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八卷 南粤烽火
第五章 微服私访(五)

凌晨一点钟,街道上的车辆终于少了起来,整座城市,都仿佛进入了梦乡,宾馆楼下,那辆银灰色的面包车里,小六把头靠在车窗上,身披一件厚厚的军大衣,正在打着瞌睡。

几分钟后,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他翻出短信,见上面写着:“六子哥,已经安全到家了,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做手撕黄姜鸡。”

“知道了,早点休息。”小六嘴角含笑,发了短消息,把手机丢下,却听到一阵放肆的笑声,他皱起眉头,寻声望去,见街边一对青年男女,像是喝醉了酒,上半身纠缠在一起,踉踉跄跄地走来。

两人倚在面包车边,搂抱着亲吻起来,隔着车窗,能够看到男人的一双大手,在女孩的臀部上用力地揉搓着,过了好一会儿,那两人才喘息着分开,摇摇晃晃地进了宾馆。

“啪!”小六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眯起眼睛,琢磨着,这案子到了市委书记手上,多半能起到效果,只是,巧云曾经说过,一旦报了仇,就要离开滨海市,再也不回来了,想到这里,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正怅然若失间,又有脚步声传来,借着昏黄的灯光,小六掸了掸烟灰,定睛望去,却吃了一惊,只见那位市委书记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向这边望了一眼,就转过身子,信步向外走去。

他忙发动了车子,缓缓地跟了出去,暗自懊恼,这位书记大人还真精神,都这么晚了,居然不肯睡觉,还四处闲逛,对滨海市的社会治安,倒真有信心。

王思宇背着双手,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一直向前行了近百米,见街边一家烧烤店仍在营业,就走到门边,又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向斜对面那辆银白色的面包车招了招手,面包车便开了过来,停在烧烤店旁边,车门推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跳了出来,立正敬礼。

王思宇笑笑,上下打量着这人,轻声道:“怎么,车上就你一个人?”

“是的,王书记。”小六身体如标枪般笔直,恭敬地道:“吴队发话,务必保障市委领导的安全,其他同志都回去休息了,留下我来值夜班。”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辛苦了,晚上睡不着,出来转转,怎么样,过来陪我喝几杯?”

小六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激动,能够陪市委书记喝酒,对他而言,是难得的殊荣,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把握好了,甚至会改变一生的命运。

然而,犹豫了下,他还是感到自惭形秽,暗自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神色拘谨地道:“王书记,执行任务期间,不许饮酒,我在门口站岗就成了,有什么异常情况,您打个招呼,我马上就到。”

“走吧,进去坐坐,还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王思宇收起笑容,表情严肃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进了烧烤店,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二楼,拣了窗边的位置坐下。

点了酒菜之后,王思宇抬起头,望着桌边局促不安的年轻人,拿手指着对面的位置,微笑道:“坐吧,你叫什么名字?”

“王书记,我叫范幺六,您叫我小六就好。”小六伸手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王思宇点点头,撕开桌上的包装袋,拿起湿毛巾,擦了擦手,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小六,是你让巧云过来找我的吧?”

小六心里一沉,紧张地站了起来,低垂着头,呐呐地道:“王书记,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请您批评。”

“坐,坐,小六,随便点。”王思宇做出手势,示意他坐下,语气舒缓地道:“批评什么,你做得很好,应该表扬才对。”

小六这才放了心,重新坐回座位,如释重负地道:“王书记,巧云刚才讲了,您决定重新调查,帮她讨回公道,真要感谢您,为了翻案,她吃了很多苦头,还险些连命都搭上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不动声色地道:“小六,既然你有心帮她,又是警察,为什么不通过正常渠道解决呢?”

小六沉默下来,半晌,才犹豫着道:“王书记,他们那些人,势力很大,搞不好,很容易被打击,甚至,会有杀身之祸,以前巧云曾经拿到过一位省里领导的签字,如获至宝,以为能够重启调查,没想到,刚刚回到滨海市,就被关进精神病院,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王思宇双手抱肩,凝视着他,淡淡地道:“真有那么严重?”

