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三卷 风起雾隐湖
第三十章 暗流汹涌

这两伙人正打得热闹,包房外面忽地响起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从外面冲进一群身穿保安服装的人,这些人各个身材魁梧,手里都拿着警棍,闯进屋后,直接分开打斗的双方,大声吆喝道:“不许动……都不要动,谁都不许在这里搞事!”

小痞子们本来都已经吃了大亏,好几个正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直哼哼,剩下的几个虽然很能打,但架不住科员们人多,如今也是强弩之末,此刻见来了台阶,就先停下手,将地上的同伴扶起来,一个个怒目圆睁地看着督查二科的科员们。

这时科员们也见好就收,纷纷停了手,众人都在心里暗叫侥幸,要不是那些混混们喝多了酒,手脚反应比平时慢半拍,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这些人了。

这时候,门口咳嗽一声,随后一个面色和善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走进来,抬眼在屋里扫了一圈,他见这两伙人的打扮,心里就有了计较,以为那些混混是故意来捣乱砸场子的,于是冲着那些人拱拱手道:“各位老弟,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是这家歌厅的老板,免贵姓包,大家给个面子,不要闹了好不好?”

那些混混这时就开始七嘴八舌地嚷嚷,科员们也互不相让,据理力争,两边的人就开始各说各话,火药味十足,那位包老板怕场面再度失控,就先把那些小混混劝回自己的包间,接下来,他就开始在两间KTV包房里跑来跑去,不停地做着调解工作,他这店新开业不久,最怕惹出麻烦来,所以开出条件,只要两边同意和解,他愿意免单,至于包房里损失的物品,他也不去追究。

督查室这些人倒是无所谓,刚才那位科员伤得并不重,只是鼻子被打破,经过仔细询问,他们也把事情弄清楚了,其实刚才的冲突还真不怪那些小痞子,那位叫李佑民的科员刚才的酒喝得有点多,出去找刚刚陪他的小姐,结果在女厕门口认错了人,把人家的马子从后面拦腰抱住,这才搞出了误会。

贺焰飞气得脸色铁青,忍不住抱怨道:“你这家伙眼睛长到屁股上去啦,连个大活人都能认错!”

李佑民这回得了空闲,拿餐巾纸把脸上的血污擦干净,摇头分辨道:“这也不能全怪我啊,她俩都穿黑色连衣裙的,身材也差不多,换了你也得认错。”

贺焰飞还想奚落他几句,却见那位包老板推门走了进来,满脸无奈地摊开双手,皱眉道:“各位,事情恐怕挺麻烦的。”

原来对方的人坚决不同意和解,非要让李佑民掏出一万块钱,作为精神损失费,不然就死磕到底。

李佑民这回又来了精神,扯着嗓子嚷嚷道:“干到底就干到底,谁怕谁啊。”

王思宇皱皱眉头,这种事情他不想出头,抬手叫过贺焰飞,在他耳边低声耳语几句,让他跟着包老板过去谈判,但不要露底,别让对方知道大伙是省委机关的人,免得造成不良后果。

贺焰飞连连点头,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传出去,领导面子上肯定挂不住,轻声道:“主任,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贺焰飞自信满满地过去后,险些磨破了嘴皮子,事情也没有谈拢,对方的气焰很是嚣张,硬是要一万块钱才能了事,少一分都不成。

两边这样僵持了十几分钟,那些小痞子先失去了耐心,他们见歌厅的保安一个个拎着警棍在眼前转悠,就明白歌厅方面在怀疑他们是来捣乱的,此时再打架是不成了,只能想别的办法。

那混混中的老大就从兜里掏出手机,打电话报了警,过了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景阳路派出所的所长接到报案,带着几个民警赶到新世纪娱乐城。

那位所长先到小痞子那间包间坐了一会,几分钟之后,就带着人气势汹汹地踹开这间包间的门,拿眼睛在众人中扫了一圈,随后冲旁边的民警努努嘴,那位民警就叉着腰大声喊道:“敢在公共场所闹事,你们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都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

众民警正打算过来带人的时候,坐在角落里的一位科员突然一声不吭地站出来,快步走过去,附在那位所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那位所长的脸上当即露出吃惊的表情,皱着眉头望了望那位科员,赶忙冲民警们摆手道:“等等,可能有误会。”

