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七十七章 失策

和柳媚儿厮混了一上午,中午吃过饭后,王思宇意外地接到了隐湖集团老总齐凡东打来的电话,约他一起喝茶,地点就是原来的大富豪娱乐广场,自从被隐湖集团收购后,大富豪娱乐广场已经被更名为飞翔宫娱乐大世界,经营项目还是KTV歌舞、健身美容、洗浴桑拿等娱乐项目,但王思宇也曾有所耳闻,此处也是玉州三大地下赌场之一,只是做得很是隐秘,没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是决计进不了那个圈子的。

齐凡东似乎是已经得知了西山县发生的变化,在电话里的语气很是客气,而两亿元的投资项目非同小可,若是能够落户西山,自然是件大好事,王思宇自然很痛快地答应下来,下午一点半钟,他把车子开到娱乐城对面的一家大型超市门外停下,步行来到娱乐城的门口,这时还不到黄金营业时间,但各种豪华轿车依旧站满了车位,门口不时有穿着各式名牌服装的男男女女进出,生意很是兴旺。

进了大堂,王思宇刚刚摸出手机,要给齐凡东打过去,却发现了一位熟人正笑容满面地走过来,正是那位代表隐湖集团与他谈判的李组长,他走到王思宇的面前,低声道:“王县长,欢迎你的到来,齐总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

王思宇笑了笑,从李组长的称呼与笑容里,他看到了一些曙光,看来隐湖集团对于投资西山的决心很大,并没有因为谈判中出现的一些变故而发生重大转变,这更加坚定了他紧守底线的信心,王思宇跟在李组长的身后,穿过一道侧面,来到后院,面前出现几栋欧式洋房,两人进了左边的那栋楼前,李组长就停下脚步,笑着说:“王县长,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这栋楼是齐总会见特殊客人用的,公司员工一律不得进入,齐总在三楼等您。”

王思宇微微一笑,摆手道:“这个齐凡东,真是故弄玄虚。”

李组长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吭声,王思宇和他再次握了手,转身走了进去,却见屋子里装修得的确不凡,精致奢华到了极点,他顺着楼梯来到三楼,却见齐凡东已经拄着那根黝黑发亮的手杖,站在门口守候了,他依旧是那身唐装,只是脸上戴了一副无框眼镜,显得更加斯文儒雅了些。

两人站在门边寒暄了几句,齐凡东便将王思宇让进屋内,进了屋子,王思宇举目四望,却见这间房间装修的风格就有些复古了,倒和廖景卿家有些类似,只是他的装修风格更加贴近于晚清大富之家的样式,屋内琴棋书画俱全,屏风上的山水画已经退了色,只轻轻一瞥,就知道此物年头已久,不是现代生产的家私。

屋内各处布置得古色古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墙上除了字画雕刻之外,还挂着几幅齐凡东和省内主要领导的合影,这让王思宇颇为不以为然,看来这位儒商的骨子里面还是爱慕虚荣多些,他对于国学的喜好,也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单这几幅照片,就破坏了屋子里原有的氛围。

齐凡东早已煮了茶,王思宇坐在他的对面,两人举了茶杯各自抿了一口,齐凡东就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感慨万千地道:“王县长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只十几天的功夫,西山风云变幻,钱雨农那位堂堂的县委书记,在风头正劲的时候,却被王县长硬拉下马,真是厉害,厉害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放下茶杯,摇头道:“齐总,真相在穿鞋的时候,谣言已经跑满全城了。”

齐凡东“哦”了一声,露出洗耳恭听的表情,饶有兴趣地望着对面的王思宇。

王思宇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你可能是误会了,外面的传闻并不属实,钱书记虽然犯了错误,被省纪委追究,但和我本人没什么关系。”

齐凡东淡淡一笑,摆手道:“王县长,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不必谦虚了,王县长有勇有谋,杀伐果断,在华西省内来看,这样的政坛新锐也不多见,假以时日,必将大有作为,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思宇笑了笑,摸起紫砂壶倒了杯茶,心平气和地道:“齐总,您这位玉州商界精英,似乎对官场发生的事情很关心啊。”

齐凡东望着紫砂壶中升起淡淡的水雾,摆手道:“王县长,既然你能进这间屋子,我也就不把你当外人看,在国内做生意,不能只在商言商,那样就落了下乘,只有识大势,顾大局,讲政治,才能真正发达起来,历朝历代,大凡有所作为的商人,哪个都离不了官员的帮助,商场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诸多算计,要是放在官场上,那就有些不值一提了,我齐某人经商之道,就是多和官场上的精英合作,大家一起发财。”

王思宇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摸着茶杯沉吟道:“齐总,恕我直言,你们隐湖集团之所以在国外吃了亏,就是因为总在国内走惯了捷径,到外面变了游戏规则,所以适应不了竞争,做企业还是要扎扎实实做好内功才好,和官员走得太近,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例子比比皆是,齐老先生还要注意啊。”

齐凡东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拄着拐杖在客厅里挪了几步,轻声道:“王县长,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只是隔行如隔山,我们走过的路不同,要想说服对方,恐怕都有难度,你托李组长代转我的那句话,我已经收到了,这次请你来,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大家以后优势互补,一起发展,我在华西省有很多政界商界的朋友,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引见你们认识一下,经商也好,做官也好,总归是圈子越大越好嘛,我还是那句话,在国内,商业可以和体育结合,可以和文化结合,但最重要的就是和政治结合,没有政治根基的企业做不大,就算做大了,还是要和政治结合,你没见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有时都会带着一大批企业家吗?说一千道一万,商人从来都是要和官员处好关系的,这个道理,几千年都没变过,以后也不可能变。”

