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找不到的小说请留言,小衡我看到后及时更新。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湖光山色》 周大新 著

茅盾文学奖 小衡 42浏览 0评论

进入目录页阅读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湖光山色》 周大新 著

作品简介

《湖光山色》是周大新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以亚洲最大水库——丹江口水库为地点,描述一个曾在北京打过工的乡村女性暖暖与命运抗争追求美好生活的不屈经历。2008年《湖光山色》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湖光山色》通过楚暖暖和旷开田从贫穷到富裕的经历讲述了一个关于人类欲望的寓言。在北京打工返乡的楚暖暖一无所有,她拒绝了村主任弟弟的求婚,大胆地与村上的穷小子旷开田结了婚。一开始,两人为了还卖假除草剂的债务而焦虑不堪、艰辛劳作。考古专家谭老伯对楚长城的关注使暖暖意识到了财运的到来。两人在没有还清债务的情况下就开始建房屋,并在金钱的鼓惑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扩大楚地居的规模,还建立了南水美景旅游公司。为了能够让游客在楚王庄多呆几天、从游客身上捞取更多的钱财,在北京见过世面的暖暖无师自通地将凌岩寺与湖心迷魂区“吹”得天花乱坠,并且专门雇人挡住通往楚长城的小路收取门票、在东岸负责招揽游客。及至在薛传薪的鼓动下共同投资赏心苑,开田击败詹石磴当选村主任,暖暖和开田对物质对权力的欲望也达到了顶峰。然而,欲望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并且给他们带来了不幸:过度痴迷于金钱、权力的开田与暖暖离婚,聪明能干的暖暖也无法控制楚王庄富裕以后产生的道德败坏的局面,最后私欲膨胀的开田由于默许赏心苑的非法经营而被警方带走。

时代背景

回应着中国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的变革现实,上世纪80年代对乡村社会当下主体进行正面书写的文学作品大量涌现,并以其对社会生活的立体、多元呈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产生了一大批史诗性作品。不过情况在新世纪前后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咄咄逼人的城市化进程面前,在资本、权力、体制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乡村社会主体特性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和这一时期乡村社会所具有的复杂社会历史内容相比,以正在演进的乡村生活为主体的文学叙事却逐渐陷入了严重危机,对现实生活全面深入呈现的能力越来越弱化。作者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完成了作品。

创作缘由

周大新2004年夏季的故乡之旅,他在家乡领导和文友的陪同下,看了九重山上的楚长城。他原以为楚长城只有一公里长,谁知道竟然长得看不到头,蜿蜒很多山头,规模那么大,看起来那么雄伟,经历几千年的风雨,还有一人多高,当年房子的地基、练兵场都还在,真是让人惊诧。可以想象当年该有多么威武雄壮了。后来他又到淅川香严寺、丹江湖(即丹江口水库)看了看,沿着湖走了很久,还到农户家和乡亲们拉了家常。他感慨今天的农民和过去确实不一样了,种什么能多卖钱,心里都有数,是市场经济大潮下的新型农民。而《湖光山色》正是看到家乡的这一景象后,作者想为故乡的父老乡亲创作的。

主题思想

《湖光山色》分“乾卷”“坤卷”,借用阴阳五行的“水、木、火、金、土”作为结构。“阴阳说是对宇宙起源的解释,五行说是对宇宙结构的解释,以此为结构小说是预示着人物关系和人物命运,暗示万物的此消彼长,相生相克。”作者用阴阳五行表现人物关系与人物命运,而五行的每一行并不对应某一个角色或某一种命运。“作者更愿意以此暗示人生的混沌与无常。”“命运的玄机”一直是作者思索的问题,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暖暖一直在人生路上奔波着寻找属于她的幸福,但得到的却和期盼的相差万里,这让人们不得不去审视她脚下的路和那些路的拐弯处,也许导致结局的玄机隐藏其中。她本来已经在城里开始打工,母亲的病让她重返家乡。虽然她按照自己的意愿选定了婚姻,渐渐地发现,她看好的淳朴男青年旷开田,也无法避免在物欲与权力的诱惑下变质。暖暖更没想到的是:当她希望利用本地的旅游资源使这个村庄摆脱贫困时,却给整个村庄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周大新用五行来串起故事,也暗含着人物命运就是如中国传统中所说的那样:“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小说对男性权势的表现可谓有独到深刻之处。村长詹石磴利用手中职权百般刁难暖暖,在中国社会就连乡村权力也大得无限,到处都有权势勾结沆瀣一气的现象。詹石磴几乎要置暖暖于死地,打击报复,不择手段,几乎就不给人活路。就这一点,作者写出了普通农民要靠勤劳致富的艰难,也写出了中国当代改革开放搞活市场经济比较正常的一面。当代小说只要一写市场经济就少不了权钱勾结,很少有人认真写一写普通劳动者如何发家致富。而中国当下还有不少民众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靠自己的勤劳致富的。作者还是比较客观地写出了这一面。尽管这里带有很强的理想化的色彩,但作者时刻没有放弃对乡村权势的揭露。

