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六十三章 三乱

吃过晚饭,像往常一样,王思宇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看着《民生观察》节目,自从他来到渭北以后,在宣传部门的鼓励下,省市两地的新闻媒体胆子渐渐大了些,集中报道了一些民众关心的热点话题,而这期节目的焦点,是关于‘公路三乱’的问题。

最近一段时期,洛水市的一些公安交警部门,借着查处违章驾驶之名,行乱罚款,乱收费之实,据电视台一位记者的蹲点暗访发现,交警队一个中队的设卡点,日罚款额度就超过六万元,而市局下属的几个分局中,每个分局下设的交通警察巡逻中队,就有七个之多。

他们大都把设卡地点,选在国道偏僻地段的下坡路段,那些地方,限速标志牌很少,这些交警执勤人员,身着便装,躲在路边,或者附近的小树林里,悄悄测速,一旦看到超速超载车辆,就喜滋滋地蹿出来,拦下车子之后,不由分说,直接罚款,而处罚的主要对象,大都是过往的外省车辆。

这种测速,其实是名副其实的经营行为,更有甚者,提前布置好陷阱,让司机们往里跳,有很多违法乱纪的行为,并且,处罚方面,也很是随意,若是态度好些,直接点现金,不要票据,价格就可以低些,否则,就是公事公办,把车子扣下重罚。

而据记者了解,一些区交警大队,不顾国家的三令五申,对下属各中队每月下达罚款任务,多达数十万元,超额部分,有高达百分之三十的提成,如此一来,执勤交警的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蹲守在执法点附近,夜以继日地进行工作,虽然辛苦些,却全部超额完成任务。

节目进行到一半时,电视台的女主持人何欢,连线了分局的主管领导,对方却大打官腔,满嘴套话,意图敷衍了事,而打给市局的领导,面对主持人的追问,对方更是语焉不详,只草草应付了几句,就随手挂断电话,显得极为失礼。

主持人耸耸肩,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收拾着材料道:“观众朋友们,针对此事,本台将进行持续跟踪报道。”

关掉电视,王思宇微微一笑,虽然这次的观察节目,公安交警部门表现得有些差劲,但媒体的监督力度确实让他感到满意,很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只要能把舆论监督的工作干好,就能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促使一些部门尽快改善作风,依法办事。

身为党委副书记,王思宇的手不宜伸得过长,免得捞过界,引起旁人的不快,因此,这段时间,他也变得低调起来,没有直接干预政府事务,而是借助媒体的力量,在暗处发挥影响。

正喝茶时,方淼端了果盘过来,放在茶几上,转身坐到旁边,悠荡着双腿,笑嘻嘻地道:“姐夫,我明天就要搬出去住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摸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转头望着她,皱眉道:“淼淼,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走呢?”

“那边离单位近,而且,我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方淼把玩着秀发,轻声回道,她穿着一件白色V领体恤衫,牛仔短裤,雪白滑腻的肌肤,大半都露在外面,尤其是那双纤长的美腿,晶莹玉润,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极为诱人。

王思宇笑了笑,把西瓜吃完,摸出纸巾擦了手,轻声道:“怎么,在这里感到不自在吗?”

“也不是。”方淼面色微窘,小脸红扑扑的,犹豫着道:“就是……想早点找到独立的感觉,姐夫,你可别乱想。”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也好,单独在外面住,是很锻炼人的,尤其是你这种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不过,也要注意安全。”

见对方没有挽留的意思,方淼有些失望了,沉默半晌,她用手捧了脸蛋,笑嘻嘻地道:“姐夫,放心吧,洛水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那边的公寓也挺好,里面住的都是白领,有时间,你也可以常去坐坐。”

王思宇笑笑,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轻声道:“淼淼,你来到渭北,姐夫对你的关心还很不够,以后,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及时开口,只要是合理的要求,一定解决,另外,如果在外面住得不舒服,随时可以搬回来,这里和自己的家一样,别太拘束。”

“知道了,谢谢你,姐夫!”方淼展颜一笑,俏生生地站了起来,走到茶几对面,低头看着瑶瑶写作业,在旁边指点了几句,回头瞥了王思宇一眼,就袅娜地上了楼。

瑶瑶抬起头,用小嘴咬着签字笔,呐呐地道:“舅舅,淼淼阿姨真要搬走了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怎么,舍不得了?”

瑶瑶连连点头,有些惋惜地道:“舅舅,我现在有点喜欢她了,淼淼阿姨也不错呢!”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没关系,周末还会回来的。”

瑶瑶‘嗯’了一声,撅着小嘴,娇俏地道:“舅舅,我喜欢淼淼阿姨讲外国小朋友的事情,好像国外的小学生,都是玩的时候多呢,不用像我们这样累,对吧?”

王思宇皱起眉头,向她挤了下眼睛,悄声道:“小宝贝,你还累?上课的时候,悄悄睡觉,被老师发现了,今天下午,班主任还打过电话。”

瑶瑶吃惊地张大嘴巴,把笔一丢,倏地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跑向厨房,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气呼呼地道:“妈妈,妈妈,你怎么不守信用呢?不是已经答应人家,不许和舅舅说嘛!”

