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衡文学网 > 穿越类架空历史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七卷 冷战:通向铁幕之路(最终卷) 第108章 暴风今夜扫美国(3)

《铁十字》
月影梧桐 著
第十七卷 冷战:通向铁幕之路(最终卷)
第108章 暴风今夜扫美国(3)

1947年4月26日夜,也就是杜勒斯“生病住院”的当天夜里,五角大楼再次被围困,所不同的是,上次包围他们的是美共武装,这次换成了总统卫队。

总统卫队干这活要比美共专业和漂亮多了,断电、断电话线——水是不断的,总要留着给参联会大佬们一点喝咖啡的机会。街垒和工事也别想修建了,卫队完全控制了整个警戒力量,还冲击了电报房,缴获了所有电台,最大限度地干掉了参联会的中枢指挥能力。

不过他们有一条底线恪守住了,不开火、不杀人、不冲击各机关,甚至还很幽默地递上了一堆蜡烛和烛台——现在参联会可以在烛光下享用咖啡并端详地图。

“该死的!麦克唐纳在发什么疯!”

“他在政变!”艾森豪威尔苦笑道,“我刚才在电话线未切断之前听到了一点消息,说杜勒斯总统因病住院,由他代行总统权力。”

“住院?”众人面面相觑……我们怎么不知道?随即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一个托词么——马歇尔、金上将都在医院里呢!

“糟糕!”特纳叫了起来,“金上将他们……”

克拉克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别想啦,肯定也一起被控制了,不过从目前这态势看,他似乎还有所克制!”

尼米茨皱着眉头:“现在怎么办?让马修和舰队回来?”

“没用!马修的部队被德国人拖住了……”克拉克郁闷得血都快要喷出来了,李奇微带着美国部队防守纽芬兰,打了三次都输了,好不容易瞅准机会打第四次,据说这次打得还比较胶着,没想到后院起火。

“我说他那天怎么对马修带兵去纽芬兰无动于衷,甚至对不让他担任观察员也若无其事,原来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特纳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高明……高明!”

尼米茨瞪了他一眼:“什么高明不高明,现在要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解决?”特纳也犯难了,陆军机动兵力被李奇微带去了纽芬兰岛上,舰队主力被英格拉姆和斯普鲁恩斯带去纽芬兰附近,布莱德利和哈尔西作为观察员坐镇了解情况,现在参联会里一个统兵将领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可以调动的兵力,电报、电话都不通,这可怎么办?

尼米茨瞪了他一眼:“还是用你的老办法,搭载直升机去找舰队,额……”

尼米茨话音刚落,就听到顶上有喧哗声传来,然后一个参谋军官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来汇报:“特勤队搭乘直升机降落在屋顶,现在屋顶平台全部被对方控制,为避免冲突,我方守卫退入室内……”

好吧,这最后一条路也没了。

尼米茨不好意思地朝特纳摇摇头,现在他可不敢再叫特纳去坐直升机——别看总统卫队到目前为止还十分客气,但如果真一意孤行,他相信对方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算了,当我没说……”

“别啊……有路!”

“有路?”几个高级将领立即被特纳吊起了胃口,目光刷地转过来,“快说,快说,怎么出去?”

“挑个勇敢的年轻人……”特纳指了指窗外,“现在全黑了,让他神不知鬼不觉撬开窨井盖走下水道——如果我没猜错,五角大楼下水道应该通往波托马克河,只要穿过半个街区就可以下河……当然,如果这位可怜的小伙子不幸在下水道里迷路,他说不定会死在里面。”

“不错……东面几百米就是波托马克河!这天气下河不会挨冻了。”克拉克立即点头,向特纳投去赞许的目光——傻大胆虽然被尼米茨批判线性思维,可总有点子让你找到出路,这不现在又想出了办法?

“要挑个水性好的年轻人,军衔不能太低,另外我们要给他写个授权书,让他有资格调动师一级的部队……”克拉克还在嘀咕时,尼米茨已不耐烦地开了口,“别折腾了,就海军上吧,上次也是海军……我想想……”

“长官,别想了,我去!”一个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海军部舰队参谋长助理阿利·艾伯特·伯克中校站起来慨然领命。

伯克是尼米茨很喜欢的中级军官,2年前一直指挥驱逐舰部队,取得了不俗表现,他的舰队无论战损率还是打捞率都完成得很好,护航作战时面对潜艇的效用也很突出,金上将也非常欣赏这样的人物,特别指出要予以重用,认为去一线当个舰队参谋长完全可以胜任,尼米茨考虑目前作战任务不多,便把伯克招揽到海军部,本来这次演习伯克也要跟着去,后来因为其他人员去的比较多,尼米茨自己又留守,便把伯克也留下了,没想到发生这种事——他真是完全没有想到。

“这个……”面对已46岁的伯克,尼米茨有些犹豫,“你不要自己去,挑个年轻人,让他们去吧。”

“不!长官,我能行!”伯克用拳头击打着自己的右胸,“我拥有强健的体魄且一直注重锻炼,我曾经拿过学校潜泳第三名,有很好的肺活量,在下水道里可以憋很久……更重要的是,这两天停在安那波利斯附近的护卫舰和驱逐舰都是我指挥过的手下,他们应该会服从我。”

特纳道:“好!就你了!我们写手令给你,你调3个陆战队师上来,把训练中的战列舰也调2艘过来……完成后想办法打通和我们的联系,不过不要随便开火,诺,给你晋升临时上将!”

说罢就要把自己的上将服、军帽脱下来递给他。

伯克笑着摆摆手:“用不着这个——就算我穿着上将服,过下水道也会全毁的,有诸位长官的手令和签名就好!”

尼米茨刷刷刷地就开始写,他的字体很特别,海军上下很多人都认识,写完后特纳、克拉克、艾可婆婆立即签上自己的大名——这是参联会一致决定,可不是尼米茨调用私兵,否则这些将来也有很大麻烦。

“千万小心!万一被总统卫队截获,就说是我们命令你来的……你迫不得已,这样说不定会好些。”尼米茨叮嘱伯克道,“千万别逞强,我还等着你将来干舰队参谋长呢!”

特纳拍拍伯克的肩膀,一切尽在无言中——兄弟,能不能翻盘靠你了!

凌晨1:40分,把大致地形和方向映在脑子里的伯克一头扎进了伸手不见五指、臭不可闻的下水道,随身携带的只有手电、匕首、手令和几块巧克力——不是不想给他多搞点装备,实在是变不出来。

看他顺利离开后,心事重重的尼米茨下了一道很奇怪的命令:以后白宫也好、五角大楼也好,必须要有潜水警卫,有全套潜水装置,这样钻下水道就不麻烦了。

艾可婆婆唉声叹气:这他么是老子第几次被围困了?肯尼亚被困……南非被困……澳大利亚被困……没想到回头到了华盛顿还能被困,而且一困就是两次。

“别愁眉苦脸啦……还是想想万一伯克脱困不成我们怎么应对的办法吧。”克拉克摇头道,“麦克唐纳究竟在想什么呢?他想勾结德国人当总统?他疯了吗?”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