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七十四章 威胁

开完会没多久,就到了中午吃饭时间,王思宇推了几波应酬,依旧像以前一样,在县委机关食堂吃了午餐,饭后在桌边和郑岚、史法宪、庄俊勇等人闲聊了几句,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出了食堂门口,下了台阶,信步走在后院弯弯曲曲的小径上。

外面的天气很冷,冻得手指微微发麻,王思宇把双手放在嘴边,轻轻呵了口气,这才稍微缓解了些,沿着小路行了三十多米,路上遇到的机关干部几乎都是一个姿势,在两米外停下脚步,侧过身子,神色拘谨地喊着王县长好。

王思宇面带微笑,嘴里说着“好好”,一路颔首回到了办公室,关上房门后,轻吁了一口气,把外套解开,挂在衣架上,端起茶杯走到窗边,皱着眉头抿了一口,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几天来,他明显感觉得到,包括一些常委在内,许多人看他的目光里,都多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如果说以往众人对他只是尊重,那么现在就有了发自心底的敬畏。

这种情况其实不难理解,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前任县委书记钱雨农无疑是个高不可及的庞然大物,他在西山县主持工作多年,给外界的感觉一向是作风硬朗,说一不二,是位不折不扣的强势书记。

虽然与曹凤阳之间的矛盾,削弱了钱雨农这位一把手的实力,但他在风头正劲的时候,被自己这位挂职副书记,在十天之内轻易击垮,身陷囫囵,无疑让许多人始料未及,县委大院内几乎是跌碎了一地镜片。

虽然王思宇并没有当上书记,而只是做了西山县二把手,但在许多人眼里,这位年轻的县长,无疑是县委大院里真正的主人,既然在西山经营多年的钱书记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位从省里空降下来的县委书记,又有什么能力与他抗衡呢?

当然,很少有人清楚,新任的县委书记焦南亭与王思宇之间的关系,在省委组织部发文的当晚,王思宇就主动给焦南亭打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聊了近三十分钟,王思宇大致介绍了西山县目前的状况,以及自己的一些工作思路,希望能够得到焦南亭的支持。

焦南亭的话虽然不多,但态度非常明确,他表示将积极支持王思宇的工作,让王思宇放心大胆的干,两人联手,在西山干出一番事业来。

通过与焦南亭的聊天,王思宇也得到了一些信息,市委岳书记之所以会同意焦南亭下来,也是看中了焦南亭背后的政治资源,希望他能为西山拉到一些大项目,把钱雨农提出的“大招商、大发展”的调子继续唱下去。

站在窗前抽了一支烟,王思宇转身拉过椅子,坐在办公桌后,开始埋头办文,这些日子为了应付那些难缠的记者,让他伤透了脑筋,老西街是不能让他们去的,否则众多记者见到了美艳俏丽的白燕妮,只要登上一张玉照,王思宇这位新出炉的明星县长就会变成绯闻县长,如果哪家新闻媒体再深入挖掘一下,说不定就会挖出个风流县长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架不住市委宣传部单部长的热情催促,王思宇只好把难题交给政府办的张主任,让他来安排这些省里市里下来的记者,把他们请进宾馆,把他们招待好,至于写什么拍什么,就随他们自便好了,政治明星和娱乐明星的操作手段其实是一样的,再普通的人物,只要经过新闻媒体的包装,都会变得光彩照人。

下午三点多钟,总算把手头的文件批完,正和刘海龙说着闲话,政府办的张主任敲开了王思宇的办公室,站在门边笑着说:“王县长,您交代的任务我完成了,那些记者下午已经返回了,您也该配合下我的工作吧,右搂的办公室已经重新装修过了,您也该搬过去了,君寒县长已经催过我几次了。”

王思宇一拍大腿,站起来道:“好吧,张大主任又发话了,海龙,咱们收拾东西搬家。”

张主任忙走到门口,向外招了招手,三个政府办的工作人员就走了进来,帮王思宇把东西收拾好,众人出了党委办公大楼,进了右侧的政府办公楼,来到曹凤阳以前的办公室,这里是个套间,外面是秘书办公室,墙边摆着几个沙发,侧面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上面摆着电脑电话和传真机,刘海龙拉开椅子坐了上去,轻轻摇了摇,登时对张主任竖起大拇指,点头道:“舒服,比在委办的好多了。”

