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七十六章 染指

浴室的梳妆台前,李青璇赤裸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着润泽的光辉,曼妙的娇躯,构成一个诱人的S形曲线,她左手扶着大理石台面,右臂向身后探去,似乎是想抓到些什么。

在一阵阵猛烈的撞击下,全身都变得酥软无力,那只玉臂,也在身侧摇曳着,试了几次后,终于捉住王思宇的胳膊,她心里踏实了许多,便扬起纤白的脖颈,盯着面前的镜子,媚媚地叫了起来。

镜中的美人,双颊潮红,醉眼迷离,而那对雪白丰盈的乳房,也极有节奏地晃动着,望着两人比翼齐飞的形象,李青璇也觉得大为刺激,抖动着樱唇,叫声愈加高亢嘹亮。

或许是喝了些红酒,又或者是调情充分,总之,今晚的李青璇,似乎格外亢奋,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丢了三次,而伴着身后强有力的冲刺,她摇动着乌黑的秀发,再次攀上顶峰。

“不行了,老公,快出来,好了啦!”在一阵眩晕中,李青璇软绵绵地趴在台面上,娇喘连连,双腿也在突突地颤动着,似乎身上每一处肌肤,都和下身一样,在不受控制地紧缩着,若不是腰间被一双大手扶住,她此时定然会瘫坐在地上。

王思宇微微一笑,拉过她的身子,盯着那双玫瑰花瓣般精致的樱唇,又俯下头,吻了下去,含住那条柔软滑腻的香舌,恣意地缠绕着,良久,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含笑道:“青璇,表现不错,起码,知道主动了,这就是进步。”

“讨厌,就知道欺负人,你还在笑?不准笑!”李青璇俏脸晕红,挥着粉拳,在他胸口敲了几记,又伸出雪白的小手,捂了他的嘴巴,用纤细的手指,把他的嘴唇捏在一起,喘息道:“老公,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丑!”

王思宇笑笑,捏着她尖尖的下颌,温柔地注视着她,柔声道:“青璇,你现在的样子,更加漂亮了。”

李青璇眸光一荡,双手揽着他的腰,把酥软的身子贴了过去,耳朵贴在王思宇的胸口,听了半晌,才抿嘴笑道:“是真心话!”

王思宇讶然,微笑道:“怎么知道的?”

“不告诉你!”李青璇莞尔一笑,轻轻推开他,便优雅地转过身子,拖着发麻的双腿,走到热水器边,扭开旋钮,冲洗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麻酥酥的感觉才渐渐消失。

十几分钟后,她关了旋钮,摸起毛巾,擦干身子,换了件白色的V领睡袍,一脸娇羞地望着王思宇,伸开双臂,瘪嘴撒娇道:“老公,人家走不动路了,该怎么办呀?”

王思宇哈哈一笑,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背起她,回头笑道:“那还用问,当然是老公背回去了!”

李青璇伸出玉臂,勾了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香了一口,双腿缠向他的腰间,柔声道:“老公,你真好!”

王思宇哑然失笑,在她香臀上捏了一把,含笑道:“傻丫头,那还用说!”

李青璇歪着脑袋,用手抚摸着他厚实的肩膀,闭了眼睛,喃喃地道:“一个女人,总要有这样的肩膀依靠,才会感到幸福。”

王思宇微微一笑,背着她走到门口,又伸手拾起旁边散落的衣服,在李青璇的指引下,回到房间,把她放在床上,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揉着胳膊,夸张地道:“老婆大人,最近好像又重了许多,都快背不动了!”

“讨厌,不许胡说!”李青璇抬起双腿,在他背上蹬了几下,吃吃地笑了起来,半晌,才摸着纤腰翘臀,撅起小嘴,不满地嘟囔道:“老公啊,瞧你,说什么呢,人家明天不吃东西了,要减肥!”

王思宇不禁莞尔,伏了过去,捏着她嫩白的脸蛋,悄声道:“傻丫头,别减了,背着轻飘飘的,再减下去,一阵风就能吹跑了!”

李青璇张开殷红的嘴唇,含了他的手指,笑靥如花地望着他,良久,才别过俏脸,望着棚顶的吊灯,悄声道:“老公,知道吗?我想要孩子了!”

王思宇喜出望外,忙凑了过去,眉花眼笑地盯着她,轻声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青璇抿嘴一笑,脸上露出无比幸福的感觉,伸出双手,捧了王思宇的面颊,脉脉地凝视着他,悄声道:“老公,我知道,你想要孩子的。”

王思宇笑了,连连点头,轻声道:“当然想要了,做梦都想要!”

李青璇拂了下秀发,妩媚地一笑,眨动着弯弯的睫毛,颤声道:“那就生呗,老公,只要你喜欢,无论要多少个,我都会生的。”

王思宇喜得心花怒放,低下头,轻吻着她白皙娇嫩的脖颈,柔声道:“青璇,怎么忽然想通了?”

