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四十八章 讨价还价

周五的下午,秋日的阳光温暖而和煦,轻柔地洒落在江面上,悠悠洛水,如同被抹了淡淡的胭脂,流光溢彩间,愈发显得婀娜妩媚。

洛水西路,靠近江水转弯的地方,聚集了几十家水上饭店,其中最豪华的要数‘东都渔港’,它造型别致,古色古香,仿佛是一座巨大的龙舟,矗立在浩淼烟波之上。

渔港内部装修极为考究,雕栏画栋,曲径通幽,五层高的仿古建筑里,无论在哪个包间用餐,都可以浏览到秀美的江上风光,自然别有一番情趣。

而此时,几位着装干警,正站在渔港西侧的月亮门边,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除了几位进进出出的女服务员外,凡是靠近此处的客人,都被礼貌地劝退。

倒不是这里发生了什么刑事案件,而是因为后院的八角凉亭里,两位洛水市的主要领导忙里偷闲,正在享受着难得的日光,垂钓江上,自然不喜欢被外人滋扰。

暗红色的梨花木板在轻轻晃动着,几个打扮得如同宫女般的服务员,轻挥手帕,右手托着木制餐盘,把果盘、甜点、以及开胃小菜摆在石桌上,又斟上美酒,沏了热茶,就安静地下了凉亭,站在亭子四角,小心地伺候着。

唐卫国手里握着钓竿,把鱼饵上了钩子,轻轻捏了捏,站起身子,娴熟地将长线甩了出去,把鱼竿放下,洗了手,转头笑道:“佑宇兄,特意交代老板了,没有提前喂饵,能不能钓到鱼,还要看咱俩的运气。”

“嗯,还是天然垂钓好,有野趣。”王思宇点点头,把手里的河蟹吃了干净,取出餐巾纸,擦了手指,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石桌上,转过身子,笑吟吟地望着水面,他当然清楚,唐卫国想钓的鱼,根本就不在江里。

可以预见到,随着形势的变化,来找自己钓鱼的人也将越来越多,唐卫国也好,陈启明也好,庄省长也好,梁书记也好,以及那位还未到任的尹书记,都可能把自己当成鱼钓,对此,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无论是谁,想合作可以,但有一条,要拿出诚意,给出最大的筹码,否则,他是不会轻易上钩的,哪个是鱼,哪个是钓鱼的人,不到最后时刻,谁都无法确定,只不过,现在的局面越复杂,对他而言,就越有利。

当然,无论是和哪家合作,都要小心谨慎,不能被对方卖掉,也不能把其他各方得罪得太狠,没了退路,这就要有高度的政治智慧,来解决复杂的问题,正如周松林那般,长袖善舞,步步生莲,方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此间微妙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唐卫国注视着江面,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道:“佑宇兄,塌方事件,解决的非常漂亮,尤其难得的是,居然能临时捧出个舍己救人的英雄人物,变坏事为好事,这真是神来之笔,高明得很,老实说,我是自叹弗如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摆手,仰在雕花躺椅上,望着西边那轮火红的日头,有些无奈地道:“卫国兄,那也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总不能在全国媒体面前出洋相吧,也只好变通一下了。”

唐卫国轻轻点头,哼了一声,语气不善地道:“佑宇兄,这本来是突发事件,很难提前预料,可有些人啊,唯恐天下不乱,就是想借题发挥,以为看到了机会,能把水搅浑,召集了一大批新闻媒体过来,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可惜,没有让他如愿,终究是化险为夷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是谁?”王思宇转过头,似笑非笑地问道。

唐卫国看着他,意味深长地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两人心中了然,会意地一笑,均是轻轻摇头,半晌,王思宇坐了起来,双手摸着鱼竿,凝神半晌,又轻吁了口气,躺了回去,斟了一杯酒,抿了一小口,轻声道:“后续的工作,老石都处理好了吧?不要留下尾巴,免得被动。”

唐卫国轻轻点头,含笑道:“上面也已经认可了事故报告,只是,有人不肯罢休,还想通过省纪委,搞深入调查,我的观点是,可以查,不光省里要查,咱们市里也要查,若是查出违法乱纪的行为,无论牵涉到谁,都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王思宇笑了笑,把玩着手中做工精巧的木杯,轻声道:“卫国兄,这个态度很好,只要屁股是干净的,不怕别人做文章。”

顿了顿,他又坐了起来,把杯子放在旁边,双手抱膝,轻声道:“当然了,基建工程涉及到很多利益纠葛,有时候,一些事情,也是防不胜防的,要有心理准备。”

唐卫国摆摆手,压低声音道:“佑宇兄,不必多虑,这方面,我心里有底,大问题没有,小的事情上,随他们折腾去,咱们心底无私天地宽,冷眼旁观就是了。”

“你有把握就好。”王思宇淡淡一笑,见浮漂轻微动了两下,手疾眼快,马上提竿,感觉沉甸甸的,知道咬钩的是条大鱼,忙站了起来,踱着步子,开始慢慢溜鱼,鱼挣扎得厉害时,就放放线,不动时就轻轻收线,几分钟后,水花四溅,一尾大鲤鱼被带出了水面,落到脚边,依然摇头摆尾,蹦跳个不停。

早有女服务员奔了过来,帮着摘掉钩子,抱着大鱼过秤之后,吐了下舌头,夸张地道:“王书记,恭喜了,五斤七两,已经很大了!”