王思宇走进里间,见办公室里摆着崭新的办公家具,宽大的老板台上,办公用品一应俱全,上面还放着几样精美的摆件,屋子里收拾得干净整洁,办公室的右侧还带着一间休息室,里面放着一张崭新的席梦思大床,上面铺着洁白的床单,对面的桌子上摆着一台液晶电视,办公条件比起以前要好很多。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王思宇满意地微笑道:“这里不错,老张辛苦了。”

张主任忙笑着说:“王县长满意就好。”

说完之后,张主任又汇报了几项工作,就把一把奥迪车钥匙放在办公桌上,悄悄地退了出去,他曾经打过电话请示,申请购进新车,却被王思宇断然拒绝,就只能将曹凤阳以前开的车调配给王思宇。

王思宇把带来的东西摆好,刚刚坐了一会,刘海龙敲开房门,常务副县长马君寒就笑着走了进来,王思宇忙把他让到沙发上,两人闲聊了十几分钟,马君寒才笑呵呵地走了出去,王思宇对他的印象极好,此人工作很是务实,而且为人厚道,在曹凤阳最困难的时期,也没有受到钱雨农的诱惑,背叛顶头上司,王思宇尤其欣赏他这点,所以对他加力地安抚了一番。

回到办公桌边,偶然瞥到台历上的日期,竟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王思宇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仔细想想,过去的一年中,经历的事情还真不少,尤其是把青州市委书记张阳拉下马,这个最让王思宇得意,当初张阳威风八面之时,王思宇只是委办的一个小科员,相信当时不会有人会料到,张阳有天会栽到王思宇的手里,和张阳相比,钱雨农就显得有些不值一提了。

下班前,忽然接到白燕妮打来的电话,说晚上要请王县长出去吃饭,王思宇登时一愣,暗想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就笑着说:“嫂子,在家里吃不是很好,今儿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怎么想起去外面?”

白燕妮甜腻腻地道:“王县长,我们这不是打算庆祝您高升嘛,您可千万别拒绝哟。”

王思宇皱了皱眉,疑惑地道:“我们,还有谁?是嘉群回来了吗?”

白燕妮吃吃地笑了笑,摇头道:“王县长,嘉群要回来,肯定是第一时间到您那里报到,哪里会轮到我打电话,是我两个大学同学到西山来了,他们想在这边做些生意,但苦于没有门路,就想通过我结识您。”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嫂子,这倒是好事,我欢迎他们过来投资,只是你要告诉我,他们想做哪方面的生意?”

白燕妮犹豫了下,就甜丝丝地道:“是这样,他们夫妻俩以前是做餐饮业的,想承包西山宾馆,那可是政府招待所,每年的接待和会议都在那里,客源一点都不用愁,听说还有财政差额补贴哟。”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嫂子,你别听他们乱说,差额补贴早就取消了,西山宾馆收回来后,现在是机关事务局的赵副局长代管,最近想承包的人确实很多,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明年县里准备加强监督管理,狠刹公款吃喝风,西山宾馆这边肯定也要受到波及,务虚的会议可能要大量减少,招待费用也会严格控制,要想靠政府这边的投入维持盈利,估计难度不小,他们要是有意愿,可以向机关事务管理局递交方案竞标,这件事情上,我是不会打招呼的,不过你放心,他们在西山做生意,如果有哪个部门敢卡、拿、要,索要贿赂,你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严肃处理他们。”

白燕妮听了直乍舌,就拿着手机走到远处,小声说:“王县长,那我就不给您添麻烦了,刚才是他们催得太急,要是不当着两人的面打这个电话,他们两口子会怪罪我的,您千万不要生气哟。”

王思宇微笑道:“嫂子,明白,那这顿饭我就先不去了,免得吃人家的嘴短。”

白燕妮低声笑道:“王县长,我知道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会都推掉的,省得让您犯难哟。”

王思宇叹了口气,拿手捏住鼻子,模仿白燕妮说话的语气,轻声道:“嫂子,你理解就好哟!”

白燕妮听了,咯咯地笑了起来,低声啐了一口,说了句“讨厌哟!”随手挂断电话。

王思宇对着手机哑笑半晌,抬手看了看表,就拾起桌上的车钥匙,推开房门,对刘海龙嘱咐了几句,慢悠悠地下了楼,开着奥迪车驶出大院,赶往玉州,瑶瑶已经放出狠话了,这周要是再看不到舅舅,就要与王思宇断绝“父女”关系,面对瑶瑶的威胁,王思宇只好乖乖投降了。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