王思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点头道:“齐总,早就知道你在玉州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当初我也听过一些,据说齐总以前在股市里风云叱咤,交到了不少好朋友,一些官员甚至因为你给出的内幕消息,赚得钵满盆足,他们对于齐总的事业,一定是会大力支持的,但我已经讲了,只要在西山县,就一定要按规矩来办,指望我牺牲西山县的利益,来为隐湖集团谋福利,那是不可能的,就算照片上那几位神仙下来,我也不会妥协。”

齐凡东微微一怔,瞄着画上的几位省委领导,笑着摇摇头,摆手道:“王县长,你误会了,我是不会以势压人的,在官场最忌讳拿上面的人来要挟,这个规矩我齐某人还是懂的,我们今天只谈交情,不谈生意。”

王思宇冷冷一笑,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口茶水,就笑着说:“没关系,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不怕压,我想在西山干点实事,如果齐总能有远见之明,那大家可以在一起合作双赢,你们发财,西山县的经济发展也能提速,这是大好事,要是总想着钻空子,占便宜,大家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齐总很忙,我也很忙,只谈交情是不可能的,我今天过来,就是谈生意来的,投资的事情谈不拢,我扭头就走,就不耽误齐总的时间了。”

齐凡东摆了摆手,走到一排书架边上,摸起一副卷轴,缓缓地走了回来,笑着坐下,将卷轴递到王思宇的手里,轻声道:“王县长,你别急,生意的事情先放一放,周末嘛,放松一下,我可是上岁数的人了,总是忙生意,身体会吃不消的,前段时间得了一幅画,请王县长鉴赏一下。”

王思宇接过画轴,徐徐打开,却见是一副水墨山水画,构图大势逼人,笔墨法度严谨,意境清远高旷,颇有大家风范,他低头看了下落款,见到“晚楼”二字,就笑着道:“果然是好画,这般大气,原来是顾老的作品,齐总倒是有手段,顾老现在的作品很是走俏,只可惜他近年来身体欠佳,已经很少动笔作画了。”

齐凡东笑着道:“王县长,顾老不见得真是身体不佳,画家的画从来都是越少越值钱,多了就不珍贵了,自从顾老宣布封笔后,他的画价连续走高,那幅最出名的《玉壶关山月》,在香港苏富比春拍出三百八十万的高价,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很聪明的商业行为。”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吭声,目光流连在奇石怪树水墨云烟之间,确实有种心旷神怡之感,顾老曾任过华大的客座教授,在华大图书馆里,也收藏着他的一幅作品,只是平时很少向外展出,只有重要客人来访时,才会挂出来,也是当成宝贝一样珍藏,只是王思宇倒没有想到,他的画竟有这样值钱,看来国画虽比不上油画通行,但还是极有市场价值的。

齐凡东摸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茶水,继续道:“顾老是华西书画艺术界的泰斗,他的画向来都很难求,我有幸通过朋友,从他那里求了这幅早年的作品,据说收藏价值很高,王县长要是喜欢,就借花献佛,送给你好了。”

王思宇摇了摇头,把画卷缓缓合上,送到他手里,喟然叹息道:“齐总,为了每天都能睡个安稳觉,你就不要给我再出难题了,你要真是一掷千金的豪爽,就在西山建两所希望小学吧,最后那次谈判达成的协议,我再退一步,给你们让些政策出来,这已经是底线了,不能再松口子了。”

齐凡东摸着下颌注视王思宇良久,点头道:“王县长,你是个好官,这样吧,就按照钱雨农给出的协议来签合同,我给西山县修建两个希望小学,此外,每年拿出三十万来,作为一笔特殊资金,支持你们西山搞建设,怎么样?”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齐总,那我们就没有办法谈下去了,恕我有事,不能相陪。”

说完后,他站起身子,缓缓向门外走去,齐凡东叹了口气,从后面追了出去,苦笑道:“王县长,请留步,那就按你的意思来办,但明年三月份一定要开工建设,不能延误,外方催得很急,公司这边压力很大。”

王思宇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递过手去,笑着道:“齐总,那真是太好了,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齐凡东无奈地握了手,叹气道:“王县长,不妨把实话告诉你,本来我是打算派人再到其他地方转转,但外方执意不肯,只好向你妥协了。”

王思宇心知肚明,肯定是唐婉茹通过史密斯夫妇向他施加了某种压力,心里不禁暗自庆幸,就握着他的手用力地摇了摇,笑着道:“齐总,三年后回头再看,相信你一定不会后悔现在做出的选择。”

齐凡东无可奈何地耸耸肩,点头道:“但愿如此,本来还在二楼给王县长准备了一名佳丽,现在看也用不着了,真是可惜,不过西山有你这样的官员治理,相信不会发展得太慢,我就下了这个赌注,看能不能搭上快车。”

王思宇哈哈一笑,松了手,沉声道:“齐总放心,咱们肯定会双赢的,现在不必把话说得太满,以后再来印证,请留步。”

齐凡东嘴角勾出一抹苦笑,转身进了屋子,拿手杖敲了敲茶几,颓然坐在竹椅上,“唰”地打开一把折扇,轻轻挥了挥,皱着眉头道:“李峥绰倒是说对了,果然是块难啃的硬骨头,现如今还有这样的官,倒还真是稀罕了。”

王思宇瞄着他回了屋子,就慢吞吞地挪到二楼,轻轻推开一扇虚掩的房门,却见里面云蒸雾绕,中间的水池里,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正在擦拭身体,虽看不到正面,但只从晶莹玉润的后背上来看,就能猜得出,定然是个姿色不凡的尤物,王思宇偷偷瞄了半晌,暗自吞了口水,回头向楼上望了一眼,低声感慨道:“齐凡东啊,齐凡东,你真是失策,要是早用美人计,说不定我早就举手投降了……”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