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六十章 夜话

晚上九点多钟,王思宇打算离开,却被瑶瑶黏住,小家伙抱着他的大腿撒欢,又哭又闹,就是不肯让他离开。

无奈之下,王思宇只得答应留在家里住,瑶瑶这才抹了眼泪,开心地笑了起来,柳媚儿安静地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地嗑着瓜子,满脸的不高兴。

廖景卿拿了抹布,走进月亮门旁边的卧室里,整理好房间,收拾了床铺,又善解人意地拿了两个枕头摆上,忙完之后,她坐在床边,想起下午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心里仍旧怦怦乱跳,脸上也是一阵阵地发烧。

半晌,她轻轻吁了口气,回到客厅,坐在镜子前梳理了秀发,平复下心情,待脸色恢复正常,就走到沙发边,拉着柳媚儿进了书房,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王思宇当起了超级奶爸,跟着瑶瑶唱了十几首儿歌,又讲了几个小故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瑶瑶哄睡,他抱着瑶瑶回到房间,把小家伙放在床上,拉了被子盖上,站在旁边笑了笑,就悄悄推开房门,转身走了出去,直接去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王思宇裹了浴巾走出来,回到房间,见柳媚儿已经趴在床上,双手捧腮,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书。

他笑眯眯地走过去,把书丢到旁边,钻进被子里,伸手抱了柳媚儿柔软的身子,悄声道:“媚儿,刚才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生气了?”

柳媚儿撇了撇嘴,有些委屈道:“怎么敢呢,瑶瑶可是你的心头肉。”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手放在她香臀上,揉捏了几下,轻声道:“媚儿,你也是哥的心头肉,别吃醋了!”

柳媚儿瞟了他一眼,幽幽道:“少来了,就知道拿嘴巴哄人。”

王思宇撩开她的睡袍,把手探了进去,在她滑腻如脂的纤腰上,温柔地抚摸着,淡淡地道:“媚儿,你就算要天上的月亮,哥也帮你摘下来,这可不是哄人,是真心话。”

柳媚儿红了脸,眼波如水般清澈,她拂了拂秀发,含情脉脉地注视着王思宇,悄声道:“哥,在闵江干得怎么样,还开心吗?”

王思宇笑笑,翻了个身,轻声道:“工作哪有开心的,都是忙些枯燥乏味的事情。”

柳媚儿轻轻点头,伸出右手,拉起王思宇的胳膊,枕在颈下,促狭地笑道:“哥,瑶瑶写的东西好有趣哟。”

王思宇嘿嘿一笑,摇头叹息道:“那个小淘气,总能搞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

柳媚儿“嗯”了一声,沉默半晌,忽地莞尔一笑,探过头来,把粉唇凑到他的耳边,神秘兮兮地问道:“哥,你有过那种念头吗?”

王思宇心里怦怦直跳,却故作不解地道:“什么?”

柳媚儿斜眼瞄着他,伸出纤纤玉指,在王思宇的额头点了点,娇嗔地道:“讨厌,别装糊涂,你知道的!”

王思宇仰起头来,张开嘴巴,含住了那葱郁的手指,含混不清地道:“没有,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她可是我姐,哪能想到那方面去。”

柳媚儿撇了撇嘴,随即也翻了身子,平躺在床上,望着棚顶,把玩着一绺秀发,淡淡地道:“哥,你一定是想过的,景卿姐姐那么漂亮,气质又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你这大色狼,怎么会不想呢?”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伸出双手,把她抱了回来,一脸无辜地道:“媚儿,你怎么又乱吃醋了,让景卿姐姐知道,怕是要生气了。”

柳媚儿歪着脑袋,出神地望着王思宇,似笑非笑地道:“哥,你真没想过?”

“当然了,那还用问嘛!”王思宇随口敷衍着,心里却暗忖道:“不光想过廖姐姐,还想过小蕾阿姨,想到夜不能寐,大流口水,只不过这种事情,哥是一定要烂在肚子里的,若是讲出来,非被你拿刀砍了不可!”

柳媚儿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右手,用食指轻巧地拨弄着王思宇的鼻子,悄声道:“哥,我猜出来了,你是怕媚儿伤心,才不肯说实话的吧?”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做声,而是把胳膊从她雪白的颈下抽出来,伸手探进睡袍,把玩着她丰挺的酥胸,微笑道:“媚儿,再乱猜疑,可别怪哥不客气啦!”

“呸,讨厌,你什么时候客气过。”柳媚儿羞红了脸,脸上露出一丝烦恼之色,扭着身子哼唧道。

王思宇斜眼望去,见她神态娇憨,妩媚动人,忍不住冲动起来,轻声唤道:“媚儿,我来了。”

柳媚儿躲闪着,避开他恼人的大手,娇喘连连地道:“哥,老实睡觉吧,别再闹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翻身而起,趴在她的身上,歪着脑袋亲了过去,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先亲个嘴吧,这样总可以吧?”

柳媚儿咯咯笑着,拿手推着他的腮帮子,娇嗔地道:“讨厌,还睡不睡觉了!”

