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四卷 形势一片小好
第一章 大事不妙

张倩影在一周后就离开了玉州,去远在春江市的父母家过年,年后直接返回京城,这让王思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性福生活也在张倩影离开那天结束了,接连几天都显得很是颓废,耷拉着脑袋愁眉不展,就跟丢了魂一般,打不起半点精神来,好在手头的工作都已经忙完,他现在的日子也清闲起来,每天都有时间坐在办公室里看些伟人传记,打算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过来。

读了这些书果然很有效果,王思宇自觉受益良多,他也决心仿效伟人,早立大志,王思宇握着签字笔奋笔疾书,在一张A4纸上写下三条宏愿:

一、为天下百姓谋福祉。

二,当上最大的官。

三、玩尽天下漂亮女人。

把这三条写完后,王思宇总觉得浑身不自在,沉思良久,终于找到症结所在,做人还是不能太虚伪,于是他赶忙把这三条的顺序从后向前重新调整了一次,这下念头通达了,身心也就舒泰起来。

周六那天,是刘天成那家伙大喜的日子,宴席摆在宏成大酒店,一共摆了七十多桌,王思宇为他张罗了二十辆高档轿车,为刘天成赚足了面子,事实上,自从刘天成当上派出所的副所长后,娜娜的娘家人就对他刮目相看,尤其是娜娜的父母,再见了刘天成,更是一口一个好女婿,再没有冲他翻过白眼,在酒桌上,新郎新娘单独敬了王思宇两杯,刘天成还给王思宇来了个熊抱,在他耳边轻声道:“王兄,回头可得好好感谢你,明天咱们单独再来一顿。”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拍了拍他的后背,笑呵呵地道:“好好度你的蜜月吧,咱们兄弟来日方长,不急。”

刘天成还想和王思宇多说几句,不想几步外的饭桌上已经喧闹起来,那边是娜娜单位的同事,隐湖集团财务处的几个小丫头已经开始煽风点火,张罗着让二人喝交杯酒,再当场接吻,娜娜见状,只好冲王思宇做出抱歉的一笑,拉着刘天成走过去,刘天成迈出两步后,仍转头冲王思宇举着杯子喊道:“喝好了啊!”

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再次坐回座位后,却不再喝酒,只是简单吃了些饭菜,便匆匆离去,他先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两箱果汁饮料,便从道边拦了一辆捷达车,打车来到廖景卿家楼下,下车后,恰巧见廖景卿正领着瑶瑶在小区内玩耍,瑶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羽绒服,下身是铅灰色的裤子,正骑着一辆儿童自行车在场地中转来转去,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廖景卿静静地站在一棵悬着蓝色风铃的槐树下,那张白皙娇嫩、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带着一丝茫然,她此刻正蹙着眉头若有所思,似乎在为什么事情大伤脑筋,她那纤长细腻的手指在不经意地撩拨着那串风铃,荡起一阵清脆的响声。

她身上依旧穿着那件白色风衣,没有系扣,很自然地露出里面的白毛衣来,似乎是没有扎束胸的原因,丰挺饱满的双峰遮掩不住,竟将这雪白的毛衣撑起一道曼妙的弧度,曲线柔和圆润,下身穿着一条修长的低腰七分裤,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充盈着不落窠臼的古典美。

王思宇只向前走了几步,便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生怕惊动了她,怔怔地望着树下这道靓丽的风景,一时间心旌涤荡,难以自持。

小孩眼尖,瑶瑶一看到王思宇,便丢下儿童自行车,飞奔着跑了过来,抱住他的大腿就不肯撒手,拿小脸顶在王思宇的腰胯上,嘻嘻地笑个不停,王思宇笑呵呵地把两箱饮料放在地上,蹲下身子,抱起瑶瑶,在她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狠狠地亲上一口,接着把她高高举起,在空中轻轻地抛了几下,瑶瑶倒也不害怕,只是扬着小手咯咯地笑个不停。

自从张倩影离开后,王思宇就再也没有这样开心过,瑶瑶确实很会讨人喜欢,让他忍不住生出怜爱之意,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在瑶瑶的心目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虽然他完全是个冒牌舅舅,可时间久了,王思宇便入了戏,把瑶瑶看成了自己的亲外甥女一般,只是对眼前这位明艳绝俗的廖姐姐,他还是别有企图的。

当然,王思宇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急不得的,必须得慢慢来,自己长得和廖长青太过相像,这对于廖景卿来说,绝对是极大的,甚至是无法逾越的心理障碍,必须慢慢图之,假如操之过急,以至于打草惊蛇,那恐怕以后连见上她一面都难了,更别说达成心愿了。