小六刚要说话,见服务员走了过来,忙站了起来,帮着将酒菜摆上,又为王思宇倒了酒,小声道:“王书记,那个‘疯子’纠集了一伙亡命之徒,在滨海市作威作福,坏事做尽,这么多年来,从没人敢惹他们。”

王思宇拿起杯子,轻声道:“‘疯子’都做过什么坏事,你说说看。”

小六点点头,拿刀将肉片切碎,放到烤炉上,小心翼翼地道:“王书记,昨儿下午,您经过的那个报亭,就是他们在长途客运站设的收费点,专门监视过往车辆,要按人头收费,每人每趟收十五元,都由车主缴纳。”

王思宇轻轻点头,皱眉道:“确实,昨天也发现这个情况,没想到,这也是他们干的。”

小六叹了口气,翻动着烤肉,轻声道:“刚开始的时候,车主不听,‘疯子’就派出马仔,趁着深夜,拿了榔头铁锤,一口气砸了八台车,又让那些人上车闹事,故意找茬,殴打车主,折腾了二十几天,就把几条线路霸占下来。”

王思宇皱起眉头,夹了块烤肉,丢进嘴里,轻声道:“这么恶劣的事情,怎么会没人管呢?”

“王书记,他们在上面有保护伞,否则,也不会这样为所欲为!”小六拿起杯子,与王思宇碰了一下,一口干掉,抹抹嘴,愤慨地道:“有一次,我们刑警队接到消息,说有人在宾馆进行枪支交易,吴队就带着我们赶了过去,撞开房门后,见交易的人是‘疯子’,大家就有些傻眼,以为要发生火拼,没想到,‘疯子’当着大伙的面,把枪丢下,打了个电话,您猜结果怎么样?”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不会是连人带枪都放了吧?”

“那倒没有。”小六讪讪地笑了起来,把烤肉蘸了作料,丢进嘴里,摇头道:“不到三分钟,吴队就收到命令,把‘疯子’等人放了,只留下一个马仔顶罪,枪支倒是没收了,向上面报告时,说是破获一起外地人组织的枪支走私案,市局还受到了表彰,那马仔关了不到半个月,也给放出来了。”

王思宇有些恼火,放下筷子,点了一颗烟,轻描淡写地道:“小六,知道电话是谁打的吗?”

小六轻轻摇头,谨慎地道:“不清楚,吴队嘴巴很紧,很多事情,都不让我们知道,谁要敢多打听,就会被骂得狗血喷头。”

“吴队和他们有联系吗?”王思宇拿起杯子,轻声问道。

小六抿了下嘴唇,鼻尖有些冒汗了,紧张地道:“说不好,也曾经见过他们一起吃过饭,好像还称兄道弟的,不过,‘疯子’闹得太凶时,吴队也会很恼火,经常带队抓些人回来,只是,从没碰过‘疯子’本人。”

“知道了。”王思宇点点头,喝了口白酒,又翻动着烤肉,给小六夹了几块,轻声道:“小六,‘疯子’是这里最大的黑恶分子吗?”

小六轻轻摇头,不假思索地道:“王书记,‘疯子’虽然厉害,却有勇无谋,在滨海市的地下社会里,只能排到第三,他实际上是教父养的第一杀手,很多事情,都是教父在幕后指使的。”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皱眉道:“小六,继续说,这个教父是怎么回事?”

小六把手放进上衣口袋,摸出一个红色的凭证,递了过去,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这是教父发的红宝书,在滨海市,有了这个东西,就相当于有了护身符,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能被摆平,就算丢了钱包,如果小偷看到这个红宝书,也会马上把钱包物归原主,分文不取,否则,就要被执行家法,轻则暴打一顿,重则断去一指,逐出滨海。”

王思宇微微一怔,接过红本本,打开之后,见第一页的上方,印着模糊的头像,那是个身材瘦小的老头,穿着一身唐装,手里拄着拐棍,坐在摇椅上,下面还有两行醒目的大字:“五湖四海,义气为先。”

翻开后,向下望去,里面有一条条家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写得清清楚楚,其中一条居然是:“协助地方维稳,化解民间矛盾,共建平安滨海。”

王思宇险些把鼻子气歪了,将红本本重重地丢下,怒声道:“胡闹,真是荒唐到了极点!”