随后两人并肩走到包间外面聊了一会,再回来时,那位所长就换了一副面孔,满脸堆笑地道:“误会,都是误会,两边都是朋友,一会我让小五他们做东,在美华大酒店摆几桌,大伙出去坐坐,算是给各位赔罪。”

这时一个鼻梁上贴着创可贴的小平头从外面走过来,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杵在门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众科员就都把目光转向王思宇,王思宇微笑着摇摇头,他是不想跟黑道的人扯上半点关系,黑白两道,各有各的路,虽说难免会有交集的地方,但这种交集越少越好,否则后患无穷。

贺焰飞瞄见王思宇摇头,就赶忙招呼着大家买单走人,大伙就簇拥着王思宇走出包间,向楼下走去,李佑民这时还没消气,嘴里轻声嘟囔道:“什么狗屁所长,跟些混混称兄道弟。”

旁边立时有人接茬道:“这你就不懂了,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没听现在外面怎么传的吗?财政是爹,银行是妈,管土地的是霸王,工商税务两条狼,电老虎水阎王,公检法司是流氓,白衣天使黑心肠,人民教师像蚂蝗。”

王思宇听了这话,忽地停下脚步,皱眉道:“打击面太广啊。”

他不往前走,这些人就都站在原地不动,拿眼睛瞪着刚才说话的小科员。

那科员吓得一吐舌头,忙笑嘻嘻地道:“王主任,这都是外面传的,我不过是说着玩。”

贺焰飞赶忙给他使了个眼神,低声道:“别胡说八道,忘了咱们是干什么的啦?这种话怎么好乱说。”

众人走到外面,王思宇冲贺焰飞使了个眼色,之后独自站在道边吸了一根烟,贺焰飞会意,把其他人叫到一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嘱咐他们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咱们是无所谓,别影响领导的形象,众人连声说是,这时就有人忍不住低声赞叹道:“王主任身手真好,太赞了。”

贺焰飞吓了一跳,赶忙揪着那家伙的耳朵走到一边,又千叮咛万嘱咐地单独提醒了一番,那人赶忙保证不乱说话,他这才笑呵呵地跑到王思宇身边,轻声道:“主任,都交代好了,您放心。”

王思宇微笑着轻轻点头,暗想这个贺焰飞还是很有办事能力的,头脑灵活一点就透,自己刚到督查室来,人地两生,还真需要这样的人来做帮手。

当然,另外一个小伙子看起来也不错,他把目光投向刚才平事的那个年轻人,王思宇留意到,在这些人中,他是最低调的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但从刚才那位所长前倨后恭的模样,就知道这人后面的关系很硬。

贺焰飞是开车来的,他把车子发动后,就打开车门,执意要送王思宇回家,王思宇推脱不过,只好微笑着坐上副驾驶位,轻轻关上车门,这辆乳白色的马自达2就在马达的轰鸣声中钻出辅道,汇入主道的车流之中。

王思宇摇开车窗,望着车窗外闪烁的霓虹灯,轻声道:“刚才那个科员叫什么名字?”

贺焰飞按了两声喇叭,超过前面的车,轻声道:“邱兆官,调到二科还不到两个月,挺合群的,一般的活动他都参加,只是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出头,没想到今天倒露了一手。”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轻声道:“省城的水很深,低调一些是对的,你们平时好好相处。”

贺焰飞忙点头道:“好,主任,我听你的。”

王思宇瞥了他一眼,摇头道:“也不能盲从,对的就听,不对的可以不听嘛。”

贺焰飞见王主任眼中露出欣赏之色,心中顿时一喜,忙岔开话题,轻声道:“主任,听歌吗?”

“好吧!”王思宇抱着膀子做闭目养神状,该随和的时候随和,该端架子的时候还得端架子,王思宇现在有意识地在培养自己的领导艺术,之前他多次在用命令的语气试探贺焰飞,结果让他很满意,这个贺焰飞把底线放得很低,看来是打算真心投靠,这样慢慢踩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很好用的马前卒,只是这期间需要一个过程,以及适当的节奏。

贺焰飞打开车内音响,放出一首节奏明快的歌曲,王思宇知道这首歌是那位名叫胡可儿的歌手唱的,她最近星途坦荡,成为国内炙手可热的影视歌三栖明星,已经红得有些发紫了。

听着歌曲,贺焰飞把车开得飞快,只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把王思宇送到省电视台家属楼下,两人站在车边聊了几句,王思宇就抬手拍拍他的肩头,轻轻道:“不错,好好干!”

