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一卷 委办小青年
第二十章 酒不醉人

饭菜做好后,四个人就说说笑笑地上了桌子,赵帆和王思宇两人喝白酒,张倩影和黄雅莉只喝啤酒,赵帆几杯酒下肚后,就要开始讲荤段子,张倩影就撅着嘴说:“每次吃饭都说荤段子,太俗了。”

赵帆听了就哈哈一笑,伸手把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两粒,说:“那咱们就来点雅的,不过大家不分男女,都要参与,别只让我一个人讲,每人都要说两句带颜色的古诗,说不出来的要罚酒。”

“那得先等等,我跟雅莉要准备一下。”张倩影听了赶忙跑到书房,抱了一本唐诗宋词出来,跟黄雅莉在那翻弄起来,只看了一小会,两人就都小脸红扑扑地耳语道:“古代文人真是太下流了。”

赵帆听了就笑着说:“那当然了,古人又不扫黄。”

王思宇则颇不以为然,反击道:“你又不是古人,怎么知道人家不扫黄?历朝历代不知有多少香艳的禁书,禁而难绝,终有雪夜读禁书这类快事,说到底还是一个尺度的问题。”

赵帆就讪讪道:“忘了你是体制里的人,得了,我也不叫你为难,刚才的话算我没说。”

等了约莫三两分钟,张倩影就羞惭惭地说,准备好了,开始吧。

赵帆就笑吟吟地道:“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张倩影听了立时粉面绯红,在赵帆的胳膊上掐了一把,咬着嘴唇道:“要死,怎么这么露骨。”

王思宇却淡然一笑,轻声道:“赵哥,你得喝酒,你坏了自己定的规矩,这诗可不是古人写的。”

赵帆摆手道:“老人家已经作古,勉强算得上古人了。”

“当然要算,我老公说算那就是算。”张倩影拉着赵帆的胳膊,作出一脸幸福状,黄雅莉看了就皱皱眉,仰头喝了杯啤酒,用筷子点着桌子道:“先别忙着撒娇,轮到你说了小影。”

“咳咳。”张倩影清了两下嗓子,低头悄声道:“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赵帆听了“扑哧”一笑,说老婆这句也不赖,张倩影就抬脚使劲踩了他一下,撅嘴道:“再取笑人家,我可不玩了。”

黄雅莉看了就用力敲了敲桌子,不满地道:“你们两口子要打情骂俏最好关门到屋里去,桌子上可还有外人呢。”

张倩影就坐在一边吃吃地笑,不再和赵帆闹,黄雅莉低头想了想,就说:“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赵帆听了心神不由得一荡,暗想这黄雅莉倒真是懂风情,要不是怕她向小影告状,我早把她给办了。

王思宇忙挤兑道“雅莉不愧是姓黄的,这句有水准。”黄雅莉就白他了一眼,“到你了。”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王思宇赶忙也出了一句。

赵帆这时候就拿眼睛瞄着黄雅莉,随后说道:“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王思宇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就觉得赵帆的胆子太大了,当着张倩影的面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调戏黄雅莉,黄字不用讲了,鹂字却是莉字的谐音,这么明显的事情,张倩影怎么会看不出来。

果然张倩影挥起粉拳就照着赵帆的大腿捶了几下,嗔怒道:“不许欺负雅莉。”

黄雅莉倒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拉拉张倩影的手,轻声道:“没事,闲闹而已,你快说。”

张倩影见黄雅莉没有生气,这才放下心来,把先前手中提前折好的书页翻开,忽然发现一句极好,就大声念了出来:“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

张倩影念完后突觉异样,抬眼瞧去,却见王思宇脸上尽是欢欣鼓舞之色,扫过来的目光中大有深意,就觉得似乎是哪里不妥,又重新默读一遍,才猛然醒悟,王思宇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夜雨瞒人去润花”吗,况且那个雨字竟然也像是在影射王思宇的名字,一个不小心,竟让他会错意,以为是自己在挑逗他。