小说写了旷开田的转变,旷开田曾经朴实厚道,与暖暖相亲相爱,一旦当上村长,手中有了权势,就开始变坏。旷开田对詹石磴侮辱他老婆始终耿耿于怀,既仇恨詹石磴,也对暖暖恶意相加。詹石磴后来失去权势,不名一文,穷病缠身,旷开田让人用担架抬着他,并让他去看男人买自己女儿的春。这就是农民的方式,一报还一报。狭隘、自私、自卑与自负,这些农民的品性,在作者的笔下得到了彻底揭露。这部小说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写出了农民自发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以及资本介入农村带来的新的机遇和挑战,特别是更大的资本进入农村形成的新的一系列矛盾,新的资本与权力结合,这是薛传薪与旷开田的结合。旧有乡村权力詹石磴没有抓住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的机遇,他注定了要失败,而暖暖抓住了,她成功了。但旷开田走了权力与资本结合的道路也带来新的问题。作品在这方面探讨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也为中国农村下一步的道路提出思考。这其实是中国当下经济改革的某种缩影,权力与资本结合会产生巨大的能量,人民的力量可以制衡这种能量。小说当然还写出了另一面,这是当代乡村和市镇都普遍存在的问题,家庭遭遇到的经济冲击。过于穷困这对于家庭伦理是一种冲击,对富裕的向往会使家庭崩溃;而富裕起来后,家庭伦理也同样面临考验,夫妻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享富裕。这说明中国社会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面临着整个社会的人文素质和精神品格的危机。在《湖光山色》这个结构严密充满悲情和暖意的小说中,周大新以他对中国乡村生活的独特理解,既书写了乡村表层生活的巨大变迁和当代气息,同时也发现了中国乡村深层结构的坚固和蜕变的艰难。因此,这是一个平民作家对中原乡村如归故里般的一次亲近和拥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乡村变革发自内心的渴望和期待,是一个作家洞穿历史后对今天诗意的祈祷和愿望。

艺术手法

语言特色

叙述语言的特色朴素、通俗却不失肤浅的语言“暖暖这天晚上久久未能入睡……你会骂我丢了楚家的脸吗?”这段语言表达了性别差异。这极其朴素、直白,没有丝毫掩饰的叙述语言,真切地抓住了女性固有的心理思维和语言,描述一个农村少女在结婚前夜所有真实的心理活动。

千姿百态的人物语言

(一)暖暖的语言暖暖的智慧、善良、崇高是通过她很有个性的语言表现出来的。语言节奏是指语音的长短、高低、轻重、疾徐、间歇和音色相配合、相承接所造成的语言的节律,它能形成富有音乐性的语言美,从而具有表情达意的作用。一般急促、明快的节奏往往体现激昂或喜悦之情,而缓慢低沉的节奏则表达压抑或悲哀的情绪。暖暖一串不歇气的反问,紧张而有序的语言节奏、层层深入,形象地显露出一个富有决策能力的“军师”锋芒。“暖暖止住他……开田攥紧了暖暖的手。”以小见大,作者将一个有想法有眼光有创新精神的农村新女性绘声绘色地表现出来。这段语言,成功地刻画了暖暖非“等闲之辈”的个性思维特征。“詹石磴看见后便拎着提包径直走过来讥讽地问”到“暖暖拖了长腔附和着。”沉着、冷静而不失端庄的讽刺性语言,将“养蝎子”三字拖了长腔附和村主任,充分表现出楚暖暖正直、不惧权贵,善于辩驳,自强自爱的个性。暖暖抓住了詹小耳贪小利的心理特征,用这一段话使小耳心甘情愿地成为暖暖生意的可靠助手,显示出一种不可抗拒的语言力量。“女副总经理对暖暖满眼的不耐与不屑”到“咱们今天就从前厅部的管理操作规范说起。”暖暖抓住了韩姐趋炎附势的心理,用一副不卑不亢的语言,既有力的回击了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韩姐,又有效地维护了自己的尊严,使韩姐对暖暖刮目相看,从心底不敢得罪暖暖。作为小说的结局,语言模糊又含蓄,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它给了读者更宽、更广的想象的空间。这种效果,是作者对文学作品理解的延伸和进一步阐发,读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走得越远越好……走得越远越好”一句含蓄隽永的话语给读者带来无限的思考,这种思考可以是对旷开田本人的进一步解读,可以是对暖暖悲剧命运的同情,也可以是对整个人生与社会的再次审视。

