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午夜探戈(下)

“不行,抱歉,我做不到。”王思宇轻轻摇头,拉着她的手,躺在床上,温柔地抚摸着她端庄秀美的面颊,语气轻柔地道:“露露姐,别太紧张了,放松些。”

宁露把俏脸转到旁边,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腮边,滴滴滑落,她咬着红唇,哽咽道:“小宇,还是回去吧,咱们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已经晚了。”王思宇叹了口气,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泪痕,便站直了身子,缓缓地解开睡衣的纽扣,把身子脱得精光,又伏了上去,轻吻着天鹅般白腻修挺的脖颈。

宁露蹙起秀眉,左右躲闪,红着脸,声若蚊蝇地道:“坏家伙,还不去关灯!”

王思宇心中大乐,连连摇头,轻笑道:“这样最好了,露露姐,我要看着你。”

宁露‘呜咽’一声,用手捧住发烫的面颊,泫然欲泣地道:“小宇,求你了,快去关灯。”

王思宇有心调教,就没有理会宁露的哀求,而是将她拉起,分开那双白皙的玉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露露姐,睁开眼睛,看着我!”

宁露咬着红唇,轻轻摇头,赌气地道:“不看,就不看!”

王思宇微微一笑,捧了她的面颊,亲上一口,含着她的耳垂,悄声道:“乖,要听话,只要看了,我就去关灯。”

宁露犹豫了一下,就眨动着细长弯曲的睫毛,缓缓睁开双眼,只向下扫了一眼,瞟见那笔直狰狞的XX,就羞臊难当,又惊得心如鹿撞,以手掩面,带着哭腔道:“小宇,别吓唬我……”

“动不动就哭,跟个孩子似的!”王思宇有些无语,双手抚上她的双肩,摸着吊带,轻轻分开,向下一拉,那如羊脂般白腻晶莹的肌肤,丰挺的乳房,就出现在面前。

宁露娇躯一颤,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捂了饱满的酥胸,素面朝天地躺了下去,喃喃地道:“主啊,请宽恕我的罪,请宽恕我们的罪。”

把柔滑如丝的睡裙剥下,又褪去那条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蕾丝内裤,望着眼前曲美诱人的娇躯,王思宇轻轻吁了口气,提起那双纤长的美腿,放在肩头,一脸坏笑地道:“露露姐,露露姐,看着我。”

宁露双颊潮红,如同喝醉了一般,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双唇微动,呓语般地道:“不看,不看,别来诱惑我。”

王思宇俯下身子,吻着她平坦结实的小腹,一路向上,将那双美腿推过她的头顶,轻笑道:“露露姐,怎么会这样软?”

宁露大羞,美眸横波,瞟了他一眼,失控般地道:“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了!”王思宇心中畅快,竟然忍不住要跃马扬鞭了,但他还是耐住性子,望着那酥软滑腻的肌肤,一寸寸地吻了起来,半晌,又含住一粒殷红的蓓蕾,温柔地吸吮着,拨弄着。

宁露娇喘连连,用手掩着红唇,如蛇般扭动着娇躯,眸光变得迷离而恍惚,嘴唇哆哆嗦嗦,发出令人心悸的颤音,那勾魂夺魄的呻吟,仿佛带了钩子,把王思宇的一颗心都吊了起来,在半空中飘飘荡荡,好不惬意。

心花怒放间,他终于按捺不住,试探了几下,就奋力向前一挺,只觉得艰涩难行,虽然只送进去一半,那绷紧的包夹感,却让他陡然一颤,无边的快感袭来,险些精关失守,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地挤了进去,又轻轻耸动起来。

“呀……疼,疼,疼死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宁露变得面色苍白,浑身打着哆嗦,鼻尖上也冒出冷汗,她双手扯了床单,扬起纤白的脖颈,哭着喊道:“小宇,不要了!疼!”

王思宇也呆住了,有些不信地低头望去,却见殷红的血珠已经悄然洒落,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很快就打湿了床单。

“这……不可能啊!”王思宇顿时呆若木鸡,抬起头,惊愕地望着宁露,呐呐地道:“露露姐,这是怎么回事?”

