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二卷 挂职青羊县
第十一章 和稀泥的艺术

王思宇的一句话讲完,除了他身边那位睡得正香的老兄外,其他的副县长们不禁都皱起眉头,纷纷投来鄙夷的眼神,觉得这个年轻人没啥水平,就知道喊口号,以县里的财力物力,专攻一项都吃力,每年的资金缺口都极大,你还嚷嚷两手都要抓,要真那么简单还争论个屁啊,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啊,我们还想三产一起抓呢,县里哪有那个条件啊!

邹海听完也是皱皱眉头,举着茶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心里暗自琢磨,这个小王县长还是太年轻了,缺少在基层工作的经验,说出的话太不靠谱,不过仔细想想,人家毕竟是刚刚来到青羊,很多情况都不太熟悉,自己刚当上副县长的时候,也曾经闹出过笑话,那还是已经在当了三年乡党委书记以后的事呢,他刚刚从市委办公室下来,对政府这块的业务不熟悉,肯定是要需要一段时间适应的。

想到这,邹海就拿着茶杯仰脖喝上一口,“咳咳”咳嗽两声,站出来圆场道:“嗯,王县长的提议不错,只是以青羊目前的实际情况,工业和农业发展很难做到统筹兼顾,不过你的思路还是不错的,值得肯定,将来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可以再就这个提议进行讨论,好了,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如果今天达不成共识,那么……”

他话还没有说完,魏明理就把面前的水晶杯向前一推,笑吟吟地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邹海被他这么突然打断,后面准备好的词就给忘了,就脸色阴沉地皱着眉头问道:“魏县长有什么意见?”

魏明理打了个哈哈,二郎腿悠荡了几下,就笑着挤耶道:“邹县长,你让人家王县长把话说完嘛,我倒是很想听听他是怎么两手一起抓,还能两手都要硬的,人家是市里下来的干部,水平比咱们这些土山炮要高。”

原来魏明理这人在基层干的时间太长,自认为是实干派,他最讨厌从上面下来的年轻干部,四六不懂还夸夸其谈,竟讲些不着边际的话,在他看来,没在乡里干过工作直接当副县长,那纯粹是瞎扯淡,所以即便王思宇不是周松林的人,他也不会对这个娃娃官有什么好印象。

但上次喝酒的事让他不敢低估王思宇,就觉得这人够狠,自己打了人一拳,结果被人家给踹回来一脚,再加上张振武一直在他身边苦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要把这人推到邹海那边去,魏明理这才决定跟王思宇暂时和解,但这次一听他在会上讲话露了底,就忍不住又起了轻视之心,打算让他当众出丑,心想反正牛逼是你自己吹出来的,当众挨打也怪不得别人。

他这话讲完,身边几个拿着水晶杯的副县长就都笑了,他们只听魏明理那阴阳怪调的语气,就知道魏明理看王思宇闹笑话,这才来几天啊,就敢在这种会议上信口雌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只有坐在魏明理下首位的张振武皱皱眉头,心想这魏老二又来糊涂劲了,会前咱们怎么商量的,你在会上少说话,就摆弄杯子,那样还显得高深莫测,其他的事就让我们来,这下可好,魏老二又没管住大嘴巴,万一让这姓王的当场丢了脸,甩手回了青州,三号老板不发怒才怪,他赶忙在桌子底下拿脚尖轻轻点了魏明理一下,魏明理明白他的意思,但在会上憋得太久没说话,他就觉得心里闷得慌,此时正在兴头上,就没有理会张振武的提醒,反而把屁股抬起来,拉着椅子向前移了移,张振武心里这个气啊,可没办法,只能耷拉着脑袋拿着签字笔在文件上一顿划拉。

邹海见魏老二这时候跳出来,心里暗暗高兴,脸上却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冲王思宇递个眼神,那意思很明显,你看,我是想给你小王县长台阶下,可这魏老二在底下撤梯子,这就别怪我这当县长的没照顾你了,你要聪明就顺着我的话说,直接来一句我还不太熟悉青羊的实际情况,就可以从容过关了。

