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一百零二章 法海啊法海

几天后的下午,阴霾的天空中下着毛毛细雨,白燕妮身穿一件皮衣,在徐子琪的陪同下,与钟嘉群一同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当工作人员手持剪刀,将两人结婚证上的照片“咔嚓”一声剪断的时候,她心如刀绞,霎时间泪流如雨,在徐子琪的搀扶下,艰难地走出婚姻登记处。

钟嘉群呆呆地站在原地,想追出去,却只奔出几步,就停了下来,掩面蹲了下去,过了许久,他才拖着灌了铅的双腿,走出西山县民政局的办公大楼,下了楼后,却见白燕妮已经坐上小车缓缓驶远,钟嘉群在雨中伫立良久,直到衣裳湿透,才开着白色的面包车离开。

下午开完了会,王思宇端着茶杯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细密的雨丝,有些心乱如麻,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快到三点半了,就和秘书郑辉打了招呼,提前走出办公室,出了政府办公大楼,开车返回老西街,将车子停在大院后,他径直走到西厢房的屋檐下,轻轻敲了敲房门。

徐子琪推开房门,把他让了进去,指着坐在床上发呆的白燕妮,愁眉不展地道:“没办法,她就是作践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目光从白燕妮的身上移开,落在床头柜上的面碗上,轻声道:“子琪姐,你先回去吧,我来劝劝她。”

徐子琪犹豫了下,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墙边,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披上,系好扣子,苦笑道:“好吧,那我先回去了,有事你打电话。”

王思宇默默地点了点头,望着徐子琪推门出去,坐上小车驶出大院,轻轻吁了口气,缓缓来到床边坐下,摸起面碗,拿筷子挑了面条,送到她的唇边,轻声道:“燕妮,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听话,先少吃点。”

白燕妮摇了摇头,神色落寞地道:“王县长,我真的吃不下去哟。”

王思宇皱了皱眉,低声喝道:“吃不下去也得吃,你自己不振作,没人替你坚强,饿坏了身子,乐乐怎么办?”

白燕妮娇躯一颤,拿手捂住脸,依旧摇头道:“心里面有火,真的吃不下哟。”

王思宇无奈,只好把筷子放下,将面碗重新放到床头柜上,伸手把她揽在怀里,温柔地道:“哭吧,把心里的委屈都哭出来就好了,现在就当我不存在,痛痛快快地哭一次。”

白燕妮点了点头,把头靠在王思宇的肩膀上,拿手捂了嘴,默默地流泪。

过了许久,王思宇扳过她的肩膀,望着她那张凄艳的俏脸,低声道:“出去转转吧,总闷在家里不行。”

白燕妮摇头道:“我哪都不想去哟。”

王思宇拍了拍她的后背,耐心地劝道:“燕妮,你们公安局的万局长可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总不去上班,刑侦大队的同志们士气低落,办案都没精神头了。”

白燕妮抬手抹了下眼角的泪痕,悄声道:“你骗人,他不会这样和你说哟。”

王思宇笑着道:“为什么?”

白燕妮没有吭声,过了半晌,才轻声道:“你先回去吧,我想安静一下。”

王思宇摇头道:“那也成,你把面条吃了我就走。”

白燕妮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好烦人哟。”

说完后,她转身躺下,拉过被子,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眼泪扑簌而下,打湿了红色的鸳鸯枕巾。

王思宇点了一根烟,站在窗前,轻声道:“燕妮,想不想知道我当初是怎么捡到钻戒的?”

白燕妮没有回答,而是把被子向上拉了拉,蒙住俏脸。

王思宇闷头抽了一支烟,就把烟头掐灭,丢到门外,转身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把白燕妮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白燕妮轻轻摇了摇身子,低声抗议道:“干什么哟,快放我下来。”

王思宇停下脚步,笑着说:“总在房间里闷着,太压抑了,对你身体不好。你不听话,我只好来硬的。”

白燕妮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真拿你没办法,抱我回去,还没穿袜子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抱着她返回床边,轻声道:“燕妮,你乖点,要听话。”

白燕妮点了点头,将两条黑色的丝袜套在优美的小腿上,穿了纤细的高跟鞋,走到镜子前,梳理了下秀发,又上了淡妆,伸手从衣架上取了皮衣,穿在身上,迟疑道:“去哪里哟?”

王思宇拉了她的手,走出门外,把房门锁好,就领着她上了车,发动奥迪车,缓缓驶出大院,穿出巷子,向县城的中心地带驶去,十几分钟后,把车停在商业街上,抬手指着一家门面很大的综合超市,轻声道:“燕妮,你还不知道吧,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在这里。”

白燕妮愣了一下,转头望向王思宇,蹙着秀眉,疑惑地道:“在这里……我不记得啊?”