“走开,你走开!”宁露伸出嫩藕似的玉臂,将他一把推开,挣扎着爬到墙角,用被子裹住娇嫩的身子,瑟瑟发抖,又盯着床单上凌乱的血迹,失声痛哭起来。

王思宇也懵了,一时束手无策,只是站在原地,语无伦次地道:“那个……露露姐,我不是故意的,居然弄伤了,要去医院吗?”

宁露别过俏脸,连连摇头,哭得更加伤心起来,抽噎着道:“小宇,你走吧,快走吧,我不怪你,只是,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了!”

“不行,得去医院!”王思宇回过神来,忙跳到床上,拉开被子,抱起宁露,就要往出跑,却被宁露一口咬住肩头,负痛之下,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哎唷!”

良久,宁露才松开檀口,止住哭泣,拿手抹了眼泪,轻轻推开他,默默地下了地,转身走进浴室,把房门轻轻带上,蹲到角落里,抱着雪白的圆润的香肩,轻声啜泣起来。

王思宇呆呆地坐在床上,过了许久,脑子才有些清楚过来,张大了嘴巴,吃惊地道:“她真是处女?老天,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想法太过离奇,几乎和王思宇自己是处男一样荒诞,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床单上这斑斑血迹,可不就是明证么?

回想起刚刚进入宁露身体那一刻的感觉,王思宇更加确信无疑,登时欣喜若狂,忙跳了下去,一溜烟地奔到浴室门口,砰砰地敲响了房门,颤声道:“露露姐,开门,快开门,我有话要问!”

“小宇,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了!”半晌,里面传出宁露委屈至极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哗哗的水声,如丝如缕的水汽缠绕着,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王思宇轻吁了口气,稍稍安定了些,先用湿巾,擦拭了下身,又坐在沙发上,点了一颗烟,耐心地等候,一想到即将揭开谜底,一颗心却又提到嗓子眼,怦怦地跳个不停,竟然紧张到了极点。

十几分钟后,宁露裹着浴巾走出来,倚在门边,面罩寒霜地道:“好了,小宇,你已经得到我了,可以离开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一定要忘记。”

王思宇却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地道:“露露姐,你不是流过产么,怎么会是处……”

宁露垂下头,用手拂动着湿漉漉的秀发,摇头道:“别乱想,是不小心弄伤了,现在已经都好了。”

王思宇却是不肯相信,快步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轻声道:“露露姐,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要说实话。”

宁露不肯做声,只是默默地流泪,半晌,才摇头道:“小宇,不要再问了,无论如何,都与你无关。”

王思宇哪肯罢休,又抱着她坐到沙发上,轻吻着她的面颊,柔声道:“露露姐,必须告诉我实情,否则,我是决计不肯答应的。”

宁露双手掩面,又伤心地哭了起来,在王思宇的不断追问下,只好闪烁其词地解释了一番,吐露了些许内情。

原来,她和陈启明在恋爱期间,一直谨守本分,从没有出格的举动,而结婚当晚,陈启明喝得酩酊大醉,两人间也没有行周公之礼。

然而,婚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一桩极为意外的事件,陈启明的前妻赶到家里,在争吵之后,气急之下,竟然选择了跳楼轻生,连同腹中的胎儿,一起丧命。

这件事情,给两人的生活,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从此之后,陈启明性情大变,对她格外冷淡,宁可出去眠花宿柳,也不愿回家安抚娇妻。

更为要命的是,他因此得了一种怪病,只要看到宁露,就会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还会出现严重的幻视幻听,有几次,在宁露的巧妙安排下,两人将要亲热时,他竟突然失态,尖叫着跑开,大喊有‘鬼附身’。

为了找出病根,陈启明请道士做法事,却无济于事,他还专程赴国外求医,得到了解释是癔病,其病因是受到强烈刺激,产生了某种心理暗示,会突然出现短暂性精神异常或运动、感觉、植物神经、内脏等方面的紊乱,医生要求他静心休养一段时间。

然而,陈启明在事业上蒸蒸日上,不想因此耽搁,就没有听从劝告,导致病情愈发加重,脾气秉性也更加暴戾起来,在出现幻觉时,甚至把宁露捆在床上,用鞭子抽打,要把她体内的恶鬼赶跑。

