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八十四章 窝边草(上)

进了客厅,王思宇把夜宵放在桌子上,将饺子和稀粥放好,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挽起袖口,走到沙发边坐下,招手笑道:“嫂子,你一定饿坏了吧,快过来吃东西。”

白燕妮“嗯”了一声,却没有走过来,而是转身去了浴室,先洗了手,过了几分钟,她才袅娜地推开房门,走到王思宇的对面款款坐下,羞惭惭地摸起筷子,夹了蒸饺,送到嘴边,只吃了一小口,便媚眼如风,轻飘飘地瞟了王思宇一眼,惴惴不安地道:“王县长,您刚才是出去买夜宵了吗?”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没有吭声,对着饭盒里的饺子发起了猛攻,吃得津津有味。

白燕妮蹙着眉头,伸出纤纤玉手,拢了下胸前的秀发,嘴唇微动,却是欲言又止,她把一个饺子吃完,喝了几口粥,就放下汤勺,若有所思地道:“王县长,在昏迷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您在客厅里说海龙出事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哟?”

王思宇微微一怔,旋即明白,想必白燕妮那时已经苏醒了,但两人当时口口相对,极度暧昧,她是为了避免尴尬,才故意做出熟睡的样子,不然,哪里会听清自己与庄俊勇之间的对话,想到这里,王思宇无声地笑了笑,低声道:“没什么,海龙在家里喝醉了酒,不小心跌伤了,我去医院看看他。”

“是这样啊,他伤得严重吗?”白燕妮的表情忽地变得紧张起来,俏脸上阴晴不定,有些吃惊地问道。

王思宇抬起头来,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摇头道:“没事的,只是扭伤了手腕,你不用担心。”

白燕妮“噢”了一声,就不再吭声,不停地拿白皙的手指缠绕着胸前的发丝,秀眉紧锁,愁容满面,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过了半晌,见王思宇把夜宵打扫干净,她才恍惚一笑,收拾了一番,又拿着电水壶走进厨房,接了水,将电源插上,就站在窗前发呆,过了七八分钟的功夫,水壶里响起一阵阵“呜呜”的响声,她却浑然未觉,依旧神色黯然地望着窗外某处。

王思宇忙扭头喊道:“嫂子,水烧好了。”

白燕妮这才如梦方醒,手忙脚乱地拔掉电源,沏了杯茶端过来,有些难为情地道:“王县长,真不好意思哟,刚才走神了。”

王思宇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摸着茶杯沉吟道:“嫂子,有心事?”

白燕妮嫣然一笑,拂了下胸前的秀发,甜腻腻地道:“没有,只是觉得菜窖太危险了,下次拿菜可要当心些哟。”

王思宇点点头,呷了一口茶水,笑着说:“是啊,差点就上不来了,这要是明儿早晨被人发现,说不定会被传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咱俩可成了同命鸳鸯了,我就变成绯闻县长了,不知要被多少人嫉妒。”

白燕妮羞怯怯地笑了笑,又拿水汪汪的眼睛瞄着王思宇,甜丝丝地道:“绯闻县长您好,我是新华社的记者白燕妮,现在要问您一个问题,您当时怎么会想着进菜窖呢?”

“当时?”

王思宇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茶杯,慢吞吞地摸出一支烟来,在鼻端嗅了嗅,拿着火机点燃后,吸了一口,才漫不经心地道:“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慌慌的,一点也不踏实,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像鬼迷心窍一样,就下了菜窖,没想到进去就被放倒了,白记者,我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白燕妮莞尔一笑,腮边飞上一抹桃红,柔声道:“非常满意!”

王思宇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望着白燕妮笑魇如花的俏脸,缓缓地吹了过去。

白燕妮咳嗽了两声,抬手挥了挥,斜眼乜了王思宇一眼,便低下头,轻柔地摆弄着一对兰花般漂亮的手掌,目光陡然落在左手无名指的钻戒上,笑容便在瞬间凝固,过了半晌,她才幽幽地叹了口气,抬头在四处望了望,期期艾艾地道:“王县长,还是我睡沙发吧,您回卧室休息就好了哟。”

王思宇笑着摆了摆手,从沙发上站起,走到卧室里,翻出一件V领的白色T恤衫,一件蓝色的大裤头,抱着走出来,丢到白燕妮的怀里,笑着说:“嫂子,我还要写些稿子,要很晚才能睡,你先去洗澡休息吧,不必管我。”

白燕妮抱着衣服,羞涩地一笑,甜腻腻地道:“王县长,那我就先不打扰您工作了哟。”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望着她袅娜地走进浴室,转身站起,扶着沙发做了十几个俯卧撑,接着掏出纸笔,写起了发言稿,只是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始终静不下心来,在把签字笔丢到一边,摸起茶杯喝了几口,就心急火燎地走到衣架边,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出手机,给柳媚儿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他笑着说:“媚儿,在干嘛?”

