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三卷 风起雾隐湖
第五十八章 瑶瑶

经过几天的精心准备,督查室内部举办的党建工作会议终于在周三上午召开了,除了几位重量级的省委常委外,梁桂芝还邀请到了省党建研究会的会长及几位特邀研究员出席,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都做了重要讲话,会议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会场内的气氛很是热烈,掌声不绝于耳。

梁桂芝的心情极好,脸上始终挂着生动的微笑,但会议结束时,她送诸位领导下楼,省委常务副书记孟超停下脚步,转身和她低声攀谈了几句,梁桂芝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有些僵硬,在不自然地扶了扶眼镜后,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情,微笑着连连点头,孟超走远后,梁桂芝才黯然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办公室,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出来。

王思宇在回到办公室后,赶忙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狠狠地吸了几口,接着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张白纸来,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上“戒烟、戒酒、戒色”六个字,然后端着茶杯凝视半天,摇摇头,把这张纸团成小纸袋,丢进垃圾篓里,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这三样东西,王思宇没有把握戒掉任何一项,尤其是戒色,那种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就算他肯戒,底下那位都不会答应。

下午是厅机关的篮球比赛,王思宇在预赛中替补登场,他今天的手感热得发烫,三分线外频频发炮,九投六中,外加两次低手上篮得手,独得二十二分,引得围观的人群赞不绝口,王思宇美得合不拢嘴,比赛结束后还迟迟不肯离场,抱着篮球站在球场边拍了十几张照片,贺焰飞那马屁精更是捧着一个黑皮本子让他签名,王思宇心情舒畅到了极点,一路哼着歌回到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后,王思宇兴致很高,不时地抬起手腕抖动几下,在喝了一杯茶后情绪才平静下来,闲来无事,打开电脑,连上网络后,他挂上代理IP,找到了一个前些日子搜到的网站,把U盘插上,下载了几集最近比较火爆H动漫,今天的网络不是很好,卡得要命,等完成下载任务,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王思宇拔下U盘后,也不忘在帖子上面很客气地留言道:“顶一下,楼主辛苦了,感谢分享。”

关上电脑,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妥帖,王思宇夹上包走出办公室,站在门边,和一众正往外走的科员们打着招呼,这时综合二科的科长陆洪杰手里拿着一份卷宗,满脸堆笑地走过来,他轻轻咳嗽几声,众科员赶忙从王思宇的身边走开,快步向楼道口走去,王思宇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卷宗,见上面标着53号的字样,心里就有了一丝明悟,眯着眼睛微笑道:“老陆啊,有事?”

陆洪杰干笑两声,轻声道:“主任,晚上有安排吗?有人想请你吃顿便饭。”

“是哪位啊?”王思宇似笑非笑地盯着陆洪杰的眼睛,目光里透着一丝冷意。

陆洪杰被王思宇看得有些发毛,但受人之托,不好推辞,只能硬着头皮讷讷道:“是招商局的张副局长。”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饭我就不去吃了,不过你替我捎几句话给他,老外过来投资是赚钱来了,有利润他才会干,要是没有利润,你跪在地上求他,他也不会在华西建厂,我们的某些领导干部和外商打交道的时候,还是要有一些底线的,不要总是一副奴才相,那个法国佬在餐厅殴打服务员,招商局的某些同志非但不制止,还出手帮忙,我不知道他们的立场到底在哪里,请你转告张副局长,招商局的某些同志该补钙了。”

陆洪杰见王思宇的口气不善,话锋凌厉,不禁额头冒汗,连声道:“好好……”

王思宇把话说完,皱皱眉头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陆洪杰赶忙道:“没有了,主任。”

王思宇点点头,迈步向前走去,只走了几步,就停下来,转头冲站在原地的陆洪杰道:“老陆,这个案子交给老朱办吧,你既然和张局熟,就回避一下,好吧?”

陆洪杰呆了一呆,赶忙哦了一声,轻声道:“好的,好的……”

走出省委大院,王思宇来到路边,贺焰飞把车子开过来,王思宇坐进去,小车汇入主道,向省电视台家属楼开去。

在车里,贺焰飞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打火机,为王思宇点上烟,眼睛看着前方的路面,轻声道:“主任,要驾照吗?我一朋友在交警队,需要的话我给你弄一个来。”

王思宇点点头,摇开车窗,一阵凉风从窗外涌入,他不禁拉了拉衣领,轻声道:“好吧,过阵子就用你这车练练手。”

贺焰飞忙点头道:“没问题,您什么时候想练车,给我打个电话就成。”

王思宇笑了笑,没说话,这时兜里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廖景卿的手机号,王思宇赶忙接通,电话那边传来瑶瑶奶声奶气的嗓音:“舅舅,舅舅,过来吃饭啦,妈妈为你做的糖醋鲤鱼,还有好大好大的牛扒呢!”

