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低手寂寞 著
第九卷 江南好
第三十九章 印章

被瑶瑶捉弄了一次,搞得王思宇有些尴尬,不过还好,美人们只是轰然一笑,并不生气,望着餐桌边身着泳装的众佳丽,王思宇龙颜大悦,和众人倒了红酒,边喝边聊,房间里笑声不断,充满了节日的喜庆气氛,说实话,辛苦忙碌了一年,能够有这样的相聚,委实让人欣慰。

晚上春晚的节目,并不精彩,让人看得有些提不起精神,可当胡可儿出场时,还是惹来一阵欢呼雀跃,王思宇也把目光盯住了银屏,望着那身着银白色旗袍的佳人,脸上带出会心的微笑,在如潮的掌声中,她缓缓走向舞台的中央,深情地唱了一首《心愿》。

然而,或许由于紧张的缘故,胡可儿的表现并不理想,那原本如同天籁般的声音,竟然有些发虚,让人听了有些惋惜,王思宇盯着那张俏脸,手持透明的高脚杯,摇了摇杯中红酒,暗自思忖着:“可儿,不必担心,你的心愿我已知晓,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首歌曲完毕,在掌声当中,众人就又拿起酒杯,轮流敬酒,王大官人有些受宠若惊了,就在美人们娇声软语的相劝之中,推杯换盏,很快就喝得有些飘飘然,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以他的酒量,根本就是千杯不醉,可在这几位如花美眷的殷勤相劝下,又岂有不醉之理?

晚上,除了叶小蕾和廖景卿外,几位美人倒都喝多了,就连瑶瑶也是小脸通红,直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王思宇去把众位美人安顿好,就去了浴室,冲过热水澡,躺进浴缸里,摸起手机,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几位美人打电话,先是安慰了白燕妮,又拨通了宁露的电话,温柔地煲起了电话粥。

宁露现在已经住进医院,除了殷女士陪护外,还有两位专门的外籍护士,对她进行悉心护理,而她即将分娩的消息,已被宁家人刻意隐瞒下来,陈启明虽然得到了消息,但他的表现倒是极为平静,并没有追问细节,其实,这样的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宁露穿着干净整洁的孕妇服装,斜倚在床头,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抚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眼眸中闪动着无限喜悦之色,一脸温柔地道:“小宇,孩子叫什么名字,定下来了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露露姐,就叫璟瑜好了。”

宁露莞尔,柔声道:“王璟瑜?”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解释道:“是美玉的意思。”

宁露轻轻点头,犹豫着道:“可这名字有些拗口,我怕孩子以后会闹。”

王思宇笑笑,不以为然地道:“放心吧,她要是敢闹,我就打屁股。”

宁露蹙起秀眉,冷哼道:“臭小宇,你敢欺负女儿,我就和你没完!”

王思宇摇了摇头,微笑道:“露露,放心吧,我就是随意说说,咱们那乖巧可爱的女儿,疼爱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打她半下。”

宁露扑哧一笑,抿嘴道:“还没出生呢,何以见得会乖巧可爱?”

王思宇微微一笑,讨巧地道:“她的性格,肯定是和你一样,温柔贤淑的。”

宁露莞尔,柔声道:“那要是像你呢,怎么办?”

王思宇咧了下嘴,讪讪地道:“那还真不好办,没准,我要把老李飞刀的绝技,传授给咱女儿了,让她日后行走江湖,也好有个防身的绝技。”

宁露啐了一口,俏脸绯红,她把头转向窗外,喃喃地道:“华人街上鞭炮响了好久,国内一定更热闹,小宇,我想爷爷了,好像听他絮叨过去的事情。”

王思宇微微一笑,温柔地道:“露露,那等孩子生下来,你陪我一起回国吧。”

“不用了,还是在国外,免得惹出绯闻,影响你的发展。”宁露说着,眼圈竟然红了,感激地道:“小宇,谢谢你,真的谢谢,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幸福。”

王思宇笑了笑,小声道:“露露,我又何尝不是呢,过几天,我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就提前赶过去,陪着你迎接咱们的乖女儿。”

宁露‘嗯’了一声,用手摸着小腹,羞涩地道:“那好,小宇,我和女儿等着你过来!”

王思宇如饮甘霖,内心充满了喜悦之情,又笑着哄了美人一会儿,就挂断电话,这时酒劲上来,他把手机放在旁边,想着那个即将降生的小婴儿,嘴角浮上一抹笑意,居然躺在浴缸里睡着了。

半个小时后,叶小蕾敲门进来,才把他叫醒,拿毛巾擦了他的身子,扶着他回了卧室,盖了被子后,站在床前,盯着王思宇酣睡的面容,瞧了许久,才关上台灯,蹑手蹑脚地离开。

接下来两天,王思宇在别墅里面闭门不出,享尽了无边艳福,初三之后,才去了省委书记沈君明家里拜年,在商议了几件要紧事情后,王思宇和对方讲了,要去美国处理私事,恐怕要到二月下旬才能回来,沈君明欣然允诺。

借着拜年的机会,王思宇也想和省长张平湖缓和下关系,就送了一幅漂亮的山水画,名为《江山如此多娇》,张平湖也是爱画之人,拿着放大镜,看了半晌,不禁笑着赞道:“好画,真是一幅难得的好画!”