想到这张倩影心里怦怦乱跳,娇躯一震,就慌了手脚,连忙摆手说:“这个不好,这个不算,我再找。”

“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赵帆也跟着读了一遍,就拍拍她后背,大声笑道:“这句极好,真是好句子,小影,就用这句,别换了。”

王思宇见张倩影的神色,已经知道她是误打误撞才说出这句话来,并不是在给自己暗示,心里就有些黯然,但这两句实在是妙,他反复在心头咀嚼,竟觉得用在此处,竟是再贴切不过了。

“该雅莉的了。”赵帆并没有理会面红耳赤的张倩影,而是兴致勃勃地望着黄雅莉,看她如何应答。

黄雅莉把手支在下颌上,想了想,就拨弄着筷子敲打着桌子道:“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她说完这句,赵帆就跟王思宇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满是骇然之色,不禁都暗自倒吸了口凉气,王思宇不禁对这个黄雅莉有些刮目相看,她还真是厉害,把赵帆和张倩影夫妇两个人都给点出来了,有帆有影不说,那个碧字太狠了。

张倩影却听得一头雾水,轻声道:“雅莉你这句一点都不黄啊。”

黄雅莉就坐在那里抿着嘴笑,不吭声。

赵帆拉过张倩影,在她耳边轻声说:“这个碧字得读一声。”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张倩影在心里默读几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真意,就一把抱住黄雅莉,不停地搔着她的胳肢窝,连声说:“臭雅莉你坏死了,太下流了。”

王思宇却觉得黄雅莉真是不简单,从字面意思上看,她似乎已经知道赵帆经常冷落张倩影的事情了,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她们是闺中密友,很多私密的事情,或许都能已告诉对方。

赵帆正玩到瘾头上,就忙推了王思宇一把,催促道:“小宇快点,轮到你了。”

王思宇看着张倩影穿着那件粉红色睡裙,里面的美好身段若隐若现,就不禁说道:“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

黄雅莉听了就摇头道:“王思宇该喝酒了,这句一点都不黄。”

张倩影也在旁边附和,说:“这句不黄,小宇应该喝酒。”

赵帆却笑道:“这可是扒灰的典故,这句要是不黄,那就没有黄的了。”

张倩影就愣愣地问:“什么是扒灰啊,这词我从没听过。”

赵帆就摸着下巴解释了这句的来历。

“苏东坡中年丧妻,一直未娶。这天,他的儿媳妇穿着蝉羽般透明的白纱的裙子,端着茶杯走到苏东坡的身边,轻声地叫道:‘爹爹请喝茶!’

苏东坡看着儿媳妇的粉红的脸蛋,婀娜的身姿,含情的双眼,他突然有点忘乎所以,飘飘然起来。

就在他心猿意马时,突然记起这是儿媳妇顿时脸红了起来。

儿媳妇就问道:‘公公为什么脸红?’

苏东坡也不答话,接过茶杯,用食指快速在书桌上写了两句诗:‘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因为苏东坡为人懒惰,长时间不抹桌子,所以桌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那字迹看得非常清楚。

儿媳妇看后也用手指快速在后面又续写了两句:‘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写完红着脸就跑了。

苏东坡正看得得意洋洋,他的儿子回来了,见父亲看得那么高兴就问道:‘父亲,看得什么?’

苏东坡吓了一跳,忙用袖子将桌子上的字迹擦掉,说:‘我什么也没看,我在扒灰。’从那以后但凡老公公和儿媳妇,嫂子和小叔子之间有私情,就都用扒灰来形容。”

张倩影听完就红着脸轻声道:“你们一个个都太下流了,不玩了不玩了,我宣布,从今以后,在座的谁都不准再说下流话了。”

王思宇却笑着说:“其实用琵琶来形容美人再贴切不过了,我以前就抱着琵琶拨弄了几下,那手感音色没的说,不比西洋乐器差,尤其是声音甘美清洌,简直如同天籁之音,到现在都如在耳边萦绕,久久不能忘怀。”

赵帆听了也点头,说:“老祖宗留下的艺术奇葩啊,可惜现在没落了,现今的年轻人很少有喜欢琵琶演奏的了。”