他是有心拉拢王思宇这个外援的,而且王思宇的来历他也已经通过青州市政府办的那个老同学打听到了,市委周副书记的心腹爱将,进三号老板办公室有时候都不用敲门,根子硬得很,他就盼着能借助王思宇搭上周松林这条线,毕竟跑了好几次市里,项市长的态度都很暧昧,并没有给他交底,邹海就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感觉了,这边魏明理步步紧逼,那边项市长还没接上头,加上常委会上粟远山大权独揽,他的日子已经是一天比一天艰难了,这些日子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上面没人当的就是寡妇官,随便跳出个泼皮无赖都敢踹你的门,以前那些人前人后巴结你的人,现在都脱了裤子排着队来日你。”

王思宇留意到邹海的眼色,就心领神会地对他笑了笑,随后喝了口茶水,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当然,青羊的实际情况我还不太了解……”

邹海听到这就会心地一笑,心说这小王县长倒聪明,很上路,端起杯子瞄了魏明理一眼,轻轻嘬了一口茶水,杯子还没等放下,就听王思宇又讲道。

“据我所知,青羊县去年的工业增加值跌至4700万元,全县两个重点国有企业帐面资产仅有6400万元,负债总额却高达3个亿,在财政收入这块的贡献只占百分之十二,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要想盘活企业存量,至少需要8000万的资金,这对于一向捉襟见肘的县财政来说,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仅靠县里投入是肯定不成的,那是杯水车薪,我们在保障工教人员工资和党政机关正常运转后,很难拿出太多的钱来进行大型的工业项目投入……”

听到王思宇侃侃而谈,直接摆出数字来说话,周围这些副县长都不禁都愣住了,邹海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地倾听,而魏明理则把身子前倾,转过头来,竖着耳朵听他讲下去,看神情似乎怕漏听了每一个字,显得比邹海更加专注。

“但是!”王思宇加重语气说出这两个字,就稍稍停顿了下,表情变得愈加庄重起来,眼角的余光见周围人的注意力全聚集在自己身上,就连刚才一直在酣睡的那位老兄不知什么时候也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盯着自己,一种成就感不禁油然而生。

他缓缓转动手中的卡通茶杯,眼睛盯着桌面,脑海中回忆着前几天在网上查到的一篇枪文,慢条斯理地讲道:“要想把青羊的工业发展起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借助外力,要积极争取上级单位的大力支持,但怎么个积极争取法呢?靠跑关系吗?

当然不是,就算你上面有天大的关系,人家也只能帮你一次,治标治不了本,我个人认为,要想取得上级的支持,我们必须首先要做出宏大的计划,设定好发展蓝图,要让上面看到,只要投入到位,我们青羊的工业肯定能够实现二次振兴,成为带动整个青羊经济的火车头,上面的信心不是来源于邹县长,也不是来源于魏县长,而是一份详细的工业振兴计划路线图,只要按图索骥,就能完成这个计划,假如我们自己都没有信心,连个大力发展工业的调子都不敢喊出来,那谁还会对我们有信心?省里市里的资金支持、政策扶持更加没办法向我县倾斜……”

邹海听得眉飞色舞,不住在本子上写上几句重点,他当然知道,王思宇的话完全是在支持他的观点,只是选择的角度不同,避重就轻,躲开了现实不利因素,而大谈宏伟蓝图,这就使问题更加简单了,邹海觉得自己之前太急功近利了,想倾尽全力做出姿态,保持跟项市长的高度一致,做工业强县的急先锋,从而触及到了魏明理的核心利益,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其实在争取到资金之前,只需要把口号喊得响亮些,再做出一些像样的规划性文件,完全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叶华生在旁边揪着小胡子不住地点头,心想这个王县长厉害啊,我怎么之前就没想到呢,不过想到了也没用,这话只能通过他的嘴里说出来,现在两边的人掐得厉害,早就对人不对事了,看来王县长保持中立的姿态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魏明伦听到这里,就觉得有王思宇谈得有些宽泛,有假大空的嫌疑,况且市里资金也不宽裕,青羊是全省著名的贫困县,银行方面早就喊出“不贷青羊的款了”,谁又有本事从省里拿到钱呢?