“是不小!”唐卫国听出话里的歧义,不禁放声大笑。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道:“卫国兄,别高兴得太早,你的未必足月,没准还不到半斤呢!”

那女服务员忽地醒悟,立时粉面羞红,把鲤鱼丢进篓子里,帮着下了鱼饵,羞惭惭地跑了回去,站在立柱旁,把脸扭到一边,拿手捂了嘴,咯咯地笑个不停。

唐卫国收起笑容,摸起一杯酒,喝了一小口,淡淡地道:“不开玩笑了,佑宇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最近,洛水要有变化了,想听听你的意见。”

王思宇微微一笑,伸手抓了把瓜子,不紧不慢地磕着,半晌,才轻声道:“顺势而为吧,省里的意图琢磨不定,身在官场,很多事情,大家也都是身不由己,只能边走边看了。”

唐卫国伸了个懒腰,把杯中酒喝下,放到石桌上,笑吟吟地道:“我是极有诚意的,咱们两人,到目前为止,合作得都很愉快,希望以后也能如此。”

王思宇仰起头,眺望着如血的残阳,沉吟道:“卫国市长,过段时间,会有一个三十人左右的县处班开班,他们的情况,可能你也清楚,至于履历,我都看过了,都是年富力强的好干部,本该在重要的岗位上发挥作用,现在却都靠边站,这是人才的浪费,不应该啊。”

唐卫国沉默下来,心里有些犯难,这个价码开得委实高了些,只怕前面的虎没打成,后院又养起了一匹狼,那就更加麻烦了,沉吟半晌,他摩挲着头发,闪烁其词地道:“是啊,这么多干部,要都安排到重要岗位上,难度确实很大,慢慢来吧,以后出了机会,可以优选考虑他们。”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相较其他人,他还是很欣赏唐卫国的,潜意识里,也希望和对方合作,但前提是,对方必须为以前做出的事情,给予适当的弥补,并且拿出诚意,为双方的合作让出路来。

现在看来,很是渺茫,很多人都是在撞了南墙之后,才肯舍得吐出带血的筹码,这位唐市长虽然极有城府,却也没有例外,对于尹兆奇的到来,唐卫国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顾虑,或许,除了自信外,他手里应该还有别的底牌,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唐卫国面沉似水,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叫苦,虽然在来之前,他就已经猜到,王思宇会借着机会,狠敲竹杠,但还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叫出这样的筹码,若是答应了,于系在洛水的势力,将会迅速恢复,很快就能形成一股重要的牵制力量,这是无法接受的。

可见那边已经皱了眉头,点了一颗烟,不再吭声,他也为难起来,只能抱着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态度,诚恳地道:“这样吧,佑宇兄,过段时间,正巧有干部调整,先安排几个吧,当然了,还要新书记点头。”

王思宇不喜欢挤牙膏,也懒得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掸了掸烟灰,委婉地回绝道:“再说吧,要是没有合适的位置,也别勉强,过些日子,我再和启明兄商量下,那些干部里面,有几个家伙思想有点左,要是实在纠正不过来,就给他送去,他肯定喜欢。”

唐卫国莞尔,拿手指了指王思宇,笑着道:“佑宇兄,你啊,别太心急了,目光放得长远些,我们能合作好,当初砸掉的盘子,连本带利都会还回来。”

王思宇哂然一笑,摆手道:“卫国兄,这和心态眼光没关系,主要是个信任的问题,我若是想砸盘子,也用不了这么多人,自己动手就够了。”

唐卫国皱起眉头,被噎得不轻,却无话好说,若是在以前,他是不肯相信的,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形势比人急,王思宇若是铁了心拆台,还真能靠着一己之力,把洛水官场搅成一锅粥,到时几方势力趁机下手,说不定就能把唐系在洛水的根基拔掉,那时损失可就大了。

正沉吟间,鱼漂动了起来,他赶忙提起鱼竿,浪花翻滚间,一条沉甸甸的鲶鱼扑腾着浮出水面,过了秤之后,也有三斤多重。

两人只是寥寥几句,就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意图,剩下的时间,就是思索对策了,此时,便不再纠缠下去,而是很随意地聊了起来。

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掏出手机,看了下号码,走到旁边,接通后,小声地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招招手,叫过女服务员,笑着道:“再加把椅子,还有客人要来。”

唐卫国微微皱眉,坐起身子,好奇地道:“佑宇兄,哪个要过来。”

王思宇眯了眼睛,倒在躺椅上,摆手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唐卫国恍然大悟,暗自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个启明兄,倒会挑时候!”

两人相视一笑,便躺在椅子上,不再吭声,各自想着心事。

此时,王思宇的心态最是轻松,正如同沙家浜中,阿庆嫂唱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