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七十九章 倾轧

虽然早就有所察觉,预感到唐卫国会有所动作,可省委书记梁鸿达,依然没有想到,那位年轻人出手会这样快,做得又这样绝,完全没有留出半点余地,就连省委组织部长陈启明,也被他捆在了战车上,向自己发起了突然袭击。

作为封疆大吏,无论如何,这种违反组织纪律,以下犯上的行为,都是梁鸿达无法忍受的,因此,在得到消息后,他火冒三丈,摔了杯子,冷静下来之后,也开始采取行动。

他先是拜访了老领导,在对方的陪同下,一起见了中央领导,对于渭北的一些情况,给予说明解释,希望得到上面的支持,以便相机行事,扭转被动局面。

不过,商谈的结果很是令人失望,虽然,总书记也安抚了他一番,肯定了他在渭北取得的成绩,但也委婉地指出,年龄问题,确实是不可触碰的红线,他此番到渭北的任务,已经圆满结束,是该考虑退下来了,如有必要,可以留任省人大主任的职务,继续发挥作用。

梁鸿达心灰意懒,当即表态,无条件服从中央的安排,不过,他还是就渭北的一些干部,给予了不点名的批评,并且,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唐卫国的许多缺点,希望引起总书记的重视,在离职之前,他以这种方式,进行了一次回击。

返回渭北,梁鸿达的心态变得极为平和,每天行事也很低调,准备交接工作,而省委主要领导将要发生变化的消息,也透过一些神秘的渠道,传递出去,结合着前段时间的一些传言,唐家太子的声望达到了极点,已稳稳地压过了另外两人。

而在这敏感时期,受市委书记尹兆奇委托,王思宇带着一支由市委、市委组织部、市经贸委、招商局、教育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部门领导组成的队伍,前往南粤省参观考察,除了调研工业发展、招商引资、旅游管理、教育工作等等外,还重点考察了创意产业的发展情况。

南粤省是国内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多个经济特区,都是改革开放初期建立起来的,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与政策优势,当初,仅仅一个特区城市,每年上缴国家的利税,就相当于几个省份的总和,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高速发展的态势。

中央林书记对于南粤省的发展,非常重视,近些年来,他在南粤省的影响力大增,已经提前完成了对当地岭南系的整合,除了作为大本营的江南省外,这里已经是林书记最大的基地。

尹兆奇做出如此安排,也就显得意味深长了,毕竟,他提出与于系合作的一个重要筹码,就是王思宇可以到这里,实现最后阶段的跨越,而他们需要得到的,则是于系在换届过程中的鼎力支持,借以平衡来自何系的压力。

因为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周密安排,考察团到了南粤省后,得到了超高规格的接待,不但破例,受到省委主要领导的热情接见,还有省委一位副秘书长全程陪同,车辆驶过,周边街道一律戒严,下榻的酒店也如临大敌,安保措施极为到位。

尽管王思宇表现得很是低调,但考察团的成员们心知肚明,若非是有这位于系太子带队,根本无法享受这等规格的接待,因此,众人对于这位年轻的市委副书记,更加敬重起来。

虽然身在外地,在各城市间穿梭,与南粤各界人士会谈,并到机关企事业单位参观访问,王思宇忙得不亦乐乎,却仍然密切关注着渭北局势的发展,梁鸿达若是退下去,渭北官场又将迎来一轮的洗牌。

在即将到来的人事调整当中,于系是否能够从中受益,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因为于系改变了抵制庄孝儒的策略,最先出局的,很可能是那位省委组织部长,陈启明。

一周之后,正在惠城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参观的王思宇,得到了最新的消息,经过反复讨论,中央作出决定,由庄孝儒接替梁鸿达的职务,担任新的渭北省委书记。

而省长一职,由江南省原常务副省长张跃进出任,同时做出调整的,还有组织部长陈启明,他将调离渭北,到江南省任省委副书记,渭北这边,即将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长,则是鲁东省委组织部部长周怀江。

谜底终于揭开,王思宇也暗自吃了一惊,这次调整的范围虽不大,却充满了交易与妥协的意味,除了唐系外,似乎,林书记也成了较大赢家,很显然,在悄然无息的运作下,他的麾下大将,尹兆奇已经与陈系完成了一笔交易。

对于尹兆奇的活动能力,王思宇是毫不怀疑的,在与此人的接触当中,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机敏与睿智,然而,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抓住机会,与陈系达成妥协,实现双赢,还是令他有些诧异。

晚上六点半,回到宾馆,吃过晚餐后,王思宇谢绝了诸多邀请,早早地洗过澡,回到房间,点了一颗烟,皱眉沉思起来,半晌,他摸出手机,给省长庄孝儒发了封短信,上面写着:“恭喜,庄省长!”