柳媚儿捧着尖尖的下颌,低声笑道:“在写功课呐,哥,今儿太阳从西边升起来啦,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打了个哈欠道:“哥是忙啊,不然天天都给你打电话,今晚上要赶出很多稿子,怕是要很晚才能睡了。”

柳媚儿极为心疼地道:“哥,要注意身体啦,别把身子骨熬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说:“媚儿,哥要去赶稿子了,你要记着,凌晨一点钟左右,给哥来个电话。”

柳媚儿好奇地道:“那么晚打什么电话嘛?”

王思宇笑着解释道:“工作太晚了,脑子过于兴奋,容易睡不着觉,和你聊天放松,很快就能睡着了。”

柳媚儿吃吃地笑了几声,就点头道:“哥,你放心吧,晚点给你打过去,可是我在宿舍里,不能吵到别人,声音会很小的。”

王思宇低声道:“没关系,声音越小,催眠效果越好,记得打卧室里的座机,手机充电器忘在办公室了,快没电了。”

柳媚儿哼了一声,就娇嗔地道:“知道啦,哥,你快去忙吧,晚上再聊。”

说完后,冲着手机听筒“啵”了一声,笑嘻嘻地挂断电话。

王思宇向浴室的方向瞄了一眼,从桌上摸起一面小镜子,照了照,苦笑着摇摇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也不是什么好兔子。”

二十分钟后,仍然不见白燕妮走出来,王思宇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就坐在沙发上,摸起一张报纸,在上面戳了两个小孔,倚在沙发上,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报纸虽然翻得哗啦啦响,目光却始终透过小孔,盯着浴室的方向看,白燕妮出浴的样子,一定更加娇艳,这等偷窥的天赐良机,那是决计不能错过的。

又过了一会,水声终于停了下来,房门被轻轻推开,就见白燕妮那高挑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的秀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肩头,发丝间仍带着一股潮湿的水汽,让她看起来,愈发显得温婉秀丽。

经过沐浴之后,她的肤色更加雪白晶莹,那修长秀美的脖颈之下,是一片滑腻如脂的肌肤,再往下,就是那道白嫩幽深的乳沟,在高耸的双峰间若隐若现,让人浮想翩翩,她出了浴室后,没有稍作停留,只是轻轻一晃,就飞快地闪进了卧室,把房门轻轻关上。

白燕妮进了屋子以后,王思宇怦怦狂跳的心房才渐渐安定下来,他摸起签字笔,笑着摇摇头,就开始专心写稿,过了十几分钟,房门又被推开,白燕妮探出头来,有些难为情地道:“王县长,要不还是您在卧室里睡吧,只有一床被子,您在沙发上怎么睡啊?”

王思宇没有抬头,故作镇定地道:“没关系,不用管我,你早点睡吧,今晚上的稿子太多,说不定要干个通宵。”

白燕妮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床前,抱着锦被走了出来,来到沙发边上,将被子轻轻放下,柔声道:“王县长,被子给您放这了,夜里小心着凉,我那留着褥子就好。”

王思宇停下笔,抬头望着面前窈窕婀娜的美艳少妇,把笔轻轻放下,抱了锦被,塞到她的怀里,摇头道:“嫂子,快拿回去,我说不用就不用。”

两人推搡了几下,王思宇将被子裹在她的身上,一把抱起她,抬腿就往卧室里走,白燕妮一时间惊慌失措,双腿连蹬带踹,挣扎着哀求道:“王县长,您这是要做什么哟,快放我下来哟。”

王思宇把她轻轻放到床上,柔声道:“听话,快点睡吧,别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

白燕妮忙把头转到一边,羞惭惭地道:“我没有胡思乱想哟。”

王思宇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你再不赶紧睡,我就要胡思乱想了,小心兔子一发昏,吃了你这株长在窝边的仙草。”

白燕妮吃吃地笑了笑,点头道:“那好,王县长,您也早点休息,可别累坏了身子哟。”

王思宇微微一笑,随手关上灯,转身走了出去。

望着房门轻轻关上,白燕妮终于放了心,把被子盖好,望着棚顶怔怔地发呆,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幽幽道:“怪不得那天冯晓珊态度那样恶劣,嘉群啊,你太让我失望了哟。”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