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五十一章 暗流

似乎是一愣神的功夫,又好像是过了极漫长的时间,在少妇的一声低吟中,已经到了最要紧的时刻,王思宇的心中却突地一跳,猛然清醒过来,这女人是决计碰不得的,他忙把双手从少妇腰间收回,皱眉喝道:“不可!”

少妇浑身打了个激灵,腮边还带着一抹红晕,她转过头来,疑惑地望着王思宇,迟疑道:“王书记,您放心,我嘴巴很严,不会出去乱说。”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她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接着绕过茶几,弯下腰,伸手将地板上的旗袍拾起来,轻轻抛了过去,又把茶几上的钞票装回她的挎包,轻声道:“你啊,不要白费力气了,这种涉及到买官卖官的案子,最为严重,就算是省委书记都没办法干预的。”

少妇心里一凉,呆呆地抱着粉红色的旗袍,脸上露出伤痛欲绝的表情,半晌,才喃喃地道:“王书记,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王思宇把茶几上的钱都放进黑色的挎包,拉上锁链,起身望了她一眼,轻声道:“他如果能老实交代问题,有重大立功表现,还是可以争取主动的,机会掌握在你们自己手里,不要再走弯路了。”

那少妇也是见过场面的,知道事不可为,很快冷静下来,忙穿了旗袍,拾起挎包,走到门边,转过头来,红着脸道:“王书记,抱歉,打扰您了。”

“慢走,不送了。”王思宇微微皱眉,摆了摆手,望着少妇走了出去,不禁叹了口气,这少妇倒有几分姿色,刚才的一番诱惑,极为惹火,搞得他心旌涤荡,难以自持,可一旦把持不住,和她发生了那种关系,就会陷到这桩案子里,没那么容易撇清了。

喝了几口茶水之后,忽地感觉异样,低头望去,睡裤上却已经湿了一小片,足见那妇人也是极为敏感的,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已经起了反应,多半也是经不起这种强烈的刺激,若是在沙发上云雨起来,想必会别有一番滋味。

想到这,他隐隐觉得有些可惜了,这送到嘴边的肉,却吃不得,还是头一遭,王思宇自哀自怨地感慨了一番,他把睡衣脱了下来,丢到洗衣机里,又冲了冷水澡,把心头的邪火散掉,就慢悠悠地出了浴室,关掉客厅的壁灯,转身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难以入眠,王思宇索性翻身坐起,打开台灯,从床头柜上摸起那本线装小册子,打开第一页,看到“戒淫邪”三个字,竟然有些愣神,回味着当日在青云庵中的情形,就暗自琢磨着,那位妙可大师果然很邪门,赠书之举,算不算是一种示警呢?

翻着泛黄的书页,王思宇仔细读了起来,这里都是些佛经记载的小故事,大都有些荒诞不经,却又非常有趣,发人深省,与儒家所宣扬的“存天理,灭人欲”的道理大有相通之处,他看了一篇劝人戒酒的小故事,就觉得极有嚼头。

故事讲的是,从前有位居士,在受了五戒以后,本来一心清净,乐善好施,广受邻人称赞,只是一天,他从外地回到家里,觉得口干舌燥,就想喝水,却错把一壶酒拿了过来,已经喝了一口之后,他才知道喝的是酒,不过因为当时太过口渴,索性就破了戒,一股脑地喝了下去,结果,很快就有些熏熏欲醉了。

凑巧的是,正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邻居家的一只鸡跑了过来,居士喝了酒,腹中饥饿,就摸了菜刀,把鸡杀了当下酒菜。

而酒足饭饱之际,邻居家的漂亮太太却来敲门找鸡,他一时兴起,就把对方按倒在地,行了好事。

事发之后,被邻居告到官府,他心生恐惧,就开始撒谎,辩称没有干过这些坏事。

故事下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上面写着:

一个本来守着清净心的居士,仅仅因为意外喝了酒,就犯了杀、盗、淫、妄四条根本戒,殊为可惜,修行者应戒之,妙可。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了一支签字笔,在这行字下面划了波浪线,提笔写道:“大师错了,居士心中有鸡、有漂亮的邻居太太,唯独缺的就是一壶壮胆的酒,欲望需要化解,但不能勉强抑制,否则压得越狠,弹得越高。”

写完之后,他嘴里叼着签字笔,正往下翻时,枕边的手机剧烈地震动了起来,王思宇把小册子丢到一边,摸起手机,翻出那条短信,却见是张倩影发来的,上面写着:“小宇,睡了吗?”

