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四卷 形势一片小好
第二十三章 夜宴

两天后,华西省委研究决定,省委副秘书长王国峰改任景江市市委书记,而荆维民升任省委副秘书长,虽不再担任办公厅副主任,但仍兼任省委接待办的主任,毕竟这是他的强项,深受省委领导信任,暂时无人能够替代。

通知下发后,省委办公厅于当晚在华庭宾馆的宴会厅摆下宴席,专程搞了个隆重的庆祝仪式,荆维民在省委办公厅的人际关系处理的极好,参加宴会的客人很多,除了办公厅的一干人外,几位重量级的省委常委竟都到场祝贺,而出席晚宴的各省直机关单位的领导也极多,宴会大厅里竟摆了十几桌。

八点钟的时候,在一番谦让后,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黎山笑容可掬地走到麦克风前,抬手弹了弹麦克风,大厅里登时响起砰砰两声,屋子里立时变得安静下来,他咳嗽两声,轻轻嗓子,随即慢条斯理地道:“同志们,今晚是个非常喜庆的日子,经省委研究决定,任命荆维民同志为省委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维民同志大家应该已经很熟悉了,他业务水平高,协调能力强,在办公厅副主任的位子上,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希望同志们以后继续支持他的工作,为省委省政府做好参谋助手,现在,我提议,同志们都把杯里的酒倒满,咱们共同干一杯,除了祝贺维民同志外,也希望我们能在新的一年里,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潮水般的掌声顿时响起,掌声落后,众人都端着杯子站起,在黎山一声“干杯”声中,均将杯中的酒干下,黎山只是端着杯子沾了沾唇,便将酒杯放到盘边的托盘里,在礼仪小姐的陪伴下,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到沙发边坐下。

接下来,铺着大红地毯的宴会大厅里,觥筹交错,笑语连连,酒桌上不时响起热烈而持久的掌声,众位宾客无不喜气洋洋,而荆维民无疑是今晚的主角,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祝贺声。

荆维民约莫五十上下,中等身材,国字脸,眉毛很重,他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头发梳理得纹丝不乱,看上去温文儒雅,气度不凡。

他手里握着高脚杯,步履轻松地周旋在宴会大厅内,宾客虽然很多,但他都能应付自如,游刃有余。

省委常委们只是在沙发上坐着闲聊了一会,便转身离开,荆维民将领导们送到饭店门口,直到几辆小车缓缓开远,才微笑着转过身子,春风满面地返回大厅里,他从一位穿着红色礼服的礼仪小姐手中接过高脚杯,笑吟吟地走到场地上,开始挨个桌子敬酒。

说起来,这有点不合乎官场规矩,按道理应该是下面的人向他这位新上任的副秘书长敬酒,但一来大厅里的人太多,那样会显得场面很乱,二来他是搞招待出身,这种举动,也是习惯使然。

省委督查室送了两个大花篮,王思宇陪同梁桂芝出席了宴会,他们坐在靠近墙角不太显著的位置,这张桌子上,大都是省委办公厅的领导干部,众人互相间都非常熟悉,自从开席后,就一直在微笑着聊天,酒桌上的气氛极好。

梁桂芝刻意画了妆,眼角的鱼尾纹被巧妙地掩饰下来,而一身素淡的职业女装,白色的小翻领,使得她看上去更年轻些,她在宴会上表现得极有风度,脸上始终带着愉悦的笑意,当荆维民端着酒杯转到这桌时,梁桂芝主动站起来,伸出手来,笑吟吟地道:“荆秘书长,恭喜你。”

荆维民忙和她握了手,爽朗地笑道:“谢谢,梁主任,我们是老同事,老朋友,你能来我很高兴,咱俩单独干一杯。”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笑眯眯地点点头,举起酒杯,两人轻轻一碰杯子,便一饮而尽。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握了手,看起来倒真像多年好友一般,全不似曾经各出手段的竞争对手。

喝完酒,两人相视一笑,桌上省委办公厅的干部们立时鼓掌叫好,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就在刚才荆维民仰头喝酒的那一瞬间,王思宇分明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一丝得意之色。

王思宇从何仲良那里得知,其实本来这次副秘书长的人选,是内定的人选是梁桂芝,不然副秘书长韩向东也不会提前向她放风,实际上,要不是荆维民横生枝节,今晚宴会的主人,很可能就是坐在桌边的梁桂芝了。

荆维民在得到消息之后,先耍了一些小把戏,但没有奏效,无奈之下,他只好跑到京城,走通了一位他曾经接待过的退休高官的路子,使得事情得以发生转变。

那位老领导在华西考察的时候,荆维民曾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老领导非常满意,对他的印象极佳,此后每逢重要的节日,荆维民总是到京城去探望这位赋闲在家的老人,把关系维系得非常之好。

而那位老领导是省委文书记的老上级,曾对文书记有过知遇之恩,提携之情,他当着荆维民的面给省委文书记打了电话,将这件事情随口提了一句,既然他老人家打了招呼,文书记自然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下来,这省委副秘书长的位子,便被他做了顺水人情。