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略带歉意地道:“平湖省长,前些日子,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分歧,对您多有不敬之处,还望省长海涵。”

张平湖摆摆手,坐在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扶手,笑着道:“没关系,真理都是越辩越明嘛,更何况,咱们是君子之争,不妨事,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王思宇放下茶杯,微笑道:“这就放心了,平湖省长,以后我若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多批评,我定然虚心接受。”

“不会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吧?”张平湖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道:“昨儿接到了储君的电话,他那边压力也很大,现在国际形势变幻莫测,真是瞬息万变!”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还不是美国佬在搞事。”

“谁说不是!”张平湖微微皱眉,端起茶盏,品了一口香茶,沉吟道:“上面现在把大半的心思,都用来处理国际事务上了,2月14号,储君要访美,再次谈判。”

王思宇听了,默然不语,半晌,才轻声道:“美国佬太嚣张了,应该坚决给予回击。”

张平湖愣了一下,诧异地道:“怎么说?”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日期里有名堂,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应该是在暗示,G2模式最后的窗口期就要关闭了,他们就要开始动手了,要搞掉咱们这个全球实力第二的国家。”

张平湖皱起眉头,有些纳闷地道:“还有这个寓意?”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应该是有吧,就像这些年,每年的1月11日,咱们都会展示些新的军事装备成果,既是打击他们的军事霸权,也是打击他们在全球的政治、经济地位,这就是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了。”

张平湖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把手抬起来,摸着额头道:“美国人最近是不太安分,总在周边搞事情,他们现在对伊朗搞武力恫吓,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想把咱们在外面的锚点,都拔出来。”

王思宇认真地听着,也就着这个话题发表见解:“强敌环饲的情况下,还是要延续过去的政策,韬光养晦,拒绝诱惑,绝不当第一,继续瞄着欧美之间的战略缝隙用功,只要美元弱下去,欧元起不来,人民币实现国际化,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咱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张平湖淡淡一笑,又沉吟道:“问题是周边这些国家,总想借助美国人的力量,来和咱们抗衡,这样问题就比较麻烦了,处理吧,说是以大欺小,更要给美国人留下口实,不处理,他们倒张狂起来了,变本加厉地挑衅。”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很简单,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舍掉外面,把手收回来,专心搞咱们的经济内循环,当然,这也需要在南海方向强势起来,那里是龙头,无论如何,都要抬起来,其他地方,倒可以软硬兼施,徐徐图之。”

张平湖哈哈一笑,点头道:“龙抬头?这个比喻很有意思。”

“省长见笑了。”两人又聊了几句,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见时间不早了,忙起身告辞道。

张平湖也站了起来,笑着道:“思宇同志,稍等,既然上门了,就不要空手回去。”

说罢,他招了招手,把生活秘书叫来,嘱咐几句,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位秘书就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礼品盒过来,张平湖把盒子转交给王思宇,风趣地道:“这里面是一枚印章,就送给你了。”

王思宇笑笑,赶忙道谢,随即离开省长家的大院,坐进小车,返回别墅,进了屋子,见美人们仍在玩牌,他站在旁边,观望了一会儿,就回到书房,把礼品盒打开,从里面取出那枚红色印章,仔细把玩着,却见上面写着‘平湖宝鉴’四个篆体字。

这个时候,瑶瑶忽然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宣纸,笑嘻嘻地道:“舅舅,这是我画的作品,你看看怎么样?”

王思宇把印章放下,接过那张宣纸,却见上面画的是一条威风凛凛的八爪金龙,在山水之间盘旋,摇头摆尾,活灵活现,颇有裂纸欲出之势。

瑶瑶凑了过来,伸出白嫩的手指,指着画中之龙,笑着道:“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了,刚才妈妈见了,都非常喜欢,说我有画画的天分呢!”

王思宇笑笑,点头夸赞道:“不容易,瑶瑶,你这样小的年纪,就能画出这样的作品,实属不易。”

瑶瑶听了,极为开心,笑眯眯地道:“舅舅,既然喜欢,就送给你好了,当是新年礼物!”

王思宇哈哈一笑,点头道:“好的,瑶瑶,这份礼物,舅舅就收下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要出去看他们玩牌了!”瑶瑶拉着裙角,站在镜子前面扭了几下,就蹦跳着离开。

王思宇把那张画放在书案上,仔细端详着,一时兴起,就拿起一管狼毫笔,饱蘸墨汁,在上面挥笔题道:“无边春色来天地,有志金龙越古今。”

随即,取了那枚印章,蘸上红泥,轻轻地按了下去!


错衡文学网www.cuo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