李青璇闭了眼睛,扬起下颌,一脸陶醉地道:“老公,我现在发现,越来越恋着你了,白天想,晚上也想,好像真的没办法离开了,就守着你这花心大萝卜,过一辈子吧。”

王思宇笑笑,心里有些内疚,沉吟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璇,要不,来洛水吧,咱们不分开了。”

李青璇抿嘴一笑,摇头道:“不用了,你们做官的,几年就会换一个地方,我可不想到处跑,就守在京城的家里,等你回来。”

王思宇笑了笑,把手探进她的睡袍里,把玩着滑腻而充满弹性的酥胸,轻声道:“青璇,要了孩子,可能就去不了央视了,那可是你最大的梦想,舍得吗?”

李青璇点点头,一脸娇羞地道:“舍得,不过,老公,你要提前做好准备,一年之内,不许喝酒,更不许吸烟,要多运动,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想要个健康活泼的小宝宝。”

王思宇皱起眉头,苦着脸道:“老婆,你应该知道的,我身体一直都很棒!”

李青璇嘟起小嘴,娇嗔地道:“那也不行,一定要戒烟戒酒,生儿育女可是大事,马虎不得。”

王思宇无奈地点点头,微笑道:“那试试吧,老人家一代伟人,都没有戒了烟,我是没有信心的。”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起来,摸着他的脸颊,柔声道:“好老公,为了咱们将来的宝宝,你一定能做到的。”

王思宇侧过身子,嘿嘿地笑了起来,点头道:“好,就依爱妃所言,明日起,烟酒不沾。”

李青璇莞尔一笑,凑了过去,在他脸上又亲了一口,轻笑道:“这才对嘛,我们上期做过的节目,专家就讲过吸烟的害处,听起来怪吓人的。”

王思宇点点头,拉了被子,愁眉苦脸地道:“还要等一年,真是煎熬。”

李青璇拿手掩了唇,妩媚地笑了起来,眸中闪过狡黠的目光,半晌,才叹了口气,向外努努嘴,推了推王思宇,悄声道:“老公,快过去吧,多陪陪小影姐姐,吃饭的时候,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总是走神,问了好久,也不肯说实话。”

王思宇愣住了,皱眉道:“青璇,不会是你太敏感了吧?”

李青璇轻轻摇头,一脸真诚地道:“老公,还是过去看看吧,不要厚此薄彼,小影姐姐是好人,和她相处,很愉快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她抱在怀里,轻吻着她光洁的额头,柔声道:“宝贝,早点睡吧,明早再说。”

李青璇红着脸,将头埋在他的胸口,用手指轻轻拨弄着,呢喃道:“睡了以后,你就过去吧,乖些,老公,青璇已经很满足了呢?”

王思宇笑笑,抚摸着她的秀发,陷入沉思当中,不知过了多久,肩头的一双小手悄然滑落,李青璇唇边带着笑意,已经进入梦乡。

等她睡熟之后,王思宇小心翼翼地拉开被角,下了床,离开卧室,推开隔壁的房门,蹑手蹑脚地来到床边,望着被中娇俏的身姿,轻声唤道:“小影,老公来了!”

似乎是睡得太死,床上的人并没有回应,王思宇拉开被角,顺着那条光滑纤细的美腿,向上摸去,只觉得着手处,格外的娇嫩滑腻,不禁砰然心动,一时童心大起,就一脸坏笑地钻了进去,摸到大腿根处,隔着那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轻轻地搔弄起来。

即便在睡梦之中,女人也是格外敏感,没过多久,那里就变得异常湿润了,指尖上沾了许多爱液,而那双纤长的美腿,也下意识地绞紧,似乎在微微颤动着。

王思宇不禁哑然失笑,悄声道:“还在装睡,小影,再不起来,老公可不客气了。”

说着,他把那条内裤,轻轻剥落到腿弯处,用手指摸着那敏感地带,直到泛滥成灾,便伸出一根食指,轻柔地探了进去,滑溜溜地顶到最深处,用力挖了几下。

“呀……呀……别乱动,天啊,你是谁?”被中人终于惊醒,倏地坐起,抱起被子,颤声问道。

这声音娇媚动听,宛如黄莺出谷,却恰似一颗惊雷,在王思宇的耳畔炸响,他登时呆若木鸡,大脑里变得一片空白,茫然地抽出湿漉漉的手指。

“是胡可儿,她怎么在房间里?”王思宇懵了,脑门上打满了问号,片刻间,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猛然醒悟,进屋时,胡可儿醉得一塌糊涂,极有可能没有离开,而是留了下来,自己光顾着和青璇嬉戏胡闹,却把这事儿给忘得死死的。

只是,这样的解释,似乎不合逻辑,对方肯定不会相信,忐忑间,他也不知该如何收场,倒有些进退维谷了,沉默半晌,王思宇无奈地叹了口气,哑着声音,吞吞吐吐地道:“走错房间了,小嫂子,那个……你信吗?”

“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快回去!”胡可儿惊魂未定,挪动着身子,向后退去,倚在墙边,瑟瑟发抖,带着哭腔回道。

“好,好!”王思宇如遭大赦,忙溜到床下,光着身子向外逃去。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