这神仙般的尤物,是千万不能吓跑的,只要慢慢做工作,时间久了,再找机会表白,即便她不肯同意,也不会断然拒绝,或者是拒绝的态度比较委婉,多半就还有机会,他如今对女人的心理已经有了一番心得,她们对自己并不爱的人,多半还是不会同意的,只是怕伤害到对方,就拒绝得不够坚决,但在男人的坚持下,很容易被钻了空子,事到临头,半推半就之下,也就随了。

正胡思乱想间,廖景卿已恍然惊觉,抿嘴微笑着走过来,瞥了眼地上的饮料,有些嗔怪地道:“下次可不许再买东西了,玉州的房价这么高,以后买房结婚要花很多钱呢,可不许再大手大脚的。”

王思宇拿鼻梁拱了拱瑶瑶的小下巴,摇头道:“姐,没事,回头我找个有钱的,让她包养我。”

廖景卿倒没想到王思宇会这么说,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也只好跟着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时瑶瑶来了疯劲,竟学着大人的口吻捏着王思宇的鼻梁,奶声奶气地道:“妈妈,妈妈,舅舅好没羞啊。”

廖景卿怕王思宇难堪,赶忙瞪了瑶瑶一眼,轻声呵斥道:“瑶瑶,不许胡说。”

王思宇却摇头道:“我家瑶瑶说得没错啊,是不是,小乖乖?”

瑶瑶摇头晃脑地道:“是啊,大乖乖!”

王思宇与廖景卿同时发出一阵笑声,廖景卿刚才的愁绪一扫而光,笑吟吟地走过来,从王思宇怀中抱过瑶瑶,王思宇重新拎起地上那两箱饮料,跟在她的后面上了楼。

三人回到屋里,廖景卿换了衣裳,扎起绣花围裙,转身去厨房收拾饭菜,王思宇在客厅陪着瑶瑶写数学作业,瑶瑶的作业很少,只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在王思宇的点拨下完成了,接下来,她手里抱着一个毛毛熊,腻在王思宇的怀里,小声告密道:“舅舅,舅舅,告诉你啊,我要有新爸爸了。”

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抱着瑶瑶,微笑着低声道:“瑶瑶,告诉舅舅,到底是怎么回事。”

瑶瑶把小手放在王思宇的耳边,轻声道:“电视台的张阿姨要给妈妈介绍男朋友啦,明天就要见面啦,她们说话小小声的,我都听到了呢。”

王思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脸色立时变得阴沉起来,在王思宇的心目中,早已把廖景卿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这时突然莫名其妙地钻出个情敌来,他的心里就有些恼火,仔细想来,确实有几次廖景卿和同事聊得极为开心,当时她的声音压得极低,王思宇听不到在说些什么,现在看来,想必谈的就是这件事情,王思宇皱着眉头向厨房扫了一眼,见廖景卿正笑吟吟地炒菜,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他忍不住心头泛起一股酸意,轻轻地哼了一声,便低下头来,悄声问道:“瑶瑶,你喜欢新爸爸吗?”

瑶瑶把头摇成拨浪鼓一般,撅起小嘴巴,表情委屈地道:“不喜欢呢,有了新爸爸,妈妈就不会喜欢我了。”

王思宇摸了摸嘴巴,思虑半晌,便压低声音道:“那你跟舅舅一起行动,咱们把他们两个拆散了好不好。”

瑶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扬着小脑瓜,摊开一双小手,悄声道:“好是好啊,可是,可是舅舅,不会拆的啦……”

王思宇在她脸上“吧嗒”地亲了一口,悄声道:“没事,瑶瑶,舅舅可以教你,回头你只要听舅舅的话就成了,舅舅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明白吗?”

瑶瑶用力地点点头,嘟着小嘴俏声道:“知道了,舅舅,你放心,我听你的,你让瑶瑶做什么,瑶瑶就做什么。”

王思宇伸手捏了一下她俏皮的小鼻梁,继续道:“这件事情是你和舅舅间的小秘密,永远都不能告诉外人,包括妈妈,明白吗?”

瑶瑶轻轻地“嗯”了一声,抱着毛毛熊就往外跑,却被王思宇一把拉回来,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从饮料箱里打开一瓶果汁,递给瑶瑶喝上一口,又喂了她两片薯片,随后笑咪咪地蛊惑道:“瑶瑶,你要是能保守住这个秘密,舅舅以后天天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好!”瑶瑶嘴里嚼着薯片,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嘴里发出含混不清地声音,她怕王思宇不信,忙还伸出一根白生生的小手指,与王思宇拉了勾,大声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变!”

王思宇这才安下心来,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漫不经心地看了起来,脑海里一直在闪动着如何居中破坏的念头,不管怎么样,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廖景卿和别人结婚的,绝对不成!

“除非我死了……”想到恼火处,王思宇手中的杂志扭成一团,丢到一边,咬牙切齿地道:“死了也不成!”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