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九十六章 闵江之夜

回到闵江市没多久,就接到于佑江打来的电话,央视那位导演终于同意安排到闵江演出,档期就定在七月份,届时,会有演艺圈内许多一线明星到场,为闵江市旅游文化节造势。

只是央视那边还需要很多资料,包括闵江的相关介绍,诸如城市特色、旅游景观、历史人物,以及城市的影像资料。

虽然很清楚,在京城时,于佑江对此事只字不提,想必事情办得并不顺利,而在飞机上遇到宁露,随口提了一句,马上就收到了好消息,多半是那位宁家大小姐起了作用。

但王思宇没有点破,还是着实感谢了于佑江一番,这位公子哥虽然办事能力有限,不过还是极有热心的,想必为了这件事,也伤透了脑筋。

外人想必以为,高干子弟背靠家族势力,做事必然无往不利,可王思宇却深知,京城是天子脚下,水深着呢,即便是再有能量,也要按着规矩来。

而且官场中人,顾虑可能会多些,总要给于家少爷一点面子,体制外的一些成功人士,倒没什么顾忌了,任你是什么来头,只要有充分的理由,都可以断然拒绝,让你碰上一鼻子灰。

得知事情办妥,梁桂芝也很是高兴,在第二天的常委会上,把情况做了通报,市委书记马尚风当即拍板,市委成立专门的筹备工作领导小组,由他亲自挂帅,担任组长。

而王思宇、梁桂芝分别担任副组长,从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市委宣传部、旅游局、广播电视局等部门抽调精兵强将,把旅游文化节的活动组织好,借助此次契机,为发展闵江的旅游业开个好头。

会上还讨论了几项重要的人事任免议题,其中包括市委办公室主任赵连勇,他终于如愿以偿,被任命为老城区的区委书记,主持老城区的全面工作。

散会后,王思宇刚刚回到办公室,赵连勇就敲门进来,由衷地感谢了一番,王思宇勉励了他几句,就摸起材料,和他讨论了老城区的发展问题,直到下班后,两人才笑着走出市委办公大楼,一起去了闵江宾馆。

苏小红早就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几人边吃边聊,倒也热闹,饭后,在苏小红夫妇的诚挚邀请下,三人到了楼上的小舞厅,参加了私人舞会。

幽暗的灯光下,王思宇牵着周媛的手,走下舞池,两人拥在一起,翩翩起舞,梁桂芝坐在沙发上,笑吟吟地望着,赵连勇过来邀请她,却被她婉言谢绝,只坐了一会儿,就返回了房间。

晚上九点多钟,三人又聚在一起,梁桂芝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就转头望着王思宇,笑吟吟地道:“小宇,马尚风够可以的了,自从当了市委书记,这态度就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也开始在大会小会上谈发展旅游业了。”

“很正常,屁股决定脑袋嘛!”王思宇微微一笑,点了根烟,皱眉吸了一口,暗自叹了口气,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方案能否通过,有时不取决于方案本身是否正确,而是要根据利益关系进行取舍,这就是官场上的一大弊端了,内耗严重,导致很多工作都陷入被动。

梁桂芝笑着点点头,轻声道:“时间紧迫,现在要抓紧了,会后,我和媛媛商量了一下,决定成立六个工作小组,分工明确,各负其责,争取把这件大事办下来,闵江市以前还没有过举办大型活动的经验,这次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站了起来,走到墙边的地图旁,沉吟道:“梁姐,活动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在项目投入上,过段时间,可以让吴市长带队到京城,尽快把后续资金争取下来,规划中的三大景区要加快进度,江心岛上要建灯塔,青云庵要搞扩建,再加上特色饮食城,民俗村的观光果园项目,这些都要抓紧落实。”

梁桂芝微微一笑,轻声道:“基础投入肯定赶不上了,到了七月份,只能完成四分之一的进度,不过新港区这边没问题,在文化节期间,应该会把闵江最美丽的一面展示出来。”

周媛在旁边小声提醒道:“梁姐,软环境建设也很重要,尤其是在餐饮娱乐方面,应该搞一次摸底调查,对于卫生和服务质量不达标的单位,要坚决整改,另外,闵江市的色情娱乐业也有所抬头,这些都是隐患,不能掉以轻心。”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笑着道:“媛媛提醒的对,过些日子,就安排一次联合大检查,六月中旬前,要多搞几次专项治理活动,把隐患及时排除掉。”

王思宇笑眯眯地听着,点点头,轻声道:“梁姐,这段时间,郭辉和黄海潮之间的合作怎么样?”

