地说,“居然还是北卡罗来纳级号,美国海军这级别的战列舰一共只有2条吧?”

“一共两条,还有条华盛顿号也被我们打掉了。”

“抢滩登陆,美国人学我们倒是学得挺快……”

一堆人议论纷纷、兴奋不已,只有堀悌吉脸色平静,用略带惋惜的口吻说道:“这样敌军火力又加强了,只怕守军能坚持的时间就更短。”

“这……”众人沉默不语,他们也想起了当初陆奥强行冲撞搁浅后凭借舰炮火力对巴拿马守军的杀伤,损失虽然令人心痛,但效果真是爽翻天,现在轮到美国人来实践这一点了。

“守军打得不错,柴崎少将故意把敌人放上滩头,形成敌我混战、互相拉锯的场面,避免被大口径舰炮持续攻击,今天一天至少造成敌军1500人以上伤亡,我军伤亡接近500。”

“岛上一共有多少人?”

“算上朝鲜劳工,不到5000。”

“这样算来还能支撑9天?”一个参谋下意识地接了一句,转念又觉得不对,按这个伤亡比例下去,守军很可能顶不住9天——后面崩溃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给他们回电,尽可能保持有生力量,坚持长期作战。”堀悌吉叹了口气,“援军要一个月才能赶到……”

草鹿任一点点头执行了命令。

没人觉得堀悌吉是在欺骗守军,从整体战局来说,让陆战队拖住敌军、主力舰队去截断补给线是非常高明的策略,比急吼吼直接跑过去迎战强得多,也没人觉得这几千陆战队的牺牲不值得——当初联合舰队在欧洲作战,陆军守岛官兵一批又一批玉碎,这都是为了大局。

如果没有这种大局观,那海军也就不用要求小型军舰掩护主力舰、士兵掩护军官了,反正大家都是一条命,谁也不欠谁。

他们不知道的是,尼米茨收到本方伤亡通报时也呆住了。第一天,严格地说是第一个半天,美军不但损失了一艘4万吨级的战列舰,还搭进去2000人伤亡,他和霍兰德、哈尔西等人商量了半天,认为必须调整打法,充分发挥火力优势。

塔拉瓦的天亮得比印度洋早,曙色中,已搁浅的北卡罗来纳号舰炮率先开火射击,经过一夜奋战,损管队员们终于把战列舰身上巨大的窟窿堵住了,还用水泵排出了近4000多吨海水,但因落潮缘故,军舰不但没法退出来,反而搁浅程度越发严重,外层船底似乎也有很大问题。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条船注定只能待在这里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全舰其他设施运转正常,大部分高平两用炮和剩余主炮都能使用,尼米茨要求提供更可靠、更准确的火力压制,掩护更多步兵登陆和推进。

根据这个命令和霍兰德的请求,战列舰编队对步兵测定并指示方位的日军火力点进行了持续炮击,只见各舰舰身在后坐力作用下抖动,喷出桔黄和猩红色的烟团,把406mm和127mm口径的炮弹倾泻到贝蒂欧岛上,再次炸起阵阵烟尘。

炮击一开始是零零落落、此起彼落地作响,顷刻间轰鸣声连成一片,如果此时从苍茫的天空中望下去,就会发现一条条红光闪烁的大道从炮口一直铺到岛上。贝蒂欧岛上空烟云笼罩,炮弹爆炸的闪光此伏彼起,冲天的沙柱一条又一条地高耸喷发,宛若海战时激起的水柱一般。

猛然间有颗炮弹击中了日军埋设在地下的弹药库,巨大的动能穿透了上面覆盖的椰木、钢板和混凝土,引起了惊天动地的巨爆,少倾又形成了一团至少300米高的蘑菇云——守军四分之一的弹药在顷刻间放了烟花。

上午9时,康纳利上校到达栈桥。现在登陆部队中大部分军官非死即伤,局面异常混乱。团长本人只能靠前指挥全团作战,后续增援的7团2个营也配属给先头部队协同作战,他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利用一个中士背的无线电台,竭尽全力沟通联络。

康纳利并非无名之辈,系老资格的陆战队军官,受过严格训练、经验丰富,原本是第5两栖军司令部上校参谋,亲自参与制订塔拉瓦战役的全部计划,对岛上地形和敌情相对熟悉。由于他了解全部情况,霍兰德才将担任指挥肩负首攻任务的陆战3团给他。