(二)旷开田的语言“麻老四这当儿从地边经过……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了。”这段话语塑造了勤劳的旷开田“装模作样”随机应变的机智形象,博得了读者会心的微笑,展示了语言的幽默与智慧,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作者借助简短而友好的对话,真实地再现了一个普通农民淳朴、敦厚又热情的形象。“把清脆的笑声撒得满山满岭都是”巧妙地给这种语言氛围增添了和谐。在请求詹石磴允许自己搭窝棚、卖门票受到拒绝时,旷开田见机行事,随机变换的语言活灵活现地勾勒出以前老实巴交的旷开田开始变得精明、机灵起来。旷开田语言、语气的变化,暖暖无奈的回应,逐渐暗示钱与权对旷开田的腐蚀。他的敦厚、善良的人格开始变质。话语中流露出一个一手遮天的第二代詹石磴,强硬的语言再次表现他刻意验证自己的淫威。人的犯罪心理发展到人格的改变,表明这个人的犯罪心理已经定型。旷开田便是一例,他从贫穷走到富裕最后堕落为罪人,这个难以自拔的人格蜕变给我们深刻的印象和警戒,这一切正是通过旷开田语言变化来成功实现的。他的语言变化充分地显示人性的嬗变。旷开田的这些居高临下的语言表明他已被官场、生意场腐蚀。从前敦厚、善良的旷开田已彻底地不复存在了。一句“县官不如现管”也反映了社会上一些腐败官员的做官风尚,道出现实社会中实实在在存留着值得我们思考的腐败现象。旷开田一步步被暖暖帮扶起来,本应该是暖暖心中更加有本事、能造福百姓的好丈夫、好村主任,没想到富裕之后、当官以后,在钱、权的反面影响下,他却出乎意料地变质成一个为富不仁、坑害百姓的庸官。小说巧妙地通过旷开田语言的演变,实实在在地反映和揭示出旷开田这一小说主人公的人性悲剧。体现出小说的语言魅力。

(三)詹石蹬的语言詹石磴是小说的第三号主人公,在小说故事的前、中期他出场很多,周大新用口头语言、心理活动语言来刻画一手遮天、盛气凌人的村干部。对妻子愤怒的反驳话语及语气中处处流露出一个村干部自高自大,盛气凌人的个人主义者。在旷开田请求詹石磴批准添盖房子未得到允许后,暖暖亲自找詹石磴,詹主任以性为交易条件,詹主任傲慢、侮辱人的语言显示了他自私自利、一手遮天的官僚作风。

(四)谭老伯的语言谭老伯辩证的富有逻辑的语言显示出他渊博、理智、客观、严谨的语言风格,它给人启迪:人生路上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多经历一点未必都是坏事;欲望这个东西,没有它,人就不成为人,全放纵,也有可能使人变异为非人。事情都是互相关联着的。

(五)天心师父的语言从“天心师父听罢叹一口气“到“也无益。”这一席话语是作者巧妙地借天心师父之口总结了造成暖暖悲剧命运的根本原因,意味深长,富有很强的艺术张力,真正给读者带来了语言魅力。言语环境是由许多因素构成的,主观方面的因素有说话的人的阶级身份、思想、性格、修养、处境、情绪等。文本将谭老伯、天心师父的语言置入恰当的语言环境中,用他们的语言讲述社会,讲述他们的灵魂。

(六)群言从“不识字的五奶奶拄着拐杖不解地问开田”到“没有你娘能有你吗”不识字的五奶奶误解“母司”的话语使人感到幽默,令人发笑,幽默语言给开田家公司揭牌喜庆的气氛增添了一份愉快,生动活泼。周大新的《湖光山色》的成功就在于小说从水、土、木、金、火、水的特殊命名语言开始,到文本中用朴素、通俗却不失肤浅的叙述语言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的精彩语言深刻展现了我国当代农村经历的巨大变革,当代农民物质生活与情感心灵的渴望与期待。

神话传说

《湖光山色》在叙述主人公旷开田的人生轨迹时,也穿插了楚王赀的历史传说。楚王庄前后两个“王”詹石蹬和旷开田,他们像历史上的楚王赀一样被权力异化,沦为权力的奴隶,丧失了人性中的善良与美好。然而最初穷小子旷开田非常憎恨詹石蹬这种仗势欺人的人,可是当他当上村主任,也拥有了无尽的权力的时候,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欺压良善,无恶不作,把自己当成了村里的王,对村民任意欺凌,甚至对曾经与他同甘共苦的妻子——暖暖,也是毫不留情,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两个寓意相同的“王”,将历史与现实、古代与现代联系起来,揭示了当下乡村政治权力的历史文化基因,带给读者许多耐人寻味的思考。

