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八卷 南粤烽火
第十六章 上屋抽梯(上)

王思宇跑到几百米外的山坡上,却没有找到犯罪嫌疑人,只在榕树下的草丛里,发现了一枚脱落的弹壳,两人顺着林间小路,又追出一小段路程,仍没有收获,只好悻悻地返回山坡上。

站在树荫下,听着远处响起的警铃声,他循声望去,见几辆警车,正沿着公路,呼啸而来,不禁微微一笑,转过身子,轻声道:“燕妮,这两枪打得恰到好处,倒帮了我一个大忙。”

白燕妮把长剑插在地上,横了他一眼,蹙眉道:“臭法海,亏你还笑得出口,我现在还有些后怕哟,那两枪若是打到你身上,后果不堪设想,滨海市的社会治安,简直是乱到了极点。”

王思宇摆摆手,指着七号别墅,轻声道:“燕妮,你看,如果开枪的那个家伙,是以伤人为目的,应该能够绕过大门,直接打到玻璃上,从他选择射击的角度来分析,恐怕是另有企图。”

“那也要小心些,不能拿生命当儿戏。”白燕妮点点头,见鲁玉婷手里握着菜刀,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不禁抿嘴一笑,柔声道:“这个小婷婷,还真有意思哟,像个假小子一样。”

鲁玉婷穿着高跟鞋,有些不跟脚,好不容易跑到两人身边,停下脚步,喘匀了一口气,才绷着脸孔道:“王书记,我刚才打过电话了,毛局长马上就到,侯秘书长也已经在路上了。”

王思宇点点头,笑眯眯地道:“让他们过来也好,咱们先回去吧,你们两位,一个拿着长剑,一个握着菜刀,都跟拍电影似的,让市局的同志们看了,会笑掉下巴的。”

鲁玉婷却哼了一声,不依不饶地道:“王书记,他们还好意思笑?市委书记家里遭到枪击,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滨海市公安口的脸可就丢尽了,我要是他们,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也不能那样说,这件事还真有些蹊跷。”王思宇皱起眉头,暗自琢磨着,今天这件枪击案,倒为彻底解决当前的问题,提供了难得的契机,应该加以利用,将这把火烧起来。

三人返回院子,沈楠楠从车后转了出来,用手拍着胸脯,脸色苍白地道:“王书记,白姐姐,你们胆子可真大,我刚才也想追出去,就觉得双腿发软,直打哆嗦,根本迈不动步子。”

鲁玉婷瞟了她一下,挽了白燕妮的胳膊,眼里露出崇拜的目光,悄声道:“还是白姐姐最厉害了,刚才拔剑追出去的动作,真是漂亮极了,和那些武打明星差不多,有时间,一定要教我剑法,我要给白姐姐当徒弟。”

白燕妮不禁莞尔,摇头道:“婷婷,别乱说,我可不会什么剑法哟,只不过用来壮胆的。”

“我才不信呢,好姐姐,一定要教给我!”鲁玉婷嘴巴很甜,把白燕妮哄得很是开心,咯咯地笑了起来。

坐到沙发上,闲聊了一会儿,听到外面的警铃声越来越近,白燕妮怕传出绯闻,不想和外人接触,就拉着沈楠楠上了二楼,躲进书房,说起了悄悄话。

几分钟后,四辆警车呼啸而至,停在大门口,市局局长毛守义、刑警队长吴明谱等人跳下车子,鲁玉婷迎了出去,板着面孔,向几人介绍了案发时的情况。

毛守义查看了弹孔的位置,又向山坡上望望,仍然心有余悸,就转过身子,盯着吴明谱,声色俱厉地道:“明谱,犯罪分子的气焰太嚣张了,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行为,我责令你们,三天内必须破案,如果破不掉,你可以考虑辞职了。”

“是,毛局长,保证如期完成任务!”吴明谱双腿并拢,‘啪’地打了个立正,敬了警礼,又把手一招,将十几名干警叫到旁边,分派了任务,各自分头行事,他亲自带了几名干警,向山坡上走去,到现场查找线索。

毛守义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院子里磨蹭了一会儿,见王书记没有出来迎接的意思,愈发觉得事情不妙,就硬着头皮,在鲁玉婷的陪同下,进了屋子,望着沙发上的王思宇,愁眉苦脸地道:“王书记,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这个公安局长没有做好工作,请您批评!”

王思宇把手中的报纸放下,大度地一笑,招手道:“毛局,过来坐吧,大周末的,给同志们添麻烦了。”

毛守义叹了口气,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接过鲁玉婷递来的茶水,放到旁边,摘下警帽,正色道:“王书记,在您的指示下,市局加强了对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打掉了几个称霸一方的流氓团伙,可能引起了黑恶势力的反弹,有人想用这种方式,进行威胁恫吓,他们的阴谋,是绝不会得逞的。”

王思宇点点头,看了他一眼,含笑道:“毛局,最近打黑的态势不错,但今天的枪击事件表明,涉黑势力的气焰仍很嚣张,咱们滨海市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再接再厉,除恶务尽,绝不能半途而废。”

“王书记,请放心,我们会认真落实您的指示。”毛守义察言观色,见王思宇并没有恼羞成怒,大发雷霆,而是一团和气的样子,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就稍稍放松了些。

他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又抬起头,故作关切地道:“王书记,七号别墅的位置不太好,外面就是一片开阔地带,没有遮挡,不利于安保工作,是不是请您考虑下,挪到中心区域?”

