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天行者》 刘醒龙 著

茅盾文学奖 小衡 14浏览 0评论

进入目录页阅读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天行者》 刘醒龙 著

作品简介

《天行者》为中国当代作家刘醒龙重要作品,出版于2009年,《天行者》以中国20世纪90年代贫乏的乡村教育为背景,讲述了一群在贫苦生活中无私为乡村教育事业做出贡献的民办教师为求转正而发生的辛酸故事,也反映出被人们遗忘已久的乡村民办教师曾有过的艰难历程。该书秉承了作者现实主义的一贯风格,以细腻的笔触、朴实的文字落脚于中国社会的一隅。

20世纪90年代,我国存在着四百多万人之多的民办教师,他们在及其艰苦的环境里担负着义务教育阶段的一亿几千万农村中小学生“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刘醒龙有感于这种现象,1992年为他们写下中篇小说《凤凰琴》。《凤凰琴》在取得巨大成功后,刘醒龙接到众多读者来信希望看到小说的续集。刘醒龙并未理会这些信件。而十几年后,乡村教育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作者又有感于一篇讲述乡村教师的文章于是写下了《凤凰琴》的续集。

《天行者》是献给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乡村英雄的悲壮之歌。书写了一群民办教师在农村中的坚守与盼望,是对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农村四百多万民办教师的近乎临摹式的描写。长期以来的文学作品中,民办教师的形象一直被限定于低下的文化、社会地位之中,政治形象以及教育贡献往往被简单的勾勒或直接忽略,而刘醒龙则超越了这层简单的政治道德评价,立体地表现了中国民办教师在底层无私奉献的形象。《天行者》从宏阔的政治、文化以及时代变革的历史进程出发,深度把握了中国民办教师的历史命运,透过民办教师的道德光辉,深入地窥探了民办教师的文化心理!同时,《天行者》不同于其他书写民办教师的作品的是作者也将艺术触角深入到广袤的中国乡村,思考着被文学作品遗忘已久的中国乡村的文化与政治。

名家点评

“刘醒龙的《天行者》就是这样一部超越了简单政治道德评价,立体地表现中国民办教师的优秀作品!”

——周新民

“《天行者》不是一部简单的乡村知识分子精神的颂歌,而是一部意蕴丰厚的现实主义力作。”

——陈瑶

“《天行者》可谓是民间英雄的再现之旅。”

——尹正保

“当代诗人北岛在其《回答》中有名句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这里,我篡改北岛的名句,用以评价刘醒龙的长篇小说《天行者》。”

——王春林

“在长篇小说《天行者》中作家大胆闯进描写对象‘自我’内心世界中去,准确又合乎逻辑地揣摩人物在特定情势下的所想、所说、所做,同时保持他清明的理智和独特的创作个性对生活、对人有自己的敏锐观察和见解对他笔下的每个人物还做出了恰如其分的美学评价。”

——王子杰

“《天行者》零距离的描绘了中国乡村教育的现状,总体上来说是’民办教师的纪念碑,乡村学校的艰辛史。”

——宋辰博

作者简介

刘醒龙,著名作家,1956年生,湖北黄冈(现团风县)张家寨村刘下垸人。生于古城黄州。曾客居英山县,1973年毕业于该县红山中学。曾任县水利局施工员、阀门厂工人,县文化馆创作员、县创作室主任,黄冈地区群艺馆文学部主任、黄冈地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赤壁》文学季刊执行副主编。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文创一级),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文联副主席、芳草杂志社总编。曾获首届中国当代文学学院奖(长篇小说〈圣天门口〉)、第二届(2003-2005)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唯一大奖(长篇小说〈圣天门口〉)、首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抵挑担茶叶上北京〉)写有中篇小说《凤凰琴》(被改编成电影),第四、五、六届《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凤凰琴〉〈白菜萝卜〉〈分享艰难〉),第七届庄重文文学奖、首届青年文学创作成就奖等。首届世界华文长篇小说红楼梦奖决审团奖(长篇小说《圣天门口》)。台湾地区《联合文学》奖(中篇小说《秋风醉了》)。中篇小说《凤凰琴》和《秋风醉了》被改编为电影《凤凰琴》和《背靠背脸对脸》,获国内外多种大奖。长篇小说《爱到永远》被改编成大型舞剧《山水谣》获文化部戏曲文华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韩等文。2011年8月,长篇小说《天行者》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9月25日,在湖北省作协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再次当选湖北省作协副主席。

献给在二十世纪后半叶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民间英雄!

转载请注明:错衡文学网 »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天行者》 刘醒龙 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