宁露受了委屈,终日以泪洗面,却不敢声张,只能远离陈启明,常年在单位的家属楼里居住,每年只在节假日期间,与他住上一段时间,两人结婚之后,聚少离多,但还是经常遭受殴打。

有次,宁露回老家探亲,在洗澡时被宁霜发现,追问之后,才稍稍吐露些委屈,没想到,宁霜勃然大怒,没过几天,就追到陈启明那里,将他痛打了一顿,又开了几枪。

陈启明受到惊吓羞辱,把对宁霜的怨恨,也加在宁露身上,更不愿理睬她,有时甚至会当着她的面,把女人领回家中,寻欢作乐,宁露见状,也就心灰意懒,熄了念头。

因此,虽然结婚达四年之久,两人却只做了名义夫妻,每逢家人追问是否怀孕,宁露都以曾经流产搪塞,内心却是苦不堪言。

当然,其中也还有别的隐情,宁露却不肯透露,只说了大概,王思宇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也清楚,陈启明多少有些神经质,甚至是歇斯底里,他喜欢医生护士,也可能与病情有关。

另外,上次去沈阳时,到了晚上,陈启明宁可喝得酩酊大醉,与自己一个大男人同睡,也不愿回宁露的房间,当时,还以为是夫妻关系闹得太僵,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缘由。

“露露姐,你们既然没有感情了,为什么不考虑分手呢?”王思宇叹了口气,把宁露紧紧地抱在怀里,爱怜地问道。

宁露却含泪摇头,悄声道:“要不是因为我,启明也不会和前妻离婚,更加不会搞出两条人命,我亏欠他的太多,只要他不提出来,我是不会离婚的。”

王思宇皱起眉头,语气坚定地道:“不行,事已至此,这婚必须得离!”

宁露凄然一笑,悄声道:“小宇,你走吧,咱俩好过一次,我也不枉做过一回女人了。”

听她说得这样可怜,王思宇心里也极为难过,鼻子一酸,险些落泪,忙轻声软语,安慰了一番,把她抱回床上,伸手关了壁灯,聊了许久,又连哄带劝,抱着这温香软玉的娇躯,再次动作起来。

这次就要小心得多,不像开始那般莽撞,王思宇尽量放缓动作,直到宁露意乱情迷,醉眼惺忪,销魂的叫声愈加急促,那双柔若无骨的青葱玉手,也在他的背上抓挠着,他才微微一笑,盯着那张秀美端庄的面庞,大力冲撞过去。

“唔……小……小宇,停下,停下,不行了……”宁露又羞又恼,挣扎要坐起,却感到浑身酥软,使不出半点力气,只好捉住王思宇的胳膊,摇晃着身子,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声音婉转清冽,恰似黄鹂出谷,令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露露姐,再坚持下,坚持,坚持就是胜利,马上就好。”王思宇渐入佳境,顾不得怜香惜玉,瞪圆了眼睛,扶住她曲线优美的腰胯,加速摆动身子,发起了一波波强力冲击。

宁露初经床事,哪里经受得住,双手抓住褥单,用力地拉扯着,纤美的腰肢,已然如弓般绷紧,只挺了三五分钟,就又跌落在床上,扬起欣白的脖颈,带着哭腔喊道:“小……啊……啊……小……骗……啊……”

“好了,好了,露露姐,这就好了!”王思宇愈战愈勇,把以往的技巧都丢了一干二净,只盯着那张满面酡红的俏脸,横冲直撞,疯狂地蹂躏着。

不知过了多久,在大床的吱呀声中,一条莹白如玉的美腿,忽然战栗着抬起,纤巧的足尖,绷得笔直,在一阵令人心悸的喊声里,剧烈地抽搐起来,半晌,才颓然落下。

“小……小……宇……骗……嗯……”宁露的面颊上,满是凌乱潮湿的秀发,诱人的娇躯,仍在微微颤动着,迷乱的眼神里,满是空虚,唇边却带着一丝羞赧的笑意,恍如初绽的春花。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