不巧的是,根据计划他要在部队控制滩头后才上前指挥,因此登陆批次排在第4、5批,没想到前面3批上去后一片混乱,而北卡罗来纳号的重创和抢滩更加剧了这种混乱,他只能提前靠前指挥,无奈登陆之初战况过于猛烈,美军装备的TBX近距步话机和TBY中距电台浸水后普遍失灵,通讯兵也几乎全部伤亡。他同滩头阵地的联系时断时续,同后方的战列舰群联系则根本不通。最后还是各营营长直接与舰队联系,由于相互通报的信号混乱且互相抵触,混战时战列舰群根本不敢用主炮开火,只能靠驱逐舰的127mm火力压制——而这奈何不了日军。

第二天上岛时,康纳利不但拥有了4个人组成的通讯组,还直接与战列舰炮群建立了联系,在前线炮兵观测员的现场协调下,美军炮火越来越精准,日军火力点和防御工事不断被摧毁。

经过一上午激战,美军上岸人数达到了1600余人,另外还有30多辆坦克。栈桥也控制在美军手中,可以方便登陆艇将物资和补给运上来,再将受伤官兵送下去,局势看起来似乎一点点在好转。

恢复信心的陆战队员鼓起勇气,开始以连、排为单位向日军火力点逐一进攻。在坦克的配合下,他们陆续攻占了一些地堡和防空洞。但日军沿岸地堡密集、互相支撑,美军每攻下一处都要付出高昂代价。仅仅一上午,4艘战列舰打出的主炮炮弹就超过2000发,而127mm炮弹已不计其数。

康纳利上校把指挥部设在一个大防空洞里,里面被隔成许多迷宫般的小间,洞内尚有日军,喊叫声时时可闻。胆大的他来不及派人全部肃清敌军,只好在门口设置了半个排卫兵。由于抢占红二滩头的营长战死,为数不多的士兵无所适从,康纳利认为大嗓门柯特所在的B连在第一天打得最好,便让他火线代理营长。

B连临时组成了一个加强连,越过第二道海堤向岛内纵深前进了200多米——这是前进速度最快的一个连。即便如此,该连伤亡也达到了40多人,再加上第一天的战损,很快又从一个加强连打回成标准连的原型。

美军第二天推进速度比第一天略好,伤亡也小,登陆场已扩大到第一天的3倍,后续登陆的士兵不用再像前面5批战友那样被压制在滩头上。在付出伤亡近3000人,坦克、履带车、登陆船超过300辆(艘)的代价后,陆战3师终于在预定登陆的三个滩头站住了脚,但距离他们彻底肃清这里还早得很。

几个高级将领看了战报后愁眉苦脸,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霍兰德的嗓子已喊哑了:“我军损失很大,首攻的3团损失了将近40%的士兵和一半军官,战斗力削弱到难以维系的地步;7团第一天增援了2个营,这2个营的损失今天达到了四分之一,傍晚时分我将3团剩余的1个营和7团的第3个营派了上去,即便这样,兵力仍感不敷使用;师长戴文准将已准备明天靠前指挥,他要求将第13团和师直属工兵营也派上去……”

“明天依靠这些兵力能完成占领全岛的任务?”

霍兰德摇了摇头:“我很想说能,但事实是不能。”

哈尔西叹了口气,把舰队通报递给他:“战列舰主炮炮弹消耗过半了,127mm炮弹也已补充过2次,类似今天这样高强度的火力我们最多还能坚持2天,如果第4天还拿不下来,第5天开始就没法指望有这么猛烈的舰炮攻击支援你。”

尼米茨补了一句:“这还是因为北卡罗来纳号和印第安纳号各有一座舰炮存在问题,弹药被节约下来用于其他主炮了,否则连4天都维持不住,陆战队必须找到出路。”

“我争取5天内结束全部战斗。”现在霍兰德不敢再说三天扫清敌军的豪言壮语了。

尼米茨没有逼他,反而耐心地说:“给自己留点余地吧,我给你们7天,不过伤亡务必要减少,我不想看到这一仗打完后陆战3师失去战斗力。”

“是,长官!”霍兰德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心情略微放松了些。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