“还早呢,玩会再睡!”王思宇眉花眼笑地凑过去,噙了她的粉唇,肆意地吻了起来。

“讨厌,哥……唔……”柳媚儿半推半就地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温顺地闭了眼睛,眨动着长长的睫毛,羞惭惭地递过香舌,热烈回应着。

半晌,在意乱情迷的喘息声中,王思宇伸出右手,摸了她的内裤,轻轻向下褪去。

柳媚儿猛然惊醒,忙抓了王思宇的手腕,仓惶道:“不行,哥,现在还不成。”

王思宇正是情欲勃发,就不理她的抗议,硬是把内裤拉了下来,笑着哄道:“媚儿,别怕,其实也不是很疼的。”

柳媚儿夹紧了双腿,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柔声哀求道:“哥,你别吓我,咱们说好了的,到你结婚前夜,我一定会给你的。”

“我改变主意了!”王思宇凶巴巴地丢了这句话,就拉起她纤长的美腿,架在肩头,俯下身子,准备兴风作浪。

仓促间,柳媚儿也没了主意,只好拼命扭动着身子,颤声道:“哥,你别吓我,真的不行呢!”

正在要紧关头,房门忽地被推开,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王思宇登时慌了神,赶忙溜了下去,打开灯,苦着脸道:“瑶瑶,你怎么还没睡觉?”

瑶瑶抱着小枕头,拿手揉了揉眼睛,瘪着小嘴道:“舅舅,人家睡不着啦。”

王思宇叹了口气,伸手在被子里摸了几下,找到浴巾,缠在腰间,轻声道:“好吧,舅舅这就过去,再给你讲几个小故事。”

柳媚儿趁机也穿了内裤,抬头望着睡眼惺忪的小家伙,勾了勾手指,笑嘻嘻地道:“瑶瑶最可爱了,你可是媚儿阿姨的小救星,快过来,让媚儿阿姨抱着睡。”

“好啊!”瑶瑶甜甜地一笑,乖巧地走到床边,把枕头放下,麻利地钻进被子里,平躺在两人中间,小声道:“舅舅,你唱摇篮曲吧,要不我睡不着。”

王思宇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拿手拍着她的小胸脯,愁眉苦脸地哼了起来。

柳媚儿在旁边窃笑了半晌,也跟着他哼唱着。

瑶瑶嘻嘻一笑,伸手抱着王思宇的胳膊,闭了眼睛,轻轻吧嗒几下嘴,就不再吭声,小脸蛋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二十分钟后,见瑶瑶睡得香甜,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苦笑道:“欸,这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柳媚儿拿手掩了嘴,哑笑半晌,才哼了一声,悄不可闻地道:“瑶瑶真是个好孩子,以后我要多买些小礼物送她。”

王思宇摸着鼻子,恨恨地道:“别得意,明儿就找机会收了你!”

柳媚儿撇撇嘴,娇嗔地道:“少来了,明儿我回学校住,再不理你了,大色狼!”

王思宇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道:“那我就追到学校收了你!”

柳媚儿撅着嘴巴,不服气地道:“那我就写举报信,到省委书记那里去告你,糟蹋良家少女。”

“你去告啊,有种现在就去告!”王思宇瞪圆了眼睛,忿忿不平地道。

柳媚儿拉开被子,抬起一双纤长的美腿,在半空中挑逗地蹬了几下,娇俏地道:“你来收啊,有种现在就来收了我!”

“嘘!小点声,别让小家伙听见!”王思宇皱了皱眉,把手指放在唇边,有些不满地道,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那两条诱人的玉腿,恶狠狠地吞了口水。

瑶瑶忽然翻了个身,眨了几下眼睛,天真无邪地道:“舅舅,我都听见了呢!你们刚才为什么吵架啊?”

两人顿时无语,小家伙刚才没睡着,居然把调情当成吵架了。

沉默半晌,柳媚儿转过身子,气哼哼地道:“都怪你,竟说些疯话。”

王思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牵了瑶瑶的小手,轻声道:“乖,快点睡吧,舅舅和媚儿阿姨不吵了。”

瑶瑶却瘪着小嘴,摇头道:“舅舅,我害怕,不敢睡呢!”

王思宇微微一怔,好奇地道:“小宝贝,有舅舅在,你怕什么啊?”

瑶瑶爬了起来,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极小声地嘀咕道:“舅舅,我怕你和媚儿阿姨一起睡,会生出小孩子,到时你就不心疼我了。”

柳媚儿耳尖,听了之后,红着脸啐了一口,忙拉了被子蒙住头,在里面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思宇也是又好气又好笑,拉了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捏着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微笑道:“放心吧,瑶瑶,无论什么时候,舅舅都最疼你了。”

瑶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抱着王思宇的胳膊,又闭上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经过小家伙一番折腾,王思宇却失眠了,躺在床上,许久没有睡意,他索性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下了地,摸黑来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起来。

而此时,夜凉如水,旁边的卧室里,廖景卿身披一袭轻纱,怀中抱着枕头,娴静地坐在床头,如同一尊唯美的雕像,不知在想些什么。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