王思宇笑了笑,柔声道:“走吧,一起上去逛逛。”

白燕妮嗯了一声,推开车门走下去,两人走进超市,沿着扶梯上了二楼,上面的顾客很少,只有一对中年夫妇,正在货架前挑挑拣拣。

王思宇微笑着捡了几样东西,丢进购物车里,轻声道:“燕妮,把皮衣脱下来。”

白燕妮不知他在玩什么花样,就顺从地将皮衣脱了下来,递了过去。

王思宇将皮衣搭好,推着购物车向前走去,夸张地摆动着屁股,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白燕妮忽地忆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来,不禁莞尔一笑,就咬着嘴唇,跟在他的后面,来到洗手池边,轻声道:“讨厌哟,人家走路哪有那么难看。”

王思宇呵呵一笑,拧开水龙头,洗了手,低声道:“不但不难看,反而特别好看,我就喜欢你走路的样子,实在是优雅迷人。”

白燕妮轻吁了一口气,拂了拂胸前的秀发,摇头道:“也没有那么好看。”

王思宇关了水龙头,擦了手,转过身来,低声道:“可惜啊,那天没看到正脸,不过幸好过了几天,就到你家里做客,当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都觉得惊呆了,你美得令人窒息。”

白燕妮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来,柔声道:“王县长,你不用哄我开心了,哪有那么夸张。”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不是夸张,实话实说而已。”

白燕妮抬起头来,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就微笑道:“戒指是在水池边找到的吗?”

王思宇摇头道:“不是,跟我来。”

他取了皮衣,交到白燕妮的手里,拉着她往前走,白燕妮却摇头道:“松手哟,小心被人看见。”

王思宇笑着说:“不怕。”

白燕妮挣脱了左手,轻声道:“你不怕,我可怕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副墨镜,挂在鼻梁上,轻声道:“这回成了吧?”

白燕妮妩媚地一笑,摇头道:“还是能看出来。”

王思宇挽了她的手臂,向前走去,那对中年夫妇恰巧走过来,就停下脚步,望了过来。

白燕妮有些惊慌,忙把俏脸移到一边,拿胳膊肘轻轻撞了王思宇一下,低声道:“有人在看。”

王思宇呵呵笑道:“帅哥靓女,走到哪里都有人看,怕啥。”

白燕妮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人言可畏哟,哪能不怕。”

两人下了楼,出了超市,来到不远处的电线杆下,王思宇指着地面的瓷砖道:“就在这里发现的。”

白燕妮蹙眉想了半晌,就点头道:“是了,很有可能,那天晚上乐乐闹得厉害,老太太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回去,我有些慌,走得匆忙,应该是关车门时刮掉的。”

王思宇微笑道:“那天晚上,我在电线杆上和超市两边都贴了纸条,在上面留了手机号码,你为什么没有打?”

白燕妮摇头道:“我只去超市问了,老板说没有见过,就去别的地方找,没有想到会有人联系我,如今这世道,拾金不昧的人越来越少了。”

王思宇向前走了几步,笑着说:“没想到啊,天下间竟有这样巧的事情,我都不敢相信,会是你丢的。”

白燕妮抬起左手来,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钻戒,神色黯然地道:“捡到了又怎么样,钻戒虽然找来了,婚姻却丢掉了。”

王思宇转过头来,见她满是忧伤的俏脸,有些心疼,忙走过去,握紧她冰凉的小手,低声道:“陪我到前面吃点东西吧,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那样太愚蠢了。”

白燕妮含泪摇了摇头,咬着手指沉默半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喃喃道:“也不都是他的错,我平时粗心大意的,对他不够体贴。”

王思宇拥住她,轻轻在她后背上拍了拍,低头道:“好吧,那咱们到歌厅里唱几首歌,我还从没听过你唱歌呢,走吧。”

白燕妮嗯了一声,轻轻推开王思宇,抬手拢了下秀发,伤感地一笑,怅然道:“好久没唱歌了,只怕唱不好,你会笑我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揽了她的腰,缓缓向前走去。

白燕妮依偎在他的怀中,悄声埋怨道:“你啊,胆子太大了,要是被人看见,你王县长的名声就全毁了,不知要惹出多少麻烦。”

王思宇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若无其事地道:“是啊,抱着西山县第一大美人逛街,压力很大,不知会被多少人嫉妒。”

白燕妮“扑哧”一声笑了,抱紧了他的胳膊,幽怨地道:“还是先去吃饭好了,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唱歌哟。”

王思宇如释重负地笑了笑,低下头去,嗅着她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秀发,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白娘子真是不好哄。”

白燕妮啐了一口,俏脸绯红地道:“哪个是白娘子,不要乱说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继续道:“你最好乖点,不然老衲就拿金钵收了你。”

白燕妮哼了一声,有些娇嗔地道:“不是早就被你收了嘛,法海啊法海,你这坏和尚,真是讨厌哟……”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