梁桂芝摆摆手,有些无奈地叹息道:“表面倒没什么,但沟通上还是磕磕绊绊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彻底解决两人之间的心结,还需要时间。”

王思宇收起笑容,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表情严峻地道:“如果影响工作,该调整还得调整,不能留下尾巴。”

梁桂芝莞尔一笑,沉吟半晌,轻声道:“现在还可以,只要不太过分,也能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

三人又聊了一会,梁桂芝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一丝倦意,她抬腕看了时间,赶忙起身道:“好了,不打扰你们两个啦。”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她送到门外,摆了摆手,关上房门,冲了热水澡,就裹着浴巾出来,进了卧室,钻进被窝,揽过周媛,轻声道:“媛媛,过段时间,可能会解决殷道奇的问题,我和马尚风商量过了,到时向省委提议,推荐你接任宣传部长的职位。”

周媛叹了口气,温柔地注视着王思宇,悄声道:“小宇,你单枪匹马到渭北,我还真不放心呢!”

王思宇笑了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轻声道:“媛媛,安心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等那边的情势明朗了,我会想办法,也把你调过去。”

沉默了几分钟,周媛点点头,抚摸着他的胸口,柔声道:“小宇,我听你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抱紧了她,闭了眼睛,陷入沉思之中。

接下来的日子,都在紧张忙碌中度过,王思宇一直忙着艺术节的事情,与此同时,他也非常关注渭北的形势,与财叔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稳妥起见,他还是决定从华西调过去两名干部,打打前哨,于是,在一番巧妙的运作下,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邓华安、闵江市纪检监察二室的主任程刚,先后被调往渭北,因此,他还没有离开闵江,就已经在渭北的棋盘上,落下两枚棋子。

之所以挑选这两人,王思宇还是有所考量的,经过这些年的官场打拼,他深知公安口和纪委的重要性,在派系之争中,这两个强力部门尤为重要,往往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如果没有值得信赖的干部,会变得非常被动。

邓华安粗中有细,能打硬仗,对自己也绝对忠心,在关键时刻,是能够依仗的人,而程刚虽然年轻,办案却极为老练,很有潜力,假以时日,也会成为自己得力的助手。

以往,王思宇提拔的官员,多以务实的业务型干部为主,能否做实事,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才是他重点考察的方面,而此次去渭北,则是带着对抗的意味,是去骑马扛枪打天下,要用武将,那些经济之才显然是用不上的。

若论机智韬略,周媛倒是难得的人才,很多方面,甚至还在王思宇之上,只是他舍不得让女人冲锋陷阵,在掌控住局势之前,只有将她留在后方。

于系虽然在渭北经营多年,在当地势力庞大,关系网盘根错节,但经过李浩辰案,已经元气大伤,而李宗堂提前退休后,一批干部肯定会动摇,或许有些人,已经暗中倒向其他派系。

因此,财叔一再提醒,到了渭北之后,要格外注意,在摸清情况之前,不能轻易相信任何官员,免得落入对方的圈套。

五月上旬,闵江市官场又爆出特大新闻,宣传部长殷道奇到省城开会,在会议结束后,刚刚走出会场,就被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带走,接受调查。

几周后,因为问题严重,涉案金额较大,殷道奇被免去职务,移交司法机关立案处理,而经过审慎研究,省委领导接受了闵江市委马书记的提议,由副市长周媛接任,成为新的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

没过多久,王思宇即将调离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他没有受到消息影响,依旧埋头专心工作,在即将离开闵江之前,王思宇每周都抽出时间,到信访室值班,协调解决一些上访户的实际问题,在他的亲自干预下,一批积压多年的问题被彻底解决。

七月初,闵江旅游文化节顺利开幕,央视栏目组来到闵江,录制了一期走进闵江的特别节目,在活动当中,国内一线演艺明星们联袂演出,奉献出一台精彩的节目,在央视黄金时间播出后,效果奇佳。

而由某歌星演唱的《闵江之夜》也因为优美的旋律,动听的歌喉,而迅速流行,这也无形中增加了闵江市的知名度。

文化节闭幕后不久,省委下发文件,任免了一批干部,其中,市长李晨被正式调离闵江,在中央党校学习期满之后,另有任用;市委副书记王思宇调离闵江,另有任用;梁桂芝被任命为闵江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委副书记一职,由原省发改委的一位副厅长接任。

当天晚上,王思宇推辞了所有的应酬,带着周媛坐上小船,去了江心岛,两人支起帐篷,燃了篝火,坐在灯塔下面松软的沙滩上,背靠着背,仰头望着塔顶绚烂夺目的灯光,说着绵绵情话。

“美人老师,我们一会XXOO好吗?”

“不好!”

“为什么?我就要走了啊!”

“不行,真的不行呢!”

“我不管,大不了一会霸王硬上弓,你逃不掉的!”

“小宇,你爱我吗?”

“那还用问吗?当然爱了!”

“那你忍心让心爱的女人流血又流泪吗?”

“……”

“忍心吗?”

“……”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