王思宇摆摆手,淡淡地道:“哪都不去,我就住在这里,如果不得不搬走,那就证明,你这位公安局长不称职,该换人了。”

毛守义羞愧难当,低头喝了几口茶水,掩饰了尴尬,又侧过身子,轻声道:“王书记,我们这边的工作,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的,就在今天凌晨,一个涉黑团伙的头目,迫于警方施加的强大压力,畏罪自杀,在留下的遗书里,把过去许多违法犯罪的问题,都交代了出来,他就是那个长期霸占长途客运站的不法分子,绰号叫疯子。”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皱眉道:“这个人的事情,我也听到过一些,你们打黑的思路是对的,不能只打小喽啰,要打‘山大王’,但也要注意工作方法,要顺藤摸瓜,把他们幕后的保护伞也挖出来,这些人为祸多年,犯下累累罪行,为什么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毛守义有些坐不住了,沉吟半晌,就起身道:“王书记,您的批评非常对,我会再次召开局党委工作会议,总结经验教训,力争把扫黄打黑工作,向纵深推进。”

王思宇站了起来,和他握了手,轻声道:“守义同志,要打硬仗,我会让纪委配合你们,双管齐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好的,王书记。”毛守义在手上加了把劲,声音却有些发冷,他转身离开屋子,来到院子里,回头望了一眼,暗自叹了口气,这真是咄咄逼人了,看这架势,公安口上这一刀,横竖是躲不过去了。

只是不清楚,这位王书记,到底存了什么心思,是想收伏自己,还是赶走自己,亦或是摘下自己的官帽,杀一儆百,摸不清对方的真实想法,让他也有些进退维谷,左右为难了。

毛守义魂不守舍地出了院子,一不留神,险些与迎面而来的市委秘书长侯晨撞了个满怀,发觉之后,忙停下脚步,苦笑道:“秘书长,你也得到消息了?”

侯晨点点头,把他拉到旁边的阴影里,皱眉道:“守义啊,怎么搞的嘛,这件事情要是传到上面,影响会有多恶劣,你想过吗?”

毛守义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道:“秘书长,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好像幕后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操纵着一切,非把矛头指向我们公安部门,我们是流血流汗又流泪,满腹委屈,却不被理解。”

侯晨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道:“守义,你先不要抱怨,也该反省一下了,滨海这两年的社会治安的确很乱,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也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要警惕啊!”

毛守义却摆摆手,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有些恼火地道:“秘书长,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四处造谣,不是我毛守义自夸,放眼南粤,滨海的情况还是很好的嘛,就算是南都市,大白天不也有骑摩托车抢包的吗?咱们这里的犯罪率,控制得还是极好的,破案率也名列前茅,不管市委领导怎么看,我是问心无愧的。”

侯晨见状,赶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守义,先别激动,你在公安口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刚才的提醒,也是为了你好,毕竟,王书记刚到这里,不了解实际情况嘛,前几天刚刚发过火,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你不妨换位思考下,他会怎么想?”

毛守义点点头,拉住侯晨的手,用力摇了摇,轻声道:“秘书长,多谢你的关心和理解,还请美言几句,我总觉得,有人在王书记面前上眼药了,这一朝天子一朝臣,搞不好,我这颗脑袋,要拿来祭天了。”

“守义同志,开什么玩笑!”侯晨瞪了他一眼,又缓和了语气,热络地道:“放心吧,该说的话,我自然会说,不过,我老侯能力有限,人微言轻,你毛大局长,上面自有真佛佑护,就不要拜咱这假菩萨了。”

毛守义心领神会,摆摆手,苦笑道:“能不去打扰张书记,就不要打扰了,免得旁人说闲话,我这个公安局长,真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经常稀里糊涂的,就把人得罪了。”

“理解,理解,守义啊,都不容易。”侯晨嘴角含笑,目送着毛守义离开,冷笑了一下,就转身进了院子,敲门进屋后,快走了几步,焦急地道:“王书记,没有受伤吧?上午本想出去郊游,还没等出市区,就接到小鲁同志打来的电话,惊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后背还是湿漉漉的,这个毛守义,真是不像话,工作怎么干的?”

王思宇笑笑,把他让到沙发上,亲自倒了茶水,递过去,含笑道:“倒没有受伤,不过,这次的事情,让我更加感觉到,滨海市的社会治安情况不容乐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之所以会有现在的乱象,和某些部门的长期不作为是分不开的,要下大力气整顿队伍了。”

侯晨心里‘咯噔’一下,没有急着表态,而是侧过身子,试探着问道:“王书记,事态如此严重,不能掉以轻心,是不是把情况通报给其他常委,商讨下应对方案?”

王思宇双目微垂,摸着沙发扶手,轻声道:“就明天晚上吧,开个小会,人不要太多,免得走漏风声,卢市长,许书记,再加上你我,咱们四个要先取得共识,抽时间,我再去趟省城,向省委赵书记做下汇报,就可以开始了,这次不能下毛毛雨,要把打黑和反腐结合起来,打几只大老虎,要有动两个常委的思想准备。”

侯晨拿起杯子,喝了几口茶水,思索片刻,就点点头,一字一句地道:“王书记,我坚决支持您的决定!”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