王思宇微微一笑,忙轻声道:“瑶瑶乖啊,舅舅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瞥见前方有一家大超市,忙叫贺焰飞把车子停到路边,他开门下去,到超市里选购了一些薯片虾条之类的休闲食品,又买了些瑶瑶喜欢喝的果汁饮料,装了满满两个塑料袋,这才笑眯眯地跑回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桑塔纳进了小区南门,王思宇下车后挥挥手,看着贺焰飞将小车开走,随后腾腾上了楼,瑶瑶从楼上的窗子早已看到他下车,等王思宇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已经开着门守候多时了,看到王思宇后嘻嘻地笑个不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两个装满食品的塑料袋,不停地吧嗒着小嘴,王思宇在她的头上轻轻拍了拍,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小馋猫,想舅舅了吗?”

瑶瑶忽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拉着长音道:“想了!”

王思宇走进屋子,换了拖鞋,将西服脱下来挂好,抱着瑶瑶坐到沙发上,撕开一个包装精美的口袋,从里面拿出薯片,塞到她的小嘴里,继续逗她道:“说说吧,哪里想舅舅啦?”

瑶瑶一边嘎巴嘎巴地嚼着薯片,一边夹杂不清地道:“哪都想了!”

王思宇捏着她的小鼻子轻轻扭了扭,微笑道:“哪里最想?”

瑶瑶忙拿小手指指心房的位置,又指指小嘴,嘻嘻地笑了笑,王思宇松开手,“吧嗒”一声,在她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瑶瑶腻在王思宇的怀里,不时踢着双腿,摇头晃脑地撒娇道:“舅舅,舅舅,下次多买点烧烤味的。”

王思宇点点头,这时廖景卿从厨房探出头来,俏声道:“长青,瑶瑶,过来洗手吃饭。”

晚饭十分丰盛,廖景卿还给王思宇准备了一瓶啤酒,三个人坐在桌边吃得津津有味,王思宇扒了一个大虾,轻轻地丢到瑶瑶嘴里,低头问道:“瑶瑶啊,告诉舅舅,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瑶瑶把虾仁嚼完,咽进去,又端着碗喝了口汤,歪着脑袋想了想,就奶声奶气地道:“我想要做淑女。”

她这句话把王思宇逗得哈哈大笑,廖景卿也忍俊不禁,微笑着拿起餐巾纸,在瑶瑶油渍麻花的小嘴上擦了擦,轻声道:“瑶瑶,告诉妈妈,淑女是什么样子的呢?”

瑶瑶忽闪着大眼睛,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回答不出,王思宇赶忙在旁边提醒道:“瑶瑶,淑女说话是什么样子呢?”

瑶瑶这回似是想起来了,轻声道:“小小声的。”

王思宇与廖景卿相视一笑,继续问道:“那淑女怎么走路呢?”

瑶瑶这回没有半点迟疑,咬着手指道:“慢慢的。”

廖景卿哑然失笑,放下手中的筷子,在旁边凑趣道:“那淑女是怎么吃饭的呀?”

瑶瑶眨巴着眼睛,轻声道:“当然也是慢慢的啦。”

王思宇摸着鼻梁道:“那淑女做事情是什么样子呢?”

瑶瑶这回不满意了,瘪着小嘴把头摇成拨浪鼓,奶声奶气地道:“人家都是淑女了,还用做事情吗?”

王思宇听了不禁捧腹大笑,险些笑得跌到椅子下面,廖景卿也不禁莞尔,把瑶瑶抱在怀中,为她夹了青菜,悄声道:“我的傻丫头,淑女也要做事的,知道吗?”

瑶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伸出小手,在面前的果盘里,抓过一粒葡萄,塞到廖景卿的嘴里,又摘过另一粒,递到王思宇面前,王思宇笑吟吟地含过葡萄,轻轻咀嚼起来。

饭毕,廖景卿收拾完厨房,就接到一位同事打来的电话,两人轻声交流着,不时发出会心的轻笑。

王思宇陪瑶瑶玩了一会,就信步走进月亮门,来到书房里,一股浓郁的墨香扑面而来,他坐到椅子上,见书桌上的生宣纸上写着一幅字:“陌上繁华,两岸春风轻柳絮。”

王思宇记得这是《小窗幽记》中的名句,便来了兴致,提起毛笔,饱蘸墨汁,取了一幅空白的生宣纸,在上面写出下句,“闺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

放下毛笔,王思宇把两幅字凑在一起,静静地欣赏了一番,蓦然间,忽地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他慌忙把自己写的那幅字揉成纸团,偷偷地丢到书桌下面的纸篓里,站起身来,抱着膀子向四周望去,假装欣赏屋内的陈设,这时廖景卿已经袅娜地站在门边,冲着他盈盈笑道:“长青,瑶瑶要给你读她写的作文。”

王思宇点点头,静静着跟在廖景卿的身后,随着她走书房,两人坐在沙发上,却见瑶瑶满脸自豪地捧着作文本,站在茶几边,奶声奶气地朗诵道:“我的舅舅,我有一个好舅舅,他的名字叫做廖长青,他个子高高的,眉毛弯弯的,鼻子尖尖的……”

王思宇笑眯眯地注视着面前粉雕玉琢,充满稚气的小脸蛋,内心之中充满了脉脉的温情,那是一种淡淡的欢喜,虽然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身心愉悦,如沐清风。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