贺焰飞得到了王思宇的认可,心中高兴,连连点头,他一直站在车边,手里把着车门,目送着王思宇走进楼道,才哼着歌坐进驾驶室,啪地一声关上车门,发动车子,小车掉过头来,向小区外驶去。

接下来几天,王思宇都是在一边熟悉业务,一边和底下的科员们交流感情,虽然光棍节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人提起,但许多人还是听到了那些小青年对王思宇的评价,“为人仗义,敢打敢拼。”

这八个字的评语有些不伦不类,当他们往细处追究时,那几个人却讳莫如深,除了嘿嘿低笑之外,一个字也不肯向外透露。

督查室的那几位副主任和副调研员们也已经敏锐地发现,王思宇竟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赢得了不少年轻人的喜欢,这让他们有些摸不到头脑,但大家并不以为意,毕竟,梁主任的态度才是至关重要的,从梁桂芝对王思宇冷漠的表情里,他们已经得出一个结论,这位新来的副主任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夹包走人。

有了这样的想法,这些中层们就开始对王思宇敬而远之,除了见面点点头外,其他的时间很少会到王思宇的办公室里来走动,王思宇也不急于和他们搞好关系,只是专注于走下层路线,他在抽屉里塞了几条好烟,桌面上也摆了上好的茶叶。

没过多久,王思宇的办公室就开始热闹起来,不但二科的年轻人喜欢到他这来坐坐,就连一科的科员们也时常到他这来蹭一包烟,喝一杯上好的碧螺春,听王主任讲上几段三国演义里的精彩情节。

只是那位邱兆官却极小心地和王思宇保持着距离,但偶尔,王思宇还是能从他闪烁的目光中,读出一丝好感,对王思宇而言,这就足够了。

他这里风平浪静,另一处却掀起了轩然大波,没过几天,玉州市东湖区忽然迎来了一次官场大地震,先是政法系统大调整,许多业务骨干或被调离,或被停职,湖东区公安分局孙局长也被撤职查办,他在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只说了一句话,“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对不起小伟了,要不是我把他拉下水,他也不会走上绝路。”

通过专案组的讯问,这位从警多年的老公安老老实实交代了问题,大富豪娱乐广场的老板杨大富利用金钱美色拉拢一大批官员下水,为他从事不法经营充当保护伞,根据他的供述,专案组顺藤摸瓜,继续扩大战果,一周之后,东湖区的区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双双被调离,常务副区长被就地免职,隔离审查。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宛如一颗深水炸弹,虽然杀伤力极大,但被严格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没有一家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这段时间媒体报道的热点主要集中在大富豪娱乐广场老板杨大富身上,他因涉嫌强奸、组织卖淫,赌博,贩毒,等多项罪名被公安机关批捕。

王思宇是在周四的晚上从方如海那里得到这些的消息,他知道专案组已经收网了,此事处理完毕,赵素娥的案子将会被推翻重审,当然,和这次的官场地震一样,全过程都将在严格保密的状态下进行。

在这一回合的较量中,方家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方如镜利用大富豪娱乐城作为突破口,打响了他入主玉州来的第一枪,干净利落地将侯副省长在东湖区的势力彻底清除掉,也将方家与侯家的争斗从幕后摆到台前。

王思宇清楚地记得,在他与方如海第一次吃饭时,方如海就曾经以极刻薄的语言讥讽过侯副省长,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方家和侯家之间积怨颇深,由来已久,方如镜年初的上位,就是因为有人要利用这把利剑,洞穿侯副省长的胸膛。

从方如海低沉的语气中,王思宇清醒地认识到,这其实只是一场较量的开始,而非是结束,侯副省长曾经在玉州做过四年的市长外加三年的市委书记,他对于这座省会城市的控制度极高,虽然方如镜的背后,有李红军省长作坚实的后盾,但要想彻底地击败侯副省长,绝非易事,也许用不了多久,方家就会迎来侯家疯狂的反击。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从床边站起,转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向外面望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普通人看起来,这座城市如同花园一样的美丽,但对于官场中人来说,这里却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他忽然生出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通过这件事情,他对官场中的争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那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无时无刻不在涌动着无比凶险的暗流,稍不留神,就会被无情地吞噬。

站在窗前默立良久,王思宇才缓缓走进书房,打开台灯,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张居正大传》,静静地看了起来。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