王思宇笑了笑,赶忙回道:“还没呢,在看书。”

短信发过去没多久,悦耳的铃声就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后,张倩影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宇,我刚刚从医院回来。”

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道:“怎么,老爷子的身体又出了状况?”

张倩影叹了口气,幽幽道:“爷爷还好,是咱爸,他在书房昏厥了,还好发现得及时,送到医院,总算是抢救回来了,全家人都松了口气,这件事情还没敢告诉爷爷呢!”

王思宇愣了半晌,心里百感交集,迟疑着道:“怎么会那样严重?”

张倩影拂了拂秀发,走到窗边坐下,叹息道:“可能是压力太大了些吧,回来的路上,听财叔说,最近京城里出了很多事情,咱爸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王思宇沉默了下来,他闭了眼睛,于春雷的脸孔出现在脑海之中,有严肃冷峻的,也有伤感忧郁的,还有慈祥微笑的,都重叠在一起,在眼前轻轻晃动,他此刻的心情极为复杂,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半晌,才轻声道:“既然病情严重,就要早点做手术,这样拖下去总不是办法。”

张倩影向窗外望了望,悄声道:“不敢呢,咱爸要是做了手术,至少要休养半年,这半年时间,只怕会让人钻了空子,再回来时,可就难了。”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道:“实在不行,就早点退下来嘛,硬撑着干什么。”

张倩影苦笑着说:“咱爸的脾气执拗,没人能劝得了。”

王思宇登时觉得头痛,叹息道:“这样吧,明儿我打个电话过去。”

张倩影“嗯”了一声,悄声道:“说话小心些啊,千万别顶嘴。”

王思宇轻轻点头,微笑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又聊了几分钟,就挂断电话,王思宇关了台灯,却点了一根烟,闷头吸了起来,过了半晌,才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拿被子捂了脑袋,沉沉地睡了过去。

上班之后,王思宇召开了委员会,听取了几位纪委常委对近期工作的汇报,回到办公室之后,又和祝文秀聊了半个小时,交代了一些任务。

祝文秀出门后,他摸起了手机,进了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坐在床头拨通了于春雷的电话,王思宇深吸了口气,稳定好情绪,尽量以平静的语气道:“于书记,你好,身体好些了吗?”

“我很好,不用担心。”于春雷的语气很沉稳,从声音里,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感情波动。

王思宇皱了皱眉,不知为什么,心头竟生起一股无名之火,有些生气地道:“不行就做手术吧,这样拖下去,只怕会越来越严重。”

电话里传来于春雷爽朗的笑声,半晌,他才缓和了语气,轻声道:“小宇,你打电话过来,我很高兴,手术的事情,再放放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王思宇叹了口气,皱眉道:“京城那边出了状况?”

于春雷缓缓下了床,握着手机走到窗边,忧心忡忡地道:“不只是京城,渭北省那边的情况更严重些,你李叔叔顶不住了,怕是要提前退下来了。”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他知道,于春雷口中的李叔叔,就是渭北省的省委书记李宗堂,此人也是于家最为倚重的封疆大吏,他的提前退休,必将打乱于家的原有部署,甚至会对京城的格局产生直接影响。

“还是陈家和唐家在背后捣鬼?”王思宇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京城的时候,他曾经听于佑江提起过李浩辰案的一些情况,也知道,在渭北省内,与李宗堂对抗的就是这两家的重量级人物。

于春雷咳嗽了几声,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淡然道:“是啊,咄咄逼人,他们两家最近动作很大,在上面也得到了强力支持。”

“于书记,需要我做些什么吗?”尽管知道这种层次的较量,自己根本派不上用场,但王思宇还是忍不住,惴惴不安地问道。

于春雷微微一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喝了口茶水,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很认真地想了想,轻声道:“暂时还不需要,你在华西安心工作吧,真到了要紧关头,我会让财叔去找你的。”

“好的。”王思宇摸出一根烟,塞到嘴里,点了火,皱眉吸了一口,他非常清楚,于春雷这番话的用意,无疑是在安抚他,怕挫伤他的自尊心。

然而,于春雷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精神为之一震:“小宇,你要有离开华西的心理准备,如果反击还不奏效,就只能把你调过去了,有些事情,毕竟要家里人去做才放心些。”

王思宇眼睛一亮,试探着问道:“渭北?”

于春雷眯着眼睛,淡淡一笑,沉声道:“魔都!”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