约莫两三分钟的功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接通后,耳边传来庄孝儒爽朗的笑声:“王书记,去南粤有些日子了,几时能回来?”

王思宇笑笑,斜倚在床边,摸起台历,轻声道:“按照预定计划,还要一周左右,应该来得及参加干部大会。”

庄孝儒点点头,笑眯眯地道:“那太好了,怎么样,在南粤考察的效果如何?”

王思宇把台历放下,掸了掸烟灰,据实回道:“庄省长,这里的产业升级情况完成得极好,对于一些能耗较大,技术含量较低的落后企业,进行了关闭和迁移,而大力扶持新兴产业,一批与高科技相结合的朝阳企业,将会得到迅速发展。”

庄孝儒摩挲着头发,若有所思地道:“这个情况,我也有所了解,不光是南粤省,包括珠江三角洲一带,都呈现出这种现象,包括网络游戏、动画制作、数字印刷、数字出版等行业,一大批与高新技术结合的产业,都呈现出不错的发展势头,我们渭北也要借鉴经验,及时完成产业布局,不能落到后面。”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点头道:“他们这里的主要经验,就是经济与科技相结合,非常重视对掌握尖端技术人才的重视,鼓励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形成了良好的创新环境,在政策上,能够给予充分的保障和支持,在这方面,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庄孝儒点点头,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早就知道,你是抓经济的行家里手,上次,和春雷书记交谈时,还点了你的将,打算在适当的时候,让你到地方挑大梁,独当一面,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爽朗地道:“好的,庄省长,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庄孝儒笑笑,勉励了几句,就挂断电话,表情却变得严肃起来,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沉吟不语。

虽然大局已定,作为胜利者,他如愿以偿,成功地取代梁鸿达,成为新任省委书记,但渭北的局势,却不容乐观,并且,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除了唐系增加了一位重量级常委外,尹兆奇与陈家人的互动,也引起了他的重视,因为事先没有得到半点风声,令他感到有些懊恼,也生出一些隐忧。

很显然,陈家父子对他的不信任,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他们之间的这笔交易里,是否包含针对自己的反制措施,他是不太清楚的。

陈启明虽然离开渭北,陈系与林书记之间的联系,却变得异常紧密,隐隐有结成同盟之势,假如他这位省委书记,不能为陈系争取到足够的政治利益,那么,来自江南省的张省长,与洛水市的市委书记尹兆奇,以及陈系的那两位省委常委,恐怕就会对自己进行牵制了。

王思宇在这个时刻,到南粤省考察,又是一个信号,似乎,尹兆奇也在做于系的工作,中央的林书记伺机而动,果断出手,加强了对渭北的控制,让庄孝儒也有些头痛。

他非常清楚,作为即将上任的省委书记,自己此时要面对的问题,和梁鸿达如出一辙,那就是,必须平衡好各派系在渭北的政治利益,不能有丝毫的懈怠,稍有差池,就会成为各方攻击的焦点,若是处理不好,极有可能,在上任之初,就会沦为跛脚书记。

同样,在考察了南粤省之后,王思宇也心生警惕,林书记在这里的影响之大,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而能够在两个重要省份占据绝对优势,假如再染指渭北,那么,能够抗衡原来几大派系的林系,也就呼之欲出了。

他把这种顾虑转告给了财叔,不过,财叔并不以为意,只是隐晦地透露出一个消息,最近,中纪委正在对南粤省的某位重量级干部进行秘密调查,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如果不出意外,半年之内,南粤省的官场,必将迎来一场政治地震。

放下手机,王思宇不禁苦笑,高层间的博弈,虽然隐秘,但其所蕴含的能量,却远非地方倾轧能够相提并论,林书记此时虽然风光无限,想必内心深处,也不会太过安稳吧?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