廖景卿摘下绣花围裙,柔声道:“不说怎么办?你再这样不听话,成绩就又快滑下去了。”

“哪有,那些内容,人家都会了呢!”瑶瑶满脸的不服气,为了证明所言非虚,她转身跑回客厅,把作业本取了过来,交到廖景卿的手里,理直气壮地道:“妈妈,看看吧,都是满分呢!”

廖景卿莞尔一笑,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道:“瑶瑶,每次都让淼淼阿姨帮着检查,当然会得满分啦!”

瑶瑶一时语塞,翻了下白眼,就捧着本子,闷闷不乐地走了回去,坐在桌边,小声嘟囔道:“要不是有舅舅在,人家也会搬出去的!”

王思宇哑笑半晌,从沙发上站起来,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小宝贝,不管怎么样,在课堂上睡觉都是不对的,有了缺点就要改嘛,别发牢骚了。”

瑶瑶吐了下舌头,扬起小脸,愁眉苦脸地道:“舅舅,那个魏老师,讲课很枯燥的,好多小朋友都睡了呢,我只是想打会瞌睡,没有想到,一下子就睡过去了,那么多同学睡觉,她都不管,专门点我的名字,真是讨厌呢!”

王思宇摆摆手,板着面孔道:“不能找客观理由,更不许说老师坏话,总之,如果成绩掉下去,以后就不准你玩游戏了,也不带你出去散心了。”

“好吧,人家努力还不行嘛!”瑶瑶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连连摇头,倒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盯着她完成作业,王思宇就拿起课本,帮着她温习功课。

瑶瑶取了小食品,坐到王思宇的膝盖上,不专心听讲,反而东拉西扯地,聊起了在学校的趣事。

半晌,又转过头,把小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神秘兮兮地道:“舅舅,今天又有男生给我写小纸条了。”

王思宇不禁莞尔,把书合上,轻声道:“写的是什么内容啊?”

瑶瑶眨着眼睛,把薯片送进他的嘴里,有些得意地道:“说我是校花呢,要跟我做朋友!”

王思宇微愕,嚼着薯片,笑呵呵地道:“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瑶瑶伸出白嫩的小手,掩了嘴唇,嘻嘻地笑了起来,美滋滋地道:“舅舅,我写了‘已阅,转班主任何老师处讨论’,他当时就吓傻了呢!”

王思宇也觉得有些好笑,瑶瑶平时经常跑到书房里,翻看自己的文件,竟然也模仿了批示,但这种事情,应该重视起来,提前打好预防,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得很,不能让瑶瑶早恋,他斟酌着字句,微笑道:“小宝贝,你们现在,都是小孩子,可不许谈情说爱,知道吗?”

瑶瑶扭着身子,笑嘻嘻地道:“早就知道了,人家根本不理他们呢,我都是和女生玩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水,轻声道:“瑶瑶,同学间的正常交流还是可以的,也不能把关系搞得太糟,以后,有机会,可以邀请一些小朋友来家里做客。”

“才不呢!”瑶瑶撅起小嘴,把身子倚在王思宇的怀里,撒娇般地道:“舅舅,过几天,开家长会,你也去吧。”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好吧,不过,你表现的可要好点,不然,老师在批评你的时候,我可太没面子了。”

瑶瑶嘻嘻一笑,有些心虚地道:“那可不一定,现在的班主任,好凶呢,吼起来的时候,就像大狮子一样!”

王思宇哈哈地笑了起来,捏了她的小脸蛋,轻声道:“好啦,早点去休息吧,免得明天上课犯困。”

瑶瑶‘噢’了一声,乖巧地下了地,喊了声‘舅舅晚安’,一溜烟地跑到镜子边,扭着身子照了照,便提着裙摆,蹦蹦跳跳地上了楼。

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王思宇披上浴巾,去了书房,刚刚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看了号码,见是宣传部长黎凤姿打来的,赶忙接通,笑着道:“黎大姐,你好。”

黎凤姿莞尔一笑,轻声道:“‘大姐’可不敢当,王书记,晚上的节目看了吗?”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看了,节目很好,公路三乱的问题,中央三令五申,要严厉制止,没想到,在我们洛水,居然还有这种现象。”

黎凤姿淡淡一笑,柔声道:“王书记,这次电视台捅了马蜂窝,有人跳起脚来骂娘了。”

王思宇皱起眉头,语气沉稳地道:“怎么,公安口反弹了?”

“是啊。”黎凤姿叹了口气,用手指揉着太阳穴,苦笑道:“罗局长火冒三丈,刚才给李台长打了电话,让他们立即终止这方面的报道,不要为洛水市公安系统抹黑。”

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淡淡地道:“这不是颠倒黑白么,罗彪局长应该反省一下,到底是谁在为公安系统抹黑!”

黎凤姿笑笑,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压力很大啊,老李怕是顶不住了。”

王思宇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斩钉截铁地道:“不用担心,节目照做,他们公安口再不端正态度,就让纪委纠风办介入,好好杀杀这股歪风邪气!”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