这件事本来做的隐秘,但不晓得被哪个人给传出来了,搞得省委办公厅里尽人皆知,荆维民曾经打发雷霆,但没有查到始作俑者,他也无可奈何。

当然,这件事情,梁桂芝也已经知道了,但这种事情,在体制内原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除了心理有些愤懑外,她也没有别的想法,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能再慢慢去等待机会。

这时,旁边的服务员再次倒上酒,将杯子递给荆维民,他端着酒杯,面带微笑,环视着早已站在桌边的众人,和大家共同碰了一杯,这次其他人都是将杯中酒清掉,而荆维民只浅浅地抿了一小口,便笑着冲众人点点头,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便又风度翩翩地端着酒杯走向下一桌。

尽管梁桂芝掩饰得极好,但坐在她身旁的王思宇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内心的失落,而此时酒桌上的人太多,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坐在她身边。

王思宇知道,梁桂芝这人的工作能力是极强的,好胜心也很强,这次在竞争中失利,对她来说,无疑是次极大的打击。

梁桂芝瞥着荆维民的背影,神色黯然地摇摇头,这时左肩忽地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转过身时,却见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厅长韩向东正端着酒杯站在身后,她赶忙微笑道:“韩秘书长,您好。”

韩向东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桂芝啊,来,我敬你一杯,别泄气。”

梁桂芝顿时心头一暖,赶忙从桌边端起酒杯,和韩向东碰了一杯,哑着嗓子道:“多谢韩秘书长关心,我没事。”

韩向东点点头,低声道:“那我就放心了,秘书长特意交代过,让我务必做通你的思想工作,我当时就讲了,桂芝这位同志向来顾大局,识大体,作为她的领导,我一向很放心。”

梁桂芝抬手扶了扶眼镜,大有感触地道:“还是韩秘书长最了解我,能在您的领导下工作,是一种福气。”

她这番话的确是肺腑之言,所以说得韩向东也不禁微微动容。

韩向东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点头,接着把目光转向酒桌,向其他人报以微笑。

桌边众人早已站起来,只是碍于他在和梁桂芝谈话,不敢发言打扰,此时见两人谈完,赶忙异口同声地道:“韩秘书长好。”

韩向东的目光在众人中扫过,在王思宇的脸上略微停顿了下,点点头,微笑着冲众人摆摆手,便迈着大步,转身离开这里,向中央的桌子走去……

梁桂芝今晚显得格外兴奋,频频举杯,宴席尚未结束,她便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王思宇怕她当场失态,便扶着她走出宴会厅,坐上小车,亲自将她送回家。

他在客厅里和俞汉涛扯了一会闲话,下了两盘象棋,便起身告辞,下楼后,缓步走出小区,抬头望向夜空清朗的月光,王思宇微笑着摇摇头,他心里很清楚,为了争取这个位置,梁桂芝也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只是那些阳谋也好,阴谋也罢,都没有奏效罢了。

天色已晚,王思宇就没有去医院,而是打车直接赶回家,这些日子,柳媚儿的身体也渐渐复原,那张原本苍白憔悴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些红润,只是她的情绪依然低落,沉默寡言,无论王思宇和她讲什么,她都不肯做出回应,最多点点头,或是摇摇头,轻易不会讲半个字,更加重要的是,华西大学马上就要开学了,而柳媚儿显然还没有做好上学的准备,这令王思宇很是挠头。

洗过澡后,王思宇披了件衣服,缓缓走进书房,打开灯,看了会书后,便拿起笔来,在一张白纸上勾勾抹抹起来,二十分钟后,白纸上出现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抿着嘴,静静地坐在白色的病床上,那身影竟有说不出的孤单。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铅笔丢到桌子上,拿起茶杯喝了口水,从书案上摸起手机,给陈波涛打了过去,手机接通后,听筒里传来陈波涛懒洋洋的声音:“喂,小宇,怎么还没睡啊,这么晚了,啥事啊?”

王思宇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月光洒满窗前,王思宇握着手机轻声道:“波涛,那件皮大衣卖出去没有?”

陈波涛打了个哈欠,摇头道:“还没呢,价格不合适,现在卖不出价来。”

王思宇低声道:“抓紧卖,我急着用钱。”

陈波涛微微一愣,皱眉道:“干嘛啊,你也是吃公家饭的,怎么还那么缺钱啊,出啥事了?”

王思宇叹气道:“交学费!”

陈波涛听后,嘿嘿地笑了起来,忍不住轻声提醒道:“泡上女大学生了?小宇,我可告诉你啊,那些女孩玩玩就成了,别太花钱,这年头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你可要注意,千万别上当,那种人,不会跟你玩感情的……”

“别胡说八道,抓紧卖出去,五千以上就成。”

王思宇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吧嗒”一声把手机挂断,随后拿起画纸,笑了笑,轻声道:“小家伙,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