他是个出了名的炮筒子,心里有话藏不住,要不是因为这个毛病,上面有当市委常委的哥哥,怎么会在乡党委书记的位子上被压了十三年,他听着听着就撇撇嘴,皱着眉头打断王思宇的发言,大声质问道:“按你的说法……”

“啪啪!”邹海见魏明理跳出来捣乱,赶忙用力地拍了两下桌子,不满地道:“明理县长,你让人家小王县长把话说完嘛。”

魏明理听到这是刚才自己挤兑邹海的原话,顿时没了话说,挠挠脑袋就把手放下来,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嘴里含着茶水含混不清地嘟囔道:“接着说,接着说……”

王思宇的情绪没有受到干扰,正在兴头上,也学着邹海的样子,重重地敲了几下桌子,特意把声音拔高了几个分贝,并拉长声音道:“但是……—”

众人一听到这两个字,赶忙又竖起耳朵,知道接下去的话题才是小王县长要强调的重点。

王思宇拿着笔杆磕打磕打桌面,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青黑色的笔杆上,随后指尖稍稍发力,刹那间,签字笔就轻巧地落在拇指上,绕大拇指逆旋,随后沿着五根手指上下纷飞,左右盘旋,只眨眼间,就完成了一套漂亮的“托马斯全旋。”

众人正看得眼花缭乱间,见他又将笔杆捏在手中,轻轻地敲打两下桌面,面带微笑侃侃而谈道。

“振兴工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固本培元去弱扶强,从我们青羊的实际情况出发,县财政的扶持方向还应该是以农业为主,像我们这样资源匮乏的贫困县,只有农业是可以信赖的,起码能够维持我县人民的基本生活保障,这个确实是立县之本,不能动摇。”

魏明理顿时一愣,暗想这小子怎么突然帮着自己说话了,他拿眼睛瞅瞅旁边的张振武,张振武的气还没消,把脸扭到别处,没搭理他,魏明理咕嘟咕嘟喝了两口茶,盯着水晶杯看了半天,才砸吧出点味道来,莫非他之前讲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敷衍邹海,现在谈的内容才是重点,人家小王县长是一片好意,你看这事闹的……

他转头和负责农业的高副县长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点点头,就面带微笑地认真听下去。

王思宇这时进入状态,滔滔不绝地把网上那篇枪文中记得清晰的部分都讲了出来,记得不太清楚的地方就直接跳过,反而让众人觉得他的发言很有跳跃性,当他云山雾罩地把话讲完后,在场的人也都听明白了,所谓两手都要硬不过是幌子,实际上是打着振兴工业的调子继续抓农业,这其实是一项折中的方案,给了邹海面子,魏明理则拿到了里子,双方各有所得。

正当大家微微点头之际,王思宇已经将枪文背完,开始自由发挥了,他见自己背后刚好挂着一块小黑板,就转身拿起粉笔在上面唰唰地画出一个赤裸着身子的女人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慢悠悠地解说道:“这青羊县就像是个大美人,青羊山这里是头部,青羊河以东十三个乡镇是左边的乳房,要立足当前,大力发展农业;青羊河以西这片原有的工业小区要放眼未来,发奋图强,争取在几年内发展成上规模的工业园区,把右边的乳房做大做强,两个乳房一起产奶,才能哺育二十七万青羊人民,连接青州市和春江市的两条高速公路就好像我们青羊县的两条大腿,我坚信,在邹县长和魏县长的带领下,青羊县终有一天能够甩开双腿,迈出大步,走向美好的明天。”

话音刚落,邹海和魏明理迅速交换了下眼神,两人带头鼓掌,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王思宇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在掌声中频频点头,暗自松了一口气,嘴唇微动,轻声默念道:“装B成功。”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