小六却叹了口气,摇头道:“王书记,您别小看了这个教父,他去年过六十大寿时,排场之大,让人瞠目结舌,滨海市好多官员富商,都上门祝贺,酒店门口停满了高级轿车,三教九流,徒子徒孙,都过去祝寿,听说光红包,就收了两百多万。”

王思宇把半截烟熄灭,丢到烟灰缸里,轻声道:“继续讲,这位教父还有哪些威风的事情?”

小六喝了口酒,又轻声道:“教父最崇拜两位领袖,经常向下面的小弟训话,要大家牢记两句话,一个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手里要有枪,有枪就有了硬道理;二是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搞到枪不能胡来,不赚钱的事情不能做,与政府作对的事情不能做,一定要低调,学会闷声发大财。”

王思宇哼了一声,轻声道:“怎么个闷声发大财?”

小六捋了下头发,压低声音道:“王书记,教父仿照110,也组建了他的队伍,只要出价合适,拨打一个电话,就有马仔上门服务,效率很高,小到邻里纠纷,打架斗殴,大到工程承包,土地拍卖,都可以由他们出面摆平。”

顿了顿,他又盯着桌面,轻声道:“总之,警队能管的事情,他们也能管;警队管不到的事情,他们还能管,通过这些年的经营,教父那些人,几乎垄断了滨海市见不得光的生意,交通、物流、餐饮、洗浴,赌博、卖淫、高利贷,这些生意里面,都有他的份额,原来港澳黑社会也想涉足滨海,可尝试了几次,都被教父赶了出去。”

王思宇摸着酒杯,沉吟不语,半晌,才皱眉道:“既然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让‘疯子’那些人去打打杀杀,强抢别人的生意,还搞出了人命。”

小六微微一笑,小声道:“王书记,教父虽然有很多产业,但从不分给‘疯子’,曾经有混混讲过,他可能是怕‘疯子’生活安稳之后,不敢再出来拼命,因此,才故意饿着他,这样一来,‘疯子’心里也有气,就经常会借机发泄,教父让他不捣乱,他就偏偏搞出些事情,让‘教父’摆平,顺便,还要掏些钱安抚他,毕竟,教父能有现在的地位,也是靠‘疯子’等人拿命拼出来的。”

王思宇点点头,话锋一转,语气凝重地道:“小六,根据你的观察,教父一伙人最大的保护伞,都有哪些人?”

“王书记,这个可不好说,我身份很低,有些事情,是接触不到的。”小六想了想,又鼓足勇气,诚挚地道:“王书记,在滨海市局原来的几位领导里,我最佩服的是孙局,他以前主管刑侦时,曾把教父和‘疯子’送进去过几次,‘疯子’出来后,甚至扬言要杀他全家,可每次见了孙局的面,都服服帖帖的,大耳光扇过去,都不敢还手。”

王思宇微愕,笑着道:“不错,这位孙局长,我倒想见见他。”

小六脸上露出惋惜的神色,摇头道:“只可惜,孙局好像犯了些错误,两年前,被调到环保局当副局长了,他要是还在市局坐镇,那些人的气焰也不会那样嚣张。”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把杯中酒喝掉,拿起那个红本本,微笑道:“好了,小六,咱们回去吧,今晚的谈话内容,要记得保密,不许和任何人提起!”

“好的,王书记。”小六忙站了起来,跟在王思宇的身后,下了楼,两人坐进车子里,王思宇皱起眉头,把目光投向窗外,暗自思忖道:“钟馗是现成的,请出来,就可以捉鬼了,只是,捉黑鬼容易,打白鬼难,看起来,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要得罪不少人了。”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