作品评价

在这个结构严密充满悲情和暖意的小说,周大新以他对中国乡村生活的独特理解,既书写了乡村表层生活的巨大变迁和当代气息,同时也发现了乡村中国深层结构的坚固和蜕变的艰难。因此,这是一个平民作家对中原乡村如归故里般的一次亲近和拥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乡村变革发自内心的渴望和期待,是一个有识见的作家洞穿历史后对今天诗意的祈祷和愿望。《湖光山色》对人性复杂性、可能性的表达是小说值得称道的另一个方面。

——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孟繁华

在河南作家擅长诡异怪诞的路数中,周大新的风格显得平实婉约,他细腻舒畅反倒显得别具一格。这部小说带着浓重的乡土气息,也包含着怀乡的感情,所以小说写得流畅舒缓,虽有矛盾,但没有痛不欲生的悲怆。整部小说还是如湖光山色,清新可人,给人以阅读的快感。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

《湖光山色》注重的是日常性叙事,却把人生故事、时代的文化形象及其变异、民间性和寓言性的内容都综合在小说叙事之中了。它真正的蕴涵当然不是那种单凭“勇气”揭露矛盾和解决矛盾的创作所能比的。

——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吴秉杰

从写家族历史的《第二十幕》到写城市生活的《21大厦》,《湖光山色》使周大新再一次回到了他最擅长的当代乡村。

——《小说选刊》杂志主编、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中国作家贺绍俊

深有意味的是,秩序的打破一方面改变着人性和传统人际关系,如旷开田和詹石磴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纠葛和轮回往复;另一方面,无论时势如何变化,仍有许多美好的东西始终不变,并因大浪淘沙而更加彰显其光泽,暖暖以及始终支持、爱护她的村民们就是明证。正是在这种“变”与“不变”的纠缠中,《湖光山色》为人们展现了一个既有主色调,又纷呈着各种杂色的小说世界。

——《文艺报》总编辑阎晶明

《湖光山色》对乡村的艰难发展做出了深刻的探讨。“富起来之后,家庭伦理也同样面临考验,夫妻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享富贵。社会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面临着社会人文素质和个人精神品格的危机。

——北大中文系教授陈晓明

作者简介

周大新(1952-),当代作家,河南邓州人。中共党员。1985年毕业于西安解放军政治学院。1970年应征入伍,历任济南军区战士、班长、排长、副指导员、干事,总后勤部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曾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冯牧文学奖等。有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朝文、捷克文。多部作品被改编为戏剧、电影和电视剧。

周大新出身农村,出身农民,因此对农村题材的小说情有独钟。许多年以来,他一直在记忆的最深处反复思考搜索,一直对故乡的风情人物反复沉淀过滤,仔细地寻找着可用来“做”小说的素材。周大新用饱含感情的大笔写出来的以农村生产生活为主题的小说,多以豫西南盆地作为背景,以豫西南农民作为主角,写出了自土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农村生产关系发生的变革,农村人际关系发生的变化,也写出了农民心态行为的变异和思想观念的嬗变,从而表达出自己对农村生活的独到见解。周大新的农村题材小说,既散发着清新与芳香,更蕴含着苦涩与沉重,读来特别给人以思考。

周大新在小说中含蓄地提出了自己对当前新农村建设的看法:欧洲的田园化已经失败,中国的新农村建设应当走自己独特的道路;同时,也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对新农村建设的忧思: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随着市场的强力冲击,农村美好的人际关系开始逐渐变异,农民纯真的心灵世界开始逐渐扭曲……然而,周大新并没有就此而否定新农村建设,更没有由此而产生悲观绝望情绪。小说的结尾,正义战胜了邪恶,美好的未来在眼前闪现,这正是周大新对新农村建设寄予的最美好的祝愿。

周大新著有长篇小说《走出盆地》、《第二十幕》、《21大厦》,中短篇小说集《汉家女》、《香魂女》、《银饰》、《左朱雀右白虎》、《向上的台阶》,文集《周大新文集》(5卷)等。《汉家女》获全国1985年-1986年优秀短篇小说奖,《小诊所》获全国1987年-1988年优秀短篇小说奖,《向上的台阶》获第六届百花奖和《十月》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长篇小说《第二十幕》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

转载请注明:错衡文学网 »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湖光山色》 周大新 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