张倩影却听出了王思宇的弦外之音,知道他是在讲那天晚上坐在床上戏弄自己的情景,顿时又羞又怒,偏偏在酒桌上又不好发作,就只好强颜欢笑,拉着黄雅莉说话喝酒,再也不搭理王思宇。

又过了一会,黄雅莉就说有点头晕,得先走了,张倩影就不放心,赶忙让赵帆亲自去把黄雅莉送回家,赵帆当然求之不得,就赶忙跟着黄雅莉先出去了。

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翻弄一本书,就呆在那里不肯动,张雅丽就掐着小蛮腰走到他身前,语气冰冷地道:“小宇,我已经给过你好多次机会了,可你就是不知道回头,我看咱们这朋友也没办法做了,以后你也不要再到我家来了,免得闹起来大家尴尬,咱们以后还是少走动的好。”

果然自从那天以后,接连十几天,张倩影再不搭理王思宇,也不再帮着他洗衣服,赵帆在时还能勉强过得去,赵帆不在时,张倩影就冷若严霜,从不给他好脸色看,每次在楼道里遇见都是低头走开,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王思宇主动打招呼,她也爱理不理,这让王思宇很头疼。

这天,赵帆闲得无聊,就跑到王思宇这边聊天,聊着聊着就问:“你的进展怎么样了?上次说的那个女人上手没有?”

王思宇就摇头道:“她已经有心上人了,铁了心不给我机会。”

赵帆听了就笑道:“肯定是你搞得动静太大,把人家给吓住了,你别跟我学,我一般搞得都是容易上手的,来的快去的也快,看情况你想弄的那个是个贞洁烈女,不太好上手,这样的女人你得慢慢磨,在瓜熟蒂落之前,你不能惊动她,要是让她有了防备,那你就没啥机会了,依我看,你就假装断了念头,就一口咬定,只跟她交普通朋友,只要她能跟你保持联系,那不愁没机会上手。”

王思宇听后想了想,就说:“赵哥说得对,我听你的。”

“那是当然,听赵哥的绝对没错。”赵帆在屋里转悠一圈,突然发现墙上挂的陈雪滢的画像,就又说:“兄弟你真有眼光,没想到青州还有这样漂亮的女人,抓紧时间追吧,如有疑难随时问我。”

王思宇说:“好,有赵哥你帮忙,我估计还能有点希望,不然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赵帆听了就有些得意,又借着机会从王思宇这敲诈了点钱,说是报社新来了一位女同事,长得挺正点的,想改天约她去喝茶。

王思宇听了赵帆的话,就写了一封措辞诚恳的道歉信,洋洋洒洒写了八千多字,这封信写得真挚动人,历数了之前嫂子对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照顾,大家相处的是如何如何的融洽,回忆那时候的情景,对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格外痛恨,已经做了最最深刻的反省,希望嫂子能够再次给个机会,自己一定会摆正位置,再不犯相同的错误。

女人就是心软,张倩影看了王思宇的信后,觉得言辞间很是恳切,字字发自肺腑,又瞧见王思宇给自己送的那一大堆小礼品,还有那件价格昂贵的衣服,就觉得应该适可而止了,不能闹得太僵,再说自己也有错,因为关系太熟,所以在王思宇面前的着装也不谨慎,没想到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对自己的身体有些非分之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再给王思宇一次机会,于是就同意考察王思宇一段时间,如果表现好,就还像从前一样,表现不好,立即断交。

这下王思宇就规矩多了,他记住了赵帆说得那句话,“要想占有一个女人,就得先得到她的心,在此之前,必须把自己伪装得好好的,不然,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

但要想得到张倩影的心,又谈何容易,渐渐的,王思宇就有点泄气了,就想自己还真是没有女人缘,索性还是做朋友算了,闹僵了,就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这样一来,表现得就更加沉稳了,张倩影很满意,没过多久,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又恢复如初,一直笼罩在两人上空的阴